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笑欲张口百般难,后语道破雇主苦(中大篇,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3636 2020.09.28 12:31

  程澄那小明星倒是左右看看现场,将有趣目光落在那白袍道士身上,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奇怪的道士还是第一次见。

  届时驱鬼乐二号员工鼻尖轻轻冷哼了声:

  “这位道长似乎对此业务非常熟练……不过程澄小姐不用担心,咱们公司早在以前就采用了高科技手段进行驱鬼,不再像某些装神弄鬼之道士故弄玄虚。”

  “毕竟现在时代讲求的就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有些污垢应当也要有自知之明,别等会儿摔了个大跟头,怨天怨地。”

  “此话倒是在几分理。”程澄手中笔落在本子上,看了看手表正色便是几分同意:“科技进步的确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方便,还有意想不到之惊喜……

  不过我希望你们的速度可以加快些,三个小时后我还要赶去一场发布会,那对我非常重要。如果不拿出些真本事,我可能会失去耐心。”

  一旁黄兴思略有捏了把汗,低声在乘风笑耳边嘀咕:

  “师父,事情不好搞啊——

  这驱鬼乐公司是个刺头,有点厉害!

  这下麻烦了。”

  “哦?怎么不好搞?”

  “害,师父您可能不知道——

  这家驱鬼乐公司在风水业内无人不知,而且它们用的设备、理念完完全全都是他人所没见过、无法模仿的,在风水这件事上……他们公司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在业内评价十分之高。”

  “那你和你那记名师父算什么?”乘风笑嘀咕。

  “这怎么能比呢?咱们是个人生意,就算再有名,那也仅仅是个人生意。做一些高端市场,赢取一些名声……但要真正比起来,这家公司才是真的恐怖,能人无数、法器也多,资金数不清!”

  一旦我们得罪了这家公司,恐怕会被他们记在小本本上,到时候咱们就完蛋了啊!

  黄兴思现在那是眉头紧皱,脸色也略有慌乱,跟着原来师父闻道川时,他不过是个记名弟子,借着师父威名赚点钱,若是正面对上驱鬼乐这家公司,他基本上还是会溜之大吉

  得罪不起。

  两人路过大厅来到窗边,放眼眺望嘈杂喧嚣城市,乘风笑观察许久——

  房间不远处是那两位西装男,其中江林不知从何处摸了个电磁罗盘,在罗盘中又加了一小小玉器,只要一有电力注入其内,那罗盘就会旋转。

  还有左右摇晃的“电子猫”在房间内侦察灵气指数,它时而抬头时而竖起尾巴,探测是否有人安装奇怪东西在搞恶作剧。

  除此之外,什么战斗力探测器、温思顿的电磁枪也时有出现。

  总之,从侦察抓鬼到最后除鬼的一系列装置,他们都带在身上。

  发现就打,打死帮扬骨灰,真正将专业二字深入顾客心底。

  两人正位于房间来回探测,却发现那白袍道士负手站立在那落地窗前,遥看远方世界,似是还能听那细语:

  “那边好像有个红底黑白的老道在对我笑。”

  。。。。。。

  “哼,就这?就这还敢抢我们生意!”

  江林满满都不屑,俗话说得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们连装备都没拿出来,还搁着看风景?

  真是闹呢!

  不说什么特别高大上的东西,基本三件套——桃花剑、鸡血和黄色符咒你都没有?流程都不走一下的嘛?

  玩不起就别玩,咱们没工夫陪你玩。

  两人心里默念却不敢说出声,害怕小明星打低分。而黄兴思跟在乘风笑身旁,额头汗珠都冒出来了,他焦急望向师父。

  催促是不敢催促的,可师父一直在这看风景……也不是一个办法!

  他还在想,却忽然感受到来自身旁道士的一口气,那气深深从胸膛呼出,紧接着第一句话便是:

  “啊……饿了。”

  转身,落座回沙发。

  小演员程澄满都是好奇之色,认真眼眸仔细观察,捧着热水杯疑惑,“这位……道长,可是有结果了?”

  “恩,有结果了。那个……姑娘你这有吃的吗?”

  程澄眨眨眼睛,不是。

  这位道长……还真是很奇怪呢。咱就给你客套客套,见你一直站在窗边,遂问你两句,怎么你还真就知道了?

  后一句更气人,这活还没开始干,你先问要吃的!这行业风气这般不景气了?

  那两西装男于是嘲笑,江林更是忍不住胸膛之气喊道:

  “果然现在的牛鼻子老道,玩的还是那一套。拜托,都0202年了,你们想骗人也要拿出点真本事啊对不?”

  “搁那窗台一站,就知道结果了?你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下凡?连行业程序都不走一下……醒醒,时代变咯!现在可不好骗钱咯。”

  乘风笑自是当做苍蝇嗡嗡叫,看都没看巨大苍蝇,一本正经同程澄对视,认真十分——

  “不瞒姑娘,其实贫道进来之时就已知晓,无需再观察,站在旁边不过看看风景罢了。

  只是现在……感觉有些饿,当然没有也不打紧,不过小问题罢了。”

  他呵呵一笑,程澄则将她那美眉弯曲,白嫩脸蛋有些愣了下,不懂耳边话:

  “大师您刚进门就察觉出来了?”

  小演员额边秀发拢入耳后,眼角皱纹半分,脸上写满【不信】。

  “哼,程小姐,千万不要相信这牛鼻子老道,它们总是将自己包装成一副很厉害的模样,让你自我欺骗、自我攻略——

  实际上他们就是江湖骗子。这些人咱们见多了,套路一模一样!有的挥剑乱喊乱叫,有的点燃符咒,还有的在门口撒鸡血……”

  江林在后恶声提醒。这话音刚落,他手里紫玉开始转动,男人观察着宝物之色以看此地阴阳,继续压低声音瞥起嘴角:

  “这些牛鼻子老道,告诉你的答案也都是哈姆雷特,一千人有一千种解读!

