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走错路的可怜人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43 2019.06.24 19:00

  温琰辰掐着大腿的手松了,眼前只看到一个手掌,即将按在自己的胸口。

  但接着,聂英身形忽然停滞,手臂软绵绵地垂下,整个身子向他压了下来。

  “放开他,冲我来!”

  一个喊声响起,老僧冲了过来,撞开了聂英的身子。

  聂英倒在地上,温琰辰这才看出他在拍出一掌后竟已死了。原来他垂死之余聚集真力,却加速了自己的死亡。

  温琰辰瞧了老僧一眼,道:“不要装了,刚才你不来,人死了才来。”

  老僧正色道:“若不是我这几年手脚生疏了,他们没一个人是我的对手……”

  温琰辰打断道:“这时候就别说大话了。”

  他看了眼地上的尸身,凄冷的月光伴着林中呼呼的风声,方才发生的一切如同一场梦魇。

  接着温琰辰想起,聂英使骰子的那手武功如此玄妙,掷骰子时却连输三次,难道他不懂得用真气操纵骰子?

  想到这,忍不住道:“会不会……从一开始,他就是故意让人认出自己是怕输鬼,故意输掉放走对方,让对方传出自己重出江湖的消息?”

  老僧似也想到了这点,道:“这些事背后一定有秘密,越是古怪奇异的秘密,也就愈加黑暗……”

  月光照在他肃然的脸上,这几句话竟带有一丝惊悚之意。

  温琰辰心里不禁有些发虚,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老僧道:“这次我不但要找到那不成器的师弟,还要查清此事。你带着这些金子找个隐蔽的地方过日子吧,江湖只怕从此要大乱了。”

  他的目光幽远而深沉,第一次像一位得道高僧一般。那漫天的黑暗布满整个山林,如同一张大网,将世间万物网罗在内。

  温琰辰大声道:“几个恶人自相残杀,能有什么秘密?都是故弄玄虚罢了!你要走便走,哪来这么多废话。”

  “恶人……天底下哪有那么多恶人,不过都是些走错路的可怜人。”老僧缓缓道。

  温琰辰道:“随你怎么说,那么多武功高人,我遇上死便死了,你也不用再回来救我。”

  老僧道:“现在的武林人士比着挣钱,比着吃喝玩乐,又有几个用心习武的?为了名声习武的倒越来越多了。”

  他说着从温琰辰身边走过,喃喃道:“二十年前倒还有些真正的高手,但自从那场大战后,江湖中人才凋零。现今的高手和二十年前可是云泥之别……将来有缘我们还会相见。”

  温琰辰愣愣地站在原地,等老僧的身影消失不见,才回过神来。

  一阵冷风吹过,带着鬼神低吟般的呼声,听起来异常吓人。他拽了拽衣襟,身心都充斥着一股寒意。

  温琰辰虽有些害怕,却知道江湖一直是自己向往的地方,他既已到了这个地方,就绝不会回头!

  他终于背起包袱大步向前方走去。

  ……

  还没走多远,温琰辰就打起了哈欠。正想找地方睡上一觉,突然一个人大呼着冲了过来:“让开,快让开!”

  这人像是奔跑得太急,竟来不及转弯,“砰”的一声撞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直撞得飞了出去。

  温琰辰倒在几丈远的地面,强忍疼痛抬头看去。

  那人脸上有五六道大大小小的刀疤,一股凶悍之气从眼神中透出,瞪着他喝骂道:“你若耽误了少爷看病,我非杀了你不可!”

  温琰辰爬起身,看到他身后竟拖着一个架子车,架子车上正坐着一个俊朗男子。那男子三十左右的年纪,面目平和,在如此剧烈摇晃的架子车上依然平稳地坐着。

  即便是坐在这辆破架子车上,他依然是风度翩翩,如贵族公子。

  只听他轻轻咳嗽一声,对那刀疤汉子道:“你什么时候能不那么粗鲁?这么大的地方,你偏偏要撞在一个孩子身上……”

  他似乎有病在身,还没说完,又是咳嗽起来。

  刀疤汉子似要再说话,男子又看着温琰辰道:“你没事吧?”

  温琰辰揉了揉后背和腰部,果然父皇教的十日功是有用的。父皇说过,这武功每天都要练上一次,他从七岁学会练到现在已有十年,若对方不使内力该不会受伤。

  温琰辰道:“没事……你……你快去看病吧。”

  男子道:“我叫殷海棠,若有什么事,可随时找我。”

  温琰辰道:“好,殷大侠,我记住了。”

  刀疤汉子似有些急切,道:“少爷,莫说那么多了,咱们赶路要紧。”

  他说着就拖起架子车继续向前跑去。

  温琰辰看包袱掉在了地上,伸手提了起来,想重新背在背上。突然“哗啦啦”一声响,包袱竟已开了,七十二块金子全部掉落在地。

  山林中虽月光幽暗,可这些金子依然是耀眼生光。他连忙拿包袱盖上去,想重新包裹起来。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温琰辰抬头,看到那大汉竟折了回来。他瞧了眼包袱,又转目盯着自己,冷冷道:“方才那是金子的声音,是么?”

  温琰辰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殷海棠已经厉声道:“三年前你便已答应我洗手不干,怎地还想做这强盗行径?”

  刀疤汉子道:“可……可是这些金子能救少爷一命,据说那怪医柳平生看病,至少要上千两银子。”

  温琰辰听得咂舌。

  殷海棠道:“到了那里再说不迟,若真是如此,这病不看也罢。”

  刀疤汉子急道:“上次那姓许的大夫就断言少爷活不过一月,如今再不救治,只怕……只怕……”

  他说着像想起了什么,道:“有了!大不了……大不了少爷押我去衙门自首,至少我这条命还值几百两银子……”

  殷海棠道:“不要再说了,生死有命,你若再说下去……”

  话未说完,他咳嗽得更为剧烈。

  刀疤汉子看了一眼他掩嘴的手掌,惊道:“血……少爷你……”

  殷海棠摆摆手,刀疤汉子已是流下了泪,再次拖起了架子车,道:“若不是两年前少爷为救我和那姓江的比拼内力,也不会得此顽疾。我这次便是粉身碎骨,也要救下少爷的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