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置身尘世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深夜被劫①

置身尘世间 蓝倾寞 1192 2019.07.12 16:44

  夜深了。

  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

  明月悬在中天,使得夜晚愈发寂寥。

  顾府别院的一处卧房里,点着一支蜡烛,烛光随着微风轻轻地颤动摇晃。

  卧房外的院子里,楪娙端坐在蒲团上。四周种满了紫藤萝,散发着清幽的香。

  楪娙有个好习惯,那是从师许久后留下的习惯。每到深夜,睡前都会静息打坐。锦陌说,学武不能嚣张傲气,要沉静内敛。

  打坐之后,气息平和,肌肤表层出了一层微汗。然后在浴桶里倒满热水,撒上花瓣,沐浴一场,便觉神思开阔、心旷神怡,卸去了满身的乏力与疲倦。

  长叹一口气,她站起身:“雪银!”

  “小姐,有什么要吩咐的?”雪银马上上前一步问道。

  “给我打桶热水,我要沐浴了。”

  “是。”雪银转身利索地向门外走去,不一会儿,便指使了几个小厮抬了几桶热水,依次倒进木桶里。

  浴桶中热气蒸腾而上,白雾迷茫,看不清其中人的面目了。

  “唉。”楪娙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触目惊心。

  沉、沉,就让自己沉进水里去吧。不要再看见这些让人头痛的事情。

  飘满了玫瑰花瓣的水面上浮起了一缕缕浸透水的黑丝。

  “啵啵”地几声水响,楪娙的头从水里伸了出来。

  她伸手捞过搁在旁边凳子上的亵衣,又拢了一层轻薄的外袍。待雪银收拾好后上了床。

  半夜三更。

  卧房外的树上蹲着两个人。

  一个人跟另一个人悄声的说:“嘘,睡了,睡了,睡着了!那个侍女也睡着了。”

  于是两个人蹑手蹑脚的往房间走去,其中一人用手指蘸了蘸口水,轻轻抹在窗纸上,慢慢的用食指捻出一个小洞。另一个人便拿出迷烟,通过长的竹管吹进房间。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床上的人儿没有动静,两个人便悄声打开房门进屋去,麻袋一套,扛在肩上就施展轻功跑掉了。

  很快他们便把人扛到一处厅堂,正中坐着那位狐狸眼男子。

  麻袋打开,楪娙还在深睡。巴掌小脸上镶嵌了精致的五官,弯弯如月的眉、紧闭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头和樱桃般大小的红唇。

  睡着的她似乎多了些可爱,少了份白天的冷清。

  扛人过来的两个人退下后,狐狸眼转头问着身边的那个侍从:“她就是让皇兄倾慕的那个女人?”

  侍从向前走了两步,主光照清了他的脸,原来是未羊。

  未羊恭敬的颔首低头:“是,主子。这就是楪娙小姐没错了。”

  “哦?她就是楪娙啊。”狐狸眼皱着眉头,走到楪娙身边蹲下,把脸凑近一点,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轻浮的说道:“哟,皇兄这回眼光还挺不错的。长得还蛮标致的嘛。”

  说着还想伸手把她晃醒。

  狐狸眼的手刚伸到肩膀那,就看见楪娙的双眸蓦地睁大,眸底星光灿烂,流转出一丝狡黠。

  狐狸眼正在奇怪她为什么醒的时候,楪娙抬头一咬牙,咬住了狐狸眼的手。

  “嘶嘶”狐狸眼疼的倒抽一口气,猛的抽出了手:“我去!你这个臭女人。很疼的,知不知道啊?”

  楪娙麻利的翻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双手叉腰:“疼一下算什么?你还没解释你把我绑到这儿是干嘛呢?”她一瞪眼:“还有,我认识你么?你和我有仇啊。”

  狐狸眼吃痛的揉着自己被咬的手,愤怒的撇了一眼,不爽道:“自然是有事找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