  此乃本公司立志要推翻的传统理念,咱们必须摆事实讲道理、以科学发展为主要核心!”

  “我们驱鬼乐,力求与这些糊弄人的东西抗争到底,还请程小姐不要听信谗言。”

  程澄柔坐沙发,秀美瞳孔闪烁光泽,双手很快将笔记本合上——

  “江先生所言的确有理,我不太能接受这位道长目前所言。

  这世界上当真有这般神奇之事?仅跨入我家,就知道我目前的难处是什么……“

  程澄苦笑三分,眉间上挑不自觉地自嘲摇头,似是失去了对乘风笑的耐心,嘴边嘀咕:

  “我知道世界上不会有鬼,这一行或许会有迷信成分,也有可能在自我欺骗、自我安慰,但我真不能接受这位道长如此行事……”

  “黄道长,本次真是辛苦你们了。佣金我会支付5%作为路费,下次有机会我们在合作吧。”

  程澄眼眸中三分失落四分失望,她看向身边黄袍道士,再次叹了口气吩咐另外两位西装男,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麻烦你们迅速些吧,果然还是要找专业的公司才靠谱。”

  “程澄小姐,我觉得这就是您的不对了。虽然我师父没有那些奇奇怪怪仪式,但不代表结果不准!

  我师父甚至都还没说出他知道的结果,你就这般下定结论,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

  关键时刻,黄兴思挺着小肚子而出,在那侧面把胡子翘起来,抱不平之气愤愤。

  然而乘风笑也没有说什么,只有淡然弥漫,他拍拍徒弟肩膀,并不恼怒而是乐趣十足:

  “原来如此。在程姑娘心中……答案其实并不重要的对吧?“

  不等对方答复,乘风笑起身负手立于客厅中央:“那么贫道就此离开。但还请姑娘不要忘记,三日之后出了事……莫要再来找贫道!咱们缘分已尽,姑娘好自为之!”

  袅袅之音盘旋屋内,乘风笑身影一个眨眼间消失于原地,只留下黄兴思一个人愣在那里,哇哇大喊跑出房间:“师父、师父等等我呐!!”

  “哼,实力倒不弱……就是这看风水、事业走向业务实在不怎么样。”

  江林冷冷道,他眼神闪过一丝惊异,背后略微有那么点点汗珠。

  手还有点抖!

  也正是此一离去,两位西装男再次反应过来后,手中电器尽全数失去作用,滋滋滋强力电流声不绝于耳,有甚直接将仪器烧得损坏——

  砰!!

  “我的眼睛!”

  一个小小爆炸声,江林眼睛前那战斗力侦测器瞬间炸裂,他捂住左眼疼得咧嘴,这突然情况是怎么回事?!

  快,带我去看眼睛!!

  。。。。。。

  程澄并未反应过来白袍道士是如何消失的,她被离奇一幕给撬开红唇,直到几十秒过去,女人这才捂住嘴,压抑嘴边尖叫——

  三日后、三日后……

  他是怎么知道的?!

  程澄苦恼的就是三日后的一席宴会!

  她公司、经纪人下达最后通牒,在三日后的宴会上,她必须、全程陪着某资方爸爸。

  此资方已点名了几次,倘若这次再不去,自己将会被公司慢慢雪藏,永无出头之日!

  更恐怖的是……此资方是出了名的“会玩”,在那小圈子里更是玩出了花!

  不少人皆知!她不敢想象去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一去,无异于羊入虎口。

  而且!乘风笑的一句话,直接点破她内心所想,答案根本不重要!

  她真实目的无非两点——

  一,烧香拜佛,看看风水,倘若能发生变数躲过一劫自是好事。

  二,通过此方式接触修仙界之人,大不了高价找个得道高人庇护自己,但此方式不亚于去买彩票!

  而现在,在绝望之际她发现自己……真的中奖了!

  程澄摸出手机,疯狂给黄兴思打电话,电话那头却全都是被挂断之音,后来根本打不通!

  她气,她好气啊!!自己为什么不让他把话说完?

  “快、找找人手……一定要在三日之内联系上那白袍道士!”

  “他,才是救我的唯一希望!!”

  。。。。。

  与此同时,乘风笑与黄兴思两人走在大街上,后者满是气愤鼓起略有圆润脸颊,愤愤不平:

  “师父你刚才就应该狠狠教训他们一顿,真是太气人了,这群家伙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你在教为师做事?”

  乘风笑侧眼看他,那家伙瞬间怂了三分,白袍道士接着言语:“贫道早已脱凡成圣,自是不会与这般天地蝼蚁计较,只是没赚到哪个什么……钱?略有不爽而已。”

  “没想到贫道也有失败之时!”

  他冷冷嘀咕,这是乘风笑少有的没落时刻,本圣居然在这里翻云了!

  还不等多思考,黄兴思在旁边古怪变脸,手指顺势指着马路对面:

  “师父,你看你看……那边那个女孩……像不像叶姑娘?”

  顺着手指,乘风笑在街对面发现一个将近完美的女孩。

  在路边她高跟鞋最为显眼,身带黑色小短裙,右手腕上的玉镯还在散发光彩。

  女孩左右摇晃小裙子发送传单,额上汗珠一颗颗在阳光下外涌。

  她擦擦汗珠,却遇上了……

  不小的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