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众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洪荒四凶

侠道众生 温玉言 3145 2019.06.24 12:00

  老僧盯着桌子下方,一句话都没有说。

  温琰辰低头,才看到桌子下方赫然画着那四只张牙舞爪的凶兽图。

  “是他们……可他们分明可以将我们杀死,为何又用毒?岂不是多此一举?”温琰辰怔怔道。

  “他们显然是畏惧咱们身边的人,恐怕就是那位长欢公子……并且若能将我们毒死,他们也省得动手了。”老僧道。

  温琰辰这才明白慕长欢说的话是真的,看着地上两人的尸身,心下骇然道:“只尝了两口便成这样,若全喝光岂不是……”

  “这的确是剧毒,而且越是在温馨的地方下毒越令人想不到……此二人因我而死,这件事我绝不能置身事外。”老僧说着将两人的尸身背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将二人埋葬完毕。

  温琰辰问道:“方才你为什么问他们的模样?”

  老僧道:“这些人很少露脸,所以那些江湖侠士才难以除去他们。若知道样子,我们起码可以躲过去。”

  温琰辰再次想起聂英放走白胡子的事:“可怕输鬼为何露脸?还要人传话出去?”

  “我也在奇怪这件事……但当务之急是离开此地。若发现我们未死,他们就要出手了。”老僧道。

  温琰辰将包满金子的包袱拖到门外,擦了下额头的汗,道:“他们既是为这些金子来的,我们就将金子留在这,起码能留得一条性命……”

  “来不及了。”老僧看着前方,忽然喃喃道。

  温琰辰向前方看去,月光下的一片空地上,正坐着一个小山般的大汉。

  但见那大汉上身赤裸,露出满身肥肉。而他面前的地上,竟摆着八张桌子,每张桌上都堆满了鱼翅鲍鱼等山珍海味。

  他伸手抓起一条硕大的羊腿便往嘴里塞,听着“硌硌”的声音,似连骨头都嚼碎咽了下去。

  他越吃越快,不一会儿三张桌上的食物就被吃光了。

  温琰辰问老僧:“这人是……”

  老僧道:“那么贪吃,一定是饕餮。”

  温琰辰小声道:“趁他吃东西没留意我们,快走。”

  两人悄悄走到一棵树前,准备绕过了那棵树就放开脚步狂奔。

  “咄”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一根鱼骨架贴着温琰辰的脸颊插在了那棵树上。

  “莫急,等我吃完再跑不迟,待会儿正好活动下筋骨。”饕餮未向两人瞧一眼,埋着头边吃边道。

  温琰辰道:“金子都在地上了,你拿走便是。”

  饕餮从桌前抬起头,拿起一块丝巾仔仔细细擦着嘴巴,道:“不够不够。这几十块金子,不到两年也就花光了,你还藏着多少,统统交出来吧。”

  此话一出,温琰辰才明白这四凶兽为何定要等金子的主人露面,原来是认定他们藏有更多的金子。

  温琰辰道:“我哪还有金子……”

  老僧拦在温琰辰身前,道:“多说无益。他既已露脸,就是料定不会有人救我们,此刻只有一个办法。”

  温琰辰心下一动,老僧一定是个隐世高人,终于要使出真本事了。

  “我们分开跑!”

  老僧大喊一声,就向东面跑去。

  “你倒是多少会点武功啊!”温琰辰大骂道。

  饕餮冷笑一声,朗声道:“三位弟兄快出来吧,我东西尚未吃完,懒得动上一动。”

  温琰辰知道穷奇等恶汉就要现身,急忙向西边跑去。

  谁知他刚抬脚跑出两步,身子砰的撞在了一堵“墙”上。温琰辰抬头去看,饕餮竟已站在了面前。

  饕餮身上的肥肉颤动着,行动起来却丝毫不受影响。

  “小鬼,你只要说出金子的来源,我就给你留个全尸,否则……”

  忽然林中一声惊呼,一个黄衣汉子飞了出来,砰的摔在地上。

  饕餮看得真切,失声道:“是二弟么?你怎么了?”

  温琰辰心中一喜,想定是那姓慕的来了,他自以为是,该是想在自己面前展露功夫。

  那黄衣汉子没有回头,只望着黑暗的林中嘶声道:“那笔金子周围已画上了四兽符文,我们洪荒四凶一向和你们井水不犯河水……”

  你们?难道慕长欢还带了别人?温琰辰心想。

  便在这时,月光下的林中缓缓走出一个人来。这人虽没眼前两个汉子粗壮,腰杆却比他们挺得都直,因此身材也显得尤为高大。

  最令人奇怪的是,他的背上不知为何背着一个桌板。

  温琰辰心下大惊——这人赫然是那怕输鬼聂英!

