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皇命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093 2019.06.22 12:00

  二十年后,皇宫。

  温琰辰当上皇帝的时候,还只有十七岁。每天他面对宫中的一切,精神都不禁为之恍惚。

  他想出去看看,但从生下来自己的一生就像是固定了,只能在这个宫里度日。比起宫里,他更羡慕宫外的江湖世界。

  随着时间的流逝,温琰辰的记忆力在逐渐下降。

  这很奇怪,他的头脑有时昏昏沉沉的,像是忘记了很多事。偶尔几次从梦中醒来,脸上总带着泪痕。他想,一定是自己处理国事太累了。

  一天深夜,他正为批改奏折头疼,三五名黑衣人突然闯入,径直将他带出皇宫,坐在马车上行了数百里。

  等到了一个名为尹城的小城镇,那些黑衣人给他换了身平民衣裳,将他随便抛下。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温琰辰滚倒在地,等爬起身,那马车已经远去了。

  他一脸茫然。自己没有玉玺,回不去宫里,外面更无人认识自己,剩下的日子已不知该如何度过。

  唯一确定的是,那些黑衣人该是宫里的人,所以出行无阻。

  很明显是宫里发生了变动,有人谋权篡位。但他却不知此人是谁,又为何不杀了自己?

  天色已经大亮,温琰辰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走着,接着看到一名少女。她就站在路边的首饰摊前,背影有些像宫中熟识的宫女。

  温琰辰正要上前一步拍她肩膀问话,一名老僧出现在面前,道:“阿弥陀佛,少年郎该抛弃杂念,忘却世间繁华。尤其女色最是伤身……”

  说话间一个窈窕女子走过身前。

  老僧的目光随着她看去,道:“这位美女,你家住何处,可否小僧相送?”

  一瞬间年轻了数十岁。

  温琰辰对他毫不理会,探头看首饰摊前,那女孩刚好回过头来,却是满脸麻子。

  温琰辰心里一阵叹气,自己怎可能在路上随随便便遇上宫里的人?看来回宫无望了。

  老僧看着他,道:“青天白日一望尽,黄龙入水不复回。你若再不回去,皇位可要易主了。”

  温琰辰吃了一惊,问:“你知道我是谁?”

  老僧道:“权势是一种病,我能看出你的病也就看透了你的身份。你要记住,这只是一场梦,浮华如梦一场空。”

  温琰辰“喔”了一声,道:“听不懂。”

  老僧道:“不要太在意皇位,只要天下太平,谁坐在上面都是一样。”

  说完转身就走。

  温琰辰道:“我知道接下来你要神秘地消失了,但是注意后面……”

  话未说完,他已经“砰”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墙上,然后软绵绵地倒在地。

  接着人群像是带有自动搜寻功能,哗的一下涌了过来,都在叫:“扶不扶?扶不扶?”

  温琰辰服了。

  正打算走,两个捕快上前将他拿住,道:“我们怀疑你和这老和尚联合讹人,带走。”

  温琰辰到监狱的时候,就猜到皇位已失。因为太平静了,连最爱闲聊的狱卒都没有议论宫里的事,此人一定有着颇大能耐。

  他暗中琢磨,一定要想办法夺回皇位。

  老僧道:“其实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你可以先当上武林盟主。”

  “当武林盟主干什么?”

  “可以管江湖中事。”

  温琰辰总觉得老僧在给自己出馊主意,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关在这。而且天下乱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想管别人的事,每个人都管好自己的事不就没事?

  温琰辰一直不知道武林为何物,自打出生起,父皇就教他一个名叫“十日功”的功夫。十日便可学会,但此后每日都要修习,一天不能懈怠。

  那时他问父皇:“我为什么要习武?”

  父皇道:“这十日功是老祖宗传下的高深内功,虽无法伤人却可自保,每个皇家人都要会的。”

  温琰辰问:“是不是坏人要来了?当皇上太麻烦了,以后我不当皇上可以么?”

  父皇摸了摸他的头,道:“好孩儿,你倒是看得透,只因你离这个位置太近,便不怎么稀罕。”

  温琰辰道:“当皇帝有什么好?什么都能满足,我现在一点欲望都没有。”

  父皇驾崩之日,将皇位传给了他。此后温琰辰渐渐明白,有欲望则累,无欲望则苦,这是皇家人的命。

  温琰辰告诉老僧:“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平日没事读几首诗,如果能有几个宫女陪我下棋就更好了……”

  老僧急忙捂住他的嘴,道:“你再说下去身份可就泄露了。”

  温琰辰想到若真有人看出自己是皇上,或许会将自己害了,身份还是保密要紧。于是道:“我饿了。”

  这时牢房铁门打开一个小窗口,有人把饭送了进来,道:“你们有福了,能吃到皇饭。”

  温琰辰问:“什么是皇饭?”

