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万阵回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爷孙四人

万阵回天 星运小龙 2595 2021.04.08 13:23

  “爸!”两人齐齐应声。

  “昊儿,仲儿,都来了啊,快过来坐。”一张四方紫檀木桌,一个魁梧的中年人招呼着自己的孩子们。

  “来了,爸。”两人齐齐坐下,一左一右正好坐在孔龙旁边

  “爸,爷爷呢?”孔昊坐下身来,心中疑惑不是说好了爷爷要来的嘛?

  “哦,爷爷就来了,爷爷去取酒了!”孔龙回道。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须发皆白的的英俊老人提着壶酒,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昊儿!”说完又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没和他最爱的孙子对视,而是躲开他的视线坐了过来。

  “爷爷,好久不见了哦!”孔昊还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咧着嘴开心的打了招呼。

  “是啊,好久没见了!”孔佑麟感慨道。

  “听说昊儿你突破了炼体极壁?”

  “嗯,而且突破到了武夫的极致炼体三十六级了。”孔昊骄傲道,毕竟每个孩子在长辈面前有了成绩,无论年龄多大,都是会有炫耀之心的。

  “这么强!”孔佑麟眼睛一亮,但是又很快黯淡下去,悲叹道:“都怪爷爷啊,白瞎了亲孙子如此天纵之资!爷爷真是宁愿自己现在就完全废了,也不要这样的结果啊!”

  “爸,别说了。”孔龙急忙阻止孔佑麟的自愿自哀,红着眼道:“这不怪父亲您,都是我不注意,才这样的!”

  “行了,都别说了!”孔昊显然是被这不知怎么就伤悲起来的氛围给搞难受了,其实他心里从来没有恨过父亲和爷爷,相反他实在是很享受这个家庭所带给他的关心和爱。

  “天命如此,何怨他人?我从来没有恨过您二老,这天赋不要也罢,我不照样也发展的这么好嘛!我甚至可以与大哥战至平手!是吧,大哥。”说完向孔仲抬抬眼,看向孔仲。

  “是啊,昊弟可与我实力啊!”孔仲也立马会意,朗声说道。

  可二老反而更加感到愧疚,连天赋废了还能获得如此成就,那没费呢?真不敢相信他可以成就怎样的辉煌啊!

  “我就直说了吧,我有信心能继续走下去!不会就停下来的。”孔昊看到二老还是这样,开始为他们打一针强心剂。

  “嗯?”二老齐齐看向他。

  “额,就是我可能可以继续修炼下去吧,你们也别多想了,我肯定会有出路的。”孔昊看着两对明晃晃的大眼珠不由得有点心慌,但是又不好说出自己要创道的事,因为这个事从古至今他们应该听都没听过,也不让他们刨根问底平白担心了。

  可是孔龙下一秒说的话直接就将他惊到了,他皱着眉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会是创道吧······”

  孔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创道这回事?可是看着父亲和爷爷严肃的表情感觉不太对,“创道是啥?我只是发现炼体三十六级好像不是极限罢了。”立马装傻充嫩道。

  两人长呼一口气,“那就好,话说原来炼体三十六级还不是极致吗?你好好说说是啥情况!”并且两人的注意也被炼体极限所吸引了,好奇的询问道。

  “额,这个炼体啊我天赋异禀······”孔昊擦了擦汗看着好奇的两老心说不好办,然后开始胡编乱造起来。

  二老因为也不懂嘛,倒是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赞许两句,惊讶两声。

  听着听着,孔佑麟却慢慢落起了泪,温柔抚摸起了孔昊的脸,“昊儿啊,你真是受苦了。”