  聂英将背上的小桌板放到地上,随手掷出两颗骰子,一如白天的行径。淡淡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押大,还是押小?”

  “你杀我两位兄弟,竟还有心玩骰子,你要金子,给你便是!”

  黄衣汉子说着一只手抓起包袱丢向聂英。

  就在聂英视线被包袱遮挡的空当,他脚尖急点,回身自腰间拔出双刀,向聂英脚下砍去。

  那边饕餮听到两兄弟被杀,怒不可遏,当即展动身形绕到了他的身后。双手两根尖刺般的兵器朝聂英两肋刺下。

  温琰辰看得不禁屏住呼吸,这四凶兽的武功身手和那些小喽啰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下无论如何聂英也躲不过去了。

  突见一人身形急展,却是聂英飞身而起,双脚踏在了包袱上。随后一颗骰子在两指间一捏一弹,黄衣汉子身形立刻停滞。

  那颗骰子竟如白天对付黑胡子一般进入了他的嘴里。他嘴巴左右不断鼓动,像是在漱口。

  接着“噗”的一声,骰子击碎了他的门牙,带着一串血水飞了出来。黄衣汉子捂着嘴跪在地上,似忍受着极大痛苦。

  聂英脚一使力,包袱向下方压去,撞在了刚赶到的饕餮身上。对方手中尖刺兵器跟着刺入了包袱。

  他一个旋身,飞起一脚,饕餮那肥胖的身子“砰”的撞到一棵树上。

  这几下实在太快,温琰辰还没看清聂英的动作,两人已是一个跪倒在地,一个摔在了树下。

  黄衣汉子张开嘴巴,想要说话,嘴里却连一颗完整的牙都没了。他“咿咿呀呀”叫了数声,似太过痛苦,又太过屈辱,最后竟单手举起刀身,猛地插入自己腹中!

  “二弟!”

  饕餮从树下站起,看了眼自己的兄弟,又望了眼聂英,咬牙恨声道:“凌渊五鬼……我们洪荒四凶与你无冤无仇,你竟下如此毒手,今日我定要与你做个了断!”

  他说着看了眼聂英身旁的桌板,道:“我便与你掷一回骰子。若你赢,便捅我一刀,若我赢,便捅你一刀。看谁先死!”

  聂英哈哈大笑,道:“好极,好极,你果然比那三人有趣多了。你此番押大还是押小?”

  “大!”

  温琰辰料到这聂英即便输了也绝不会任由饕餮捅自己一刀,心中叹了口气。

  饕餮说完,二人分别捡起一把刀面对面坐在地下。聂英伸手在桌上掷出两颗骰子,两人眼睛紧紧盯在骰子上。

  骰子急速转动,这段时间像一年那么久,等到停下时,现出一个二点一个三点。

  “小!我怕输鬼总算是赢了一次。”

  聂英大笑几声,忽然手中刀扬起,“噗”的刺进饕餮的胸膛。

  饕餮竟未躲闪,像是已不在乎生死。但就在刀刃插入胸口的一瞬间,他猛然伸手,抓住聂英持刀的手臂,另一只手挥刀砍了过去!

  这一下实在太快,聂英也太过自傲,等他反应过来,胸口也已被砍刀穿透。

  “我饕餮与你不死不休!”

  饕餮怒喝一声,扭动手腕,手中刀就要在对方胸腔内转上一圈。

  聂英另一只手伸出,也不知如何动作,竟化为了数道掌影,“砰”的拍在饕餮胸前。

  这一掌力道实在太大,饕餮整个人飞出数丈之远。

  两人方才互捅一刀,刺个对穿,如今胸口内的刀刃都被瞬间拔出,带起泼墨般的血花。

  饕餮身子倒在地上,却兀自使力撑起身子,嘴边冒出鲜血,瞪视着聂英,道:“幻影神掌……你……你是……”

  话未说完,一颗骰子“嗤”的穿透他的眼珠,从后脑勺飞出。他刚撑起的上半身再次倒下,这次彻底没有了呼吸。

  聂英咳出一口鲜血,缓缓站起身,向温琰辰这边走来。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绝不会……有人知道……”

  他像是着了魔一般,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

  温琰辰看着他满是赤光的眼睛,整个人竟吓得呆住了。伸手掐着大腿,却怎么也动不了。

  等聂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神像是飞出了体外,头脑一阵眩晕。

  聂英忽然笑了一下,眼中的光芒愈来愈暗,低声道:“你还小,还不知道这个世间有多黑暗……就这样死了也好,不用和世间之人同流合污……”

  说着,一只手抬起,向温琰辰直拍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