  那人道:“就是皇上吃剩的饭,太多了没有倒掉。皇上一天浪费的食物够整个监狱吃七天,这是他上个月剩的,至今没有吃完。”

  温琰辰狼吞虎咽地吃了,抹着嘴道:“当皇上就是好啊,以前我怎么不记得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老僧叹了口气,道:“人是会变的,你居然能变得这么快。”

  过了一会儿,老僧忽然问:“你们皇家有门功夫,叫做十日功,对不对?”

  温琰辰惊讶:“你怎么知道?”

  “这武功由来已久,知道的人不少,你有了十日功很容易逃出去。”

  “那完了,我一个招式都没记住。”

  “招式本就该忘记的,忘得越彻底越好,免得别人说你是抄袭。”老僧说着递来东西,“这两块金子给你,路上买些干粮。”

  温琰辰看着他手里两块黄澄澄的大元宝,目瞪口呆:“你哪来这么多钱?”

  老僧将牢房地上铺着的草席扯开,道:“你看。”

  只见地上摆满了金子,在烛光下耀眼生花,温琰辰张口结舌看了半天,道:“这是我睡过最贵的床了。”

  老僧道:“是啊,有囚犯发现后直接吃进肚里,然后对旁边的狱友说这是他吃过最贵的饭了。”

  “可这哪来这么多金子啊?”

  “抓咱们进来的是个贪官,那些杀人越货的他们抓不到,就拿咱们充数。这是他藏金银的地方。”

  “这回我们可以报复这狗官了,让大伙儿把金子都偷走。”

  “这里是死囚待的地方,谁能把钱带走啊。”

  温琰辰道:“哈哈,我们要死了。”

  然后就闭口不语。

  老僧道:“你别怪我,并不是因为我你才入狱的,我们只是和这里有缘。你看这世上的人活着多累,还要劳作还要生养孩子。死人反而是最轻松的,我们比大多数人先死,我们就赢了。”

  温琰辰还是不说话。

  “这里的囚犯更惨,有些不知道是为了几文钱被关进来的,现在看着这些金子花不掉偷不走,他们生不如死。”

  隔壁牢房里一个人大声道:“哈哈,这狗官,我要把你的金子全吃光。”

  过了一会儿,外面狱吏叫道:“又有个傻子把自己撑死了,拿刀过来,剖腹。”

  温琰辰半晌无言。片刻后,道:“咱们把金子从窗户扔出去。”

  他朝头顶上方的窗户扔了一块,“砰”的一声金子又弹了回来。才明白窗户上有几根铁棒挡着,元宝太大扔不出去。

  温琰辰面对地上的金银元宝无所适从。

  老僧道:“放心吧,这些都是咱们的。你试着将内功运到手臂上,或许可以从窗户出去,之后再想办法救我。”

  温琰辰往怀里塞了几块金子,回忆父皇教授的办法提气运功。老僧扛起他的身子,他伸手一使力,将上面的铁棒卸了下来。

  温琰辰跳去外面,冲窗口道:“快把金子丢出来。”

  里面忽然传出一声喊:“有人越狱,给我追!”

  温琰辰急忙跑远了。

  等到天亮他才在街头现身,拿元宝兑了一些碎银子放在身上,又吃了一顿大餐。

  他在路上打听了半天牢房的消息,才知道老僧已经被押往了刑场。

  温琰辰的下一步就是救回老僧,拿到那些金子,今后在江湖上逍遥快活。

  反正谁当皇上都一样,现在一切风平浪静,就这样一直风平浪静下去也挺好。

  他打定了主意,但此时肚子又饿了,只能先找地方吃饭。

  温琰辰看到一家饭馆。刚走进去,就见老僧坐在一张桌前,端着一大碗青菜吃得津津有味。

  他坐下问:“你不是被押往刑场了?”

  老僧道:“我多少也会点功夫,快被砍头的时候就逃了。”

  他说着把最后一口菜咽下,抹了抹嘴:“有一个好消息,我把金子带出来了。”

  “真的?”但是有件事温琰辰一直很奇怪,问,“为什么我总能碰到你?你究竟有何目的?”

  老僧双手合十:“一切都是随缘,我此行出来本是找我一个师弟,看你落难便好心帮你,能有什么目的?”

  “也是……”温琰辰一只手托着下巴,“反正我也不想当皇上,只要有了这笔金子,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温琰辰不知道的是,因为这笔金子,自己正式踏入了江湖的腥风血雨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