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朱雀炮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19 2019.07.07 20:00

  原来就在温琰辰挨这三掌的时间,她已将身上的一部分暗器组合成了这件法宝。

  二十年前奇门就以暗器毒药名扬天下,但这些东西始终有些小家子气。于是奇门的一些老前辈制出了各类奇兵,其中就有这种炮筒。数十支特定暗器可单独用来杀人,也可组合在一起。

  但这炮筒组合起来既费工夫,又会浪费大量暗器,许多奇门中人便没把它当回事。唐怜双本就喜欢钻研这些,后来不仅提高了组合起来的速度,更减少了暗器的用量。此刻一拿出来,面前不少人都耸然动容。

  蒋不平忽然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原来小孩子玩的玩具,你还有什么暗器都使出来吧,也好叫老子见识见识。”

  “我打不过你,那只因奇门的人擅长的并非武功……”唐怜双面色凝重道。

  “正是,正是,你们擅长的都是这些玩具……哈哈,哈哈……”蒋不平笑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似看到一个人拿玩具装模作样感到颇为好笑。

  另一边公孙正脸上却已变了颜色。

  崔一寒注意到他的神色,道:“这是什么东西?难道真能伤人?”

  “这可不是玩具……十几年前朝廷曾花重金买下这件武器,只为战场杀敌用,它的杀伤力委实太大……奇门竟将这种凶器传给了一个小姑娘。”

  “这……这鬼东西叫什么名字?”崔一寒闻言吃了一惊。

  “朱雀炮……”

  公孙正缓缓吐出三个字,脚步已在退后。

  唐怜双将炮筒抗在肩头,月光下,火红色的炮筒衬着她火红色的身姿宛如天神。

  猛听得一声轰鸣,温琰辰的耳膜都像被刺破。炮筒中瞬间爆射出百十只暗器,暗器夹带着急遽的风声,宛如凤鸣。成群的红色暗器像百十只火红鸟儿向前方飞舞。

  这炮筒本是向前方发射,但不知里面有什么机簧巧设,竟能让暗器扩散。而这些四散的暗器速度既快力道又猛,即便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恐怕也难以逃过。

  眼前数十名黑衣男子,连同蒋不平在内还没来及躲闪,瞬息间被暗器刺穿了满身。他们甚至连惊呼声都未发出,眼睛、嘴巴、脖颈上已插满了红色的毒针!

  “魔……恶魔……”

  朱大少站的地方稍远,吓得跌倒在地,边爬边叫喊着,整个人像是得了失心疯。

  “你以为当年奇门的开门祖师是怎么立足于江湖的。”唐怜双看着眼前直如稻草人的蒋不平冷冷道。

  但蒋不平已永远不能说话了。

  突然她的身子猛地后转,炮筒对着后方,崔一寒一惊,一个倒跃飞了出去。

  原来他竟不知何时到了两人身后。

  唐怜双趁他闪开之时,拉起温琰辰跃上树梢,施展轻功急速向外飞去。

  “她那炮筒只能使用一次,再想用第二次必须重填暗器,快追!”

  公孙正猛然想起,就要追上去。

  忽然一个白衣身影闪在面前,幽幽道:“公孙大侠,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那白衣女子如同鬼魅一般,崔一寒瞧了一眼身子便起了一层寒意。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吐出一口白气,道:“只是将来事成之后,可莫要忘了答应我的事。”

  公孙正停下脚步,道:“自然,不久后整个江湖都是我们的,你坐享名声便了。”

  她眯起了眼睛:“名声……一想起将来会有那么多人认识我,互相吹捧我,我就忍不住发抖……”

  她说着忽然哈哈大笑,笑声犹如厉鬼惨呼,摄人心魄。

  笑声中她的人影已远去。

  崔一寒道:“这……这就是痴情鬼钟云雁?她怎地这副鬼样子?”

  公孙正也眯起了眼睛,道:“这问题你是永远想不明白的,只因你运气好,不用像她这般装神扮鬼……”

  ……

  月,依旧高挂在天上。

  树林中数只乌鸦从远方惊起,飞了起来。

  两人跑入荒郊野地,这里四下无人,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我们跑错了!这时该去人多的地方,他们自称大侠,绝不敢在人多的地方下手。”温琰辰忽然惊觉。

  唐怜双道:“他们难道不会让那痴情鬼来么?”

  他呼吸一窒,想起当时在石室听到的那声尖笑,那笑声听起来比鬼还要可怕。这痴情鬼既是五鬼之一,武功该不在怕输鬼和妄语鬼之下。

  正想着,胸中那股烦恶之气又涌上喉咙,难受地直想把肠胃都吐出来。

  唐怜双看了他一眼,道:“你挨了那几掌还能走得动路么?”