  孔昊看着面前慈爱苍老的老人,他想起幼时候看到爷爷是那样英武逼人,现在却是须发花白,脸上面也是沟壑纵横,也是十分感伤岁月和伤病给面前这个男人带来的折磨。

  “爷爷,昊儿不苦。爷爷你别哭了。”握着爷爷的双手。

  “好好好,没事没事,来喝酒。”孔佑麟抹了抹眼泪,手拿酒壶帮孔昊倒了一杯酒,刚想顺便将其他人都满上时。

  “爸,我来吧!“孔龙拿过酒壶帮孔佑麟倒上酒,然后全给满上了。

  “好,来干一杯!”孔佑麟举起杯,四人杯子乒的碰了一下。

  “我干了。”孔佑麟举起杯一饮而尽,其他人看到长辈都干了,那肯定也是陪到底皆是一饮而尽。

  “哦,好酒!”孔昊感受着酒在喉咙中强烈的灼烧感,和中间夹杂着一丝丝的甘甜,虽然辣却非常醇和,很迅速的就融入消化道,成为一团温暖的水,迅速扩散。

  “那是自然,我今天还是沾了你们两个臭小子的光,才能从父亲喝到如此好酒。”孔龙闭着眼回味一下这酒美妙的滋味,没好气的开玩笑道。

  “你还吃起孩子们的醋了?不过也没说错,这好酒可不能浪费给你这浑小子,我要留给孙子们。”孔佑麟瞟了孔龙一眼,故作正经道。

  “啊,爸,你这样我可就伤心了。”孔龙扁着脸,可怜巴巴的看向孔佑麟,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孔昊和孔仲哪看到平日威严的父亲会有如此动作,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还笑,还笑!”孔龙深感自己严父的形象不保,装作严肃道。

  不过这样一来,爷孙四人的场子也彻底热了起来,开始火热的聊起来了,趁着酒意,什么想说的都说出来了。总感觉这是要把一辈子说的话全部都要说完。

  酒过三旬,所有人都红着个脸,说着乱七八糟的胡话,孔仲孔龙也不知道是不是酒量太低,早早的就打上呼噜,睡的真香,毕竟这种饭局说有人也不会用真气化掉酒水,所以说他们应该是真的睡了。

  孔昊不愧是炼体极致的选手,到现在也只是三四分醉意,而佑麟老爷子那可能就是真的能喝吧!

  不过佑麟老爷子虽然还在喝,但是看起来摇摇晃晃的应该也快倒了。

  最后口齿不清的说道:“昊儿,你最近在家没什么要紧事吧?”

  孔昊瞬间清醒一点点,想到自己好像正事还没做啊,光顾着喝酒去了。

  “哦,爷爷,我在家倒是没什么事,只是我要出门一趟。”

  “哦,那好啊?正巧我也是想让你出去玩一下。你准备出去多久啊?”孔佑麟睁了睁眼。

  “额,应该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吧。”孔昊在心底还默默说了一句,也可能永远也不回来了!

  “哦,行,没事玩久一点,这是爷爷预备给你的成人礼,现在就给你了吧!”说着就摘下左手上的的金色戒指,要递给孔昊。

  “啊?太早了吧,还有一个半月呢!”

  “没事,迟早都是要给的,我就先给了呗,告诉你这可是好东西,别看它小小一个,但是可以藏五个立方米的东西呢!”孔佑麟强行给孔昊戴上。

  “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孔昊急忙脱下准备还给爷爷,因为他明白空间戒指到底有多珍贵,不过他也在想自己这个小家族怎么会有空间戒指的存在,难道是还藏着什么秘密?

  “不听话了哦,说了给你就给你,这是爷爷给你的礼物!你就收下吧。”孔佑麟板起了脸,不让孔昊摘下。

  “好好,我收下好吧!”孔昊看着这样的爷爷也没法子,只好收下了。

  “好,出去玩时,也可以把那只胖胖的黑白熊带走哦。”说完这句似乎有些无厘头的话后,啪,也睡在桌上了。只留下疑惑的孔昊还醒着。

  “唉,这是啥嘛?”孔昊看着熟睡的三人无奈道,一个个扶起放到床上后,就离开了。

  他却不知道的是,等他离开后,三人立马下了床坐到一起,这可一点都不像熟睡的人啊!

  三人密谈着,眼中都带着彻骨的悲伤。

  “真不告诉他嘛?”

  “别说了,还是让他······”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