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重生之NPC的怜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卫鞅也曾有过青葱岁月

重生之NPC的怜悯 达斯脑府 2210 2019.04.05 17:00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两人吃到兴致来了,也就开始谈一些深层次的事了(俗称口嗨)。

  “好了,你有何事寻我,直接说吧。”

  莫林本打算率先开口,不过卫鞅何许人也?接到莫林请柬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莫林是有事和他谈,所以抢先发言了。

  “和我一起去秦国吧。”莫林开门见山道。和卫鞅相处的这段时间,莫林已经摸清了卫鞅的脾气。这是个非常理性,又直来直往的人。和他说话最好不要有一丝遮掩,否则事倍功半。

  “为何?”卫鞅脸上不见一丝疑惑,云淡风轻道。

  “你觉得魏国还有你的用武之地吗?”

  “我乃丞相府中庶子,只要公叔丞相在我王面前提及,必然可以一展拳脚,足下何出此言?”卫鞅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半点炫耀的感情都没有。

  “听说公叔丞相向魏王进谏过。”莫林突然说起别的事,卫鞅眼皮一抬,发现面前的矮冬瓜似乎消息很灵通啊:“不能用你之才,便一定要杀你,可有此事?”

  卫鞅点点头,道:“仅凭这个,你就要我和你一起出离魏国吗?”

  莫林笑道:“没错,正是如此。”

  “足下以为,我是那胆小怕事,不明事理之人?”卫鞅突然笑了,他觉得莫林也不过如此。

  “不是觉得你胆小怕事,而是为你感到委屈。”

  “我有何委屈之处?丞相此言正是极力向我王展示我的才干,有何不妥?莫非你以为我会因为此言而和丞相离心吗?”

  莫林突然身子靠前,近距离盯着卫鞅的脸道:“你自己清楚的,距离丞相进言都过去了这么多天,你既没有得到重用,也没有被魏王诛杀,说明了什么?”

  “魏王就没有把你当回事。”

  卫鞅脸色终于不再云淡风轻,带上了点恼火,拳头捏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林恢复正常坐姿,不在盯着卫鞅的脸色看。卫鞅是个十足的聪明人,有些话点破即可,不需要说的太透。对这种人如果不给他留出足够的思考空间,而是咄咄逼人,一时也许会把对方将死,当反应过来之后却会引起反感。

  目光瞄向楼下中央的论辩台,开始看热闹。

  楼下,身穿红色长袍的青年士子正在高声向周围人抛洒自己的思想:

  “适才有人疑问我大魏重武黜文是何道理,现下我便来解说一番。所谓重武黜文,并非重山野莽夫之武、重匹夫独勇之武,亦非毁黜市井之文、宗庙之文;而是弘庙堂重武功之德,黜宫廷笔墨繁冗之文也。自我魏王罃任庞涓为上将军以来,裁汰冗余、渐去公叔痤之一味求和之道,是为大魏……”

  “你知道吗?刚从卫国来到魏国之时,我也和他们一样。”耳边传来卫鞅的声音,扭头过去,卫鞅也看着楼下的论辩台出神,似喃喃自语,也似悠悠倾诉。

  “那时的我过于稚嫩,总以为只要能展现自己的才华,就能得到重视,被庙堂重用。那时我甚至做了一个计划,能让大魏在二十年内一统天下,只待某日被征辟入朝。”

  “然而庙堂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安邑有才华的人非常多,几乎全天下有才华的人都在这里,并不缺你这一个人。如果没有人举荐,再有才华的人也不过就像万千萤火虫中的一只而已,没人识得。你总得找到一个有足够权势、又能够赏识你的人来举荐,才能够入得王上之眼。于是我便投入丞相府邸,以期能够被赏识。”

  “直到几天前,丞相的谏言又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对现在的大魏庙堂而言,一个有才的人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再有才,能敌得过十万甲兵?庞涓上将军天纵之才,尚且苦苦等待多年。何况更多更有才、与庙堂更近之人,依然在苦苦等待魏王起用,我一个小小的相府中庶子又算得了什么?”

  卫鞅英俊的脸上露出深深的落寞。

  “唉……”

  耳朵一动,莫林似乎听到了什么。见卫鞅没注意到,莫林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却见一个身着黑衣的清秀士子正轻手轻脚地靠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莫林开口转移话题,问道:

  “不知你对如今的魏国怎么看?”

  “不好。”

  “怎么说?”

  “一则,魏王罃乃是庸人。被魏国眼前的强势遮住双眼,以为有庞涓在便万事皆足,急功近利之心渐起,务求尽快一统天下,没有意识到连年征战对魏国国力伤害有多大。你以为为何丞相会致力于以政治手段解决问题?非是不想打,而是打不动。二则,魏国人才过多,朝野上下机构臃肿繁冗;虽尽力裁汰繁冗,但成果也仅限于支持上将军随时出兵征讨而已,执政方面仍是一塌糊涂。三则,变法不够彻底,旧贵族依然严重掣肘庙堂决算,短时间内维持魏国表面的强势没问题,若以一统天下计,啧啧啧……”

  卫鞅摇头叹道。莫林余光看到,外面那位年轻人双目圆睁,几乎放出光芒来。

  “以你来看,若要一统天下,该当如何?”

  “得天下者,先自得者也;能胜强敌者,先自胜者也。”卫鞅又抿了一口酒道。

  莫林点点头,这话说的应景,直指魏国庙堂上下不知天高地厚、急功近利的心态。

  “此外,法度应当森严。圣人之为治也,刑人无国位,戮人无官任。法是私德的下限,一个连法律都不遵守的人,你如何能够信任此人人品?”

  莫林跟着问道:“如何保障法度森严呢?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时刻盯着每个人的私德。”

  “这有何难?要在中央,事在四方;圣人执要,四方来效。治国者管好那些办事的人就行了。”

  ……行吧,都是法家的人,商君抢了韩非子的台词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那这圣人又该如何自处?”莫林追问道。

  卫鞅抚掌笑道:“岂不闻老子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便是为圣之道,对万物都不抱以私情,一视同仁,就是最大的仁。孔子所言‘有教无类’,也是这么个道理。”

  莫林摇摇头道:“法固然可以无情,但人不可以无情。国法严禁私斗谋杀,但若有人为报杀父之仇而犯下死罪,你该如何处理?此案当如何判决,既合情理,又和法理?”

  卫鞅陷入沉思中。情理与法理的冲突自古以来就是法学生们必须面对的难题,即便是华夏历史上最著名的法家人物之一,卫鞅一时也很难给出合适的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