  “当然。”温琰辰怕她担心,用力捶了捶胸腔,强笑道,“这十日功就是厉害,要是没有它……”

  他说着,忽然一口血从嘴里涌了出来。再也按捺不住,身子“扑通”半跪在地。

  那血竟赫然是黑色的!

  唐怜双吃了一惊,忙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塞进他的嘴里,道:“这阴风掌竟是淬毒练成……”

  温琰辰刚将丹药咽进喉咙,心头恶心之意猛地大增,身子一颤,张口将血水连丹药都吐了出来。

  “怎……怎么会这样……”唐怜双第一次感到惊慌失措,想扶起他,却又怕他无法站起,“你到底怎么样?”

  温琰辰强忍着道:“没、没有……就是……就是疼……”

  说话间他已是满头大汗。

  这阴风掌直搅得他胃里满是腐烂之气,腹部一阵剧痛,若没有十日功反倒好了,当场死掉一点痛苦都没有。

  唐怜双一脸的焦急,回头四望,满面荒野既无人踪,更找不到医馆。

  她拍了拍脑袋,骂道:“找到医馆又有什么用?这种毒必须要有解药。”

  她仔细瞧着地上黑色的血,道:“这毒是世间最致命的几种毒药混合而成,由内力传入对方肌肤血液,因此一旦中掌就难以活命……”

  温琰辰道:“你说了那么多……我一句没听懂……”

  唐怜双跺脚道:“你个白痴,为什么非要救我?”

  他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胸口,试图压下腹部那股浊气,道:“那日……是你先救得我……”

  那天他在酒楼面对郭双鹤本想扑上去拼命,唐怜双却是挡在身前,替自己出手。

  温琰辰慢慢说道:“你只知别人对自己好,却忘了……忘了自己怎样对的别人……试问你对别人不好,别人又怎会对你好……”

  “你这时候还胡言乱语个什么!”

  唐怜双扭过头去,脸颊已是红了。

  温琰辰喘了口气,道:“我没事的……要是会死,我早就死了……”

  “但……但现在……”唐怜双委实不知该怎么办,若回去翻那蒋不平的尸身拿解药,只怕反受其害。但若不回去,又唯恐他毒发身亡……

  温琰辰强撑着站起身,一步步向前走,道:“只要这次能活命……咱们一定要将这件事公告天下。沈姐姐已经遇难了,荆大侠也不知所踪……现在只有我们能为他们报仇。”

  他说话间不断地喘着气,胃里像是腐烂了一般。唐怜双却没有移动脚步。

  他道:“你再不走,我就真的要死在这了……”

  唐怜双看着他,忽然开口问:“若我没有救过你,你会救我么?”

  温琰辰愣了愣,道:“当然。”

  “为什么?”唐怜双道。

  他对这种问题摸不着头脑,脱口道:“因为我在意你啊……”

  说着慌忙掩嘴:“啊,不是,我说的‘在意’不是那个意思……”

  唐怜双瞪了他一眼:“闭嘴,我只听前半句就够了。”

  温琰辰道:“可我真的不是……”

  “你给我闭嘴!”

  “你干嘛无缘无故发脾气……”

  温琰辰明显感到,自从进入江湖,自己的心性好像成熟了一些,似乎开始喜欢那种个子高挑、身材好的女孩了……

  “疼疼疼……”他忽然叫了起来。

  唐怜双正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你在想什么?”

  “不是,我连想什么你都知道?”

  “你身子明明难受得要命,眼神里却满是猥琐,傻子才看不出来。”

  “猥、猥琐?我那明明是憧憬未来的眼神好不好……”

  唐怜双面上的英气丝毫未减少,没有搭理他,继续向前走去。

  温琰辰忽然道:“那个……”

  “什么?”唐怜双停下脚步。

  “将来你可不要拿命救我,我赔不起的。”他道。

  唐怜双眼睛盯着他,没有说话。

  “干、干什么……”温琰辰紧张起来。

  啪——

  他脸上已多了一个巴掌印。

  “指望我拿命救你,我的命是多不值钱?”

  唐怜双冰冷的语气说完走了过去。

  温琰辰揉了揉脸,急忙跟上。

  走了一会儿,问道:“你有没有认识的侠客?我想咱们应该先找到帮手,然后一起将公孙正等人的嘴脸揭穿……当然,前提是明天我们还活着……”

  正说着,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呼哧呼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两人向前方看去,大约七八丈远的地方,一棵大树下,一个男子正蹲在一块石头上。

  虽然月光照不真切,但看他的模样,再听着这个声音……他竟像是在端着一只大碗吃面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