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置身尘世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楪娙出师

置身尘世间 蓝倾寞 1231 2019.07.02 23:08

  转眼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五岁被当成叫花子的小女孩也长成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了。而锦陌也快到不惑之年了。

  自十年前锦陌没有去参加与戚冀老人的决赛,世人对他的评价就没有像原先那般,提起锦陌便是什么年纪轻轻,才华出众,淡泊名利了;如今世人虽然还是很佩服锦陌的才华,但不由得提起锦陌就会说,十年前他因为害怕输给戚冀老人而故意没有参加比赛。

  只有楪娙知道,她那宅心仁厚的师父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在意虚名的人。

  对于这件事,楪娙常常抱怨。

  锦陌便会挑一挑眉,毫不在意世人的看法,而是趁机教育楪娙什么“切莫在意别人的看法,做好自己就行”等道理一番。

  春风十里,又是一年春季。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远离皇城的一处山谷里,有一间竹子搭成的屋子,掩映在翠竹从之后。一条幽折小路弯弯曲曲地通向屋子,四处还依稀听得见鸟儿的叽喳声。

  这是师徒二人的屋子,东边一间是楪娙的住处。

  绵绵细雨,渺渺没孤鸿。

  房间里,楪娙坐在一面铜镜前。刚刚起身,慵自梳头。

  今天是她及笄了。

  从五岁到十五岁,这十年来跟着锦陌,才知道他擅长的不仅仅是琴棋书画。谋略,舞剑等才是他最热衷的。

  十年是个不短的时间,她也学的略有小成。

  楪娙也会奇怪,在世人看来,女子只需温婉贤淑,会琴棋书画即可,楪娙也不例外。

  她很难理解,锦陌为何不仅教给她琴棋书画,还有谋略、舞剑……

  问起时,锦陌也就轻启嘴唇,温润如玉的声音依旧是那般好听:“你只顾学便是,女子为何就不能学?女子为何就只能相夫教子?”

  他抬起眸睫毛微颤:“楪娙,你很聪明,自我十年前收你为徒时我就已经看出来了。我教你,是希望你能建下不逊于男子的一番功绩。”

  他的神情恍惚,渐渐好像陷入回忆:“从前,没有人觉得二三十岁就能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做到了。但是总有人会怀疑你的能力……而你,我想你也能开启世人新的认知,要相信自己啊楪娙,多学总是好的。”

  锦陌又定定的看着她,伸出手:“过来,楪娙。”

  楪娙走过去。

  锦陌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白玉簪:“今天是你及笄了,转眼十年过去,你也差不多学成可以出师了。”

  他的手指轻帖她的头皮:“这个簪子送给你,过会儿,你就可以收拾收拾东西自己出去闯荡了。”

  他替她挽上发髻:“可要记得在外不要说你师承锦陌。”

  “师父……”楪娙转过头,神情伤感。

  “不要说了,自己一个人在外小心点!”锦陌望着她,轻轻皱眉:“时间差不多了,快走吧!”

  “师父,什么时间……”楪娙突然感觉锦陌今日特别怪异,与往常不同。

  “走吧,快走!”锦陌一把将她推向屋外:“楪娙,记得在外不要说你师承锦陌!”

  “师父!”

  楪娙站在紧闭了屋子的门口,背影孤独寂寞。

  师父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怪不得今日不同往日。突然间变得如此伤感多情,后来还有点急躁。

  不过,师父一向神机妙算,如此定有他的用意,还是遵循他的话吧。

  考虑好之后,楪娙又一次望了望这个小屋,每一步都踩得如此艰难地离开。

  屋内的锦陌似乎身子支持不住,瘫在墙边,看着一步步离开的楪娙的背影,全身上下都弥漫了悲哀的气息。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