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笑称孀孀为小友,孀孀不服约战笑(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2050 2020.09.24 12:31

  “这群家伙,跑得还真是快!姑奶奶还想揍他们一顿呢!!”

  蓝孀孀踮着脚尖站在古城门口,右手横住眉间,遥望远方离去背影。

  离去之人一个个都说这大热天好像有点中暑了,要回家休息,一溜烟跑的影子都见不到……实则满脸都写着【落荒而逃】四个大字。

  莫非是被本姑娘给吓走的?!

  见此状,彩虹头发女孩心中窃喜,在门口嗤嗤笑个不停,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小手捂住露出来的洁白牙齿,还不忙大喊一句:

  “别跑呀~~~留下来吃饭呗!!!”

  就是一个字,皮。

  不过人群也并非完全离去。

  让蓝孀孀没想到的是,人群中有一白袍道士与黄袍道士,还稳当当站在门口。前者张开嘴犹豫片刻,侧眼观察黄袍道士转过头来一脸正色质疑:

  “姑娘刚才那话……当真?”

  ……

  “我、我没有听错吧?他成了你徒弟??”

  古宅内,叶冰微红唇一抿,似是有点不敢相信。也不是说她看不起黄袍道士黄兴思,而是有两点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其一,好像是从石头里冒出来的乘风笑,随手一挥便能阻挡泥石流、甚至能……倒放!就这么随随便便收了徒弟?有点令人费解。

  其二嘛,就是黄袍道士之前不是咱们的敌人吗?现在收了他,他要是变成了25仔,岂不是会对我们动手?这一动手……

  她思考的便是两点。

  蓝孀孀则是在旁抱着手臂,左右观察自己的好闺蜜叶冰微以及莫名其妙进来的白袍道士、黄袍道士两人,右边小嘴鼓着,大眼睛观察仔细。

  前者是真的帅,她喜欢这种类型!

  但,他似乎和冰微认识,因此蓝孀孀放弃心中想法,老老实实坐在旁侧。

  “不过……”

  彩虹色头发的女孩开始深思。

  “叶姑娘且放心,先前贫道收兴思入门之时,我便让他立下天道誓言——从今往后不会伤害我们任何一人,因此不必担心……”

  乘风笑眼睛一侧,发现桌有一小壶,便让黄兴思去将小壶捧过来,茶壶里的水还是滚烫,乘风笑满意点点头,对面叶冰微脸色一黑——

  她很想伸手将茶壶接下,那里面可是有——

  好几片茶叶!

  之前她都是只舍得给乘风笑喝白开水!

  倒不是抠门,而是……真的揭不开锅了啊!

  日子过得很困难。

  虽然蓝孀孀的身份叶冰微了解,可不能直接伸手问朋友要钱吧?一时或许可以,但总不可能一辈子。

  悲伤心里嘀咕,她倒是愿意呢,小富婆养着自己多开心呀,但生气估计要敲死自己,所以还是努力的出去接客……咳咳!

  是接游客,在古城还有后山转转,赚点小钱以供日常开销。

  “走了,等会儿回来再和你们聊,这个点还有一波游客会过来——”叶冰微垂头丧气看手机时间离开,轻车熟路地带好扩音器,拿着小红旗,准备去神州村村口接人。

  于是现在,宅子里就只有乘风笑、黄兴思与蓝孀孀,这三人相互都不怎么熟悉,就这么干坐在此……满脸都是尴尬二字。

  很快,古灵精怪之声忽然询问:

  “喂,你和冰微是什么关系?刚才你怎么不出来帮忙呢?”

  “贫道不叫喂,贫道乃圣人·乘风笑。”白袍道士眯着眼,也没生气反问着:“还有就是,这位小友你怎么知道贫道没出来帮忙呢?”

  蓝孀孀鼻头一尖,并不太理解乘风笑这个【小友】是什么意思,这家伙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岁,年轻的一笔!

  不就比我大一岁?还小友……哼!他就是想喊我小朋友,我生气啦!

  “喂!!

  本姑娘今年十九岁,才不是什么小朋友,听清楚了吗?!”

  “十九……”乘风笑摸了摸下巴,眼神闪过一道光,想说什么嘴边又按了下去,只是轻声叹了口气——

  “喂、你这叹气又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蓝孀孀从小大到,没几个人敢对我这样,你居然敢看不起我!”

  蓝孀孀不足一米四的身形从板凳上跳起来,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小小脸蛋上下皆是气鼓鼓。

  与生气时候的叶冰微不同,此时的蓝孀孀生气从内而外有一种可爱,而叶冰微的生气……

  那才是真的生气。

  不知是不是加了云宵仙子的Buff,她要是生气大吼一声,乘风笑当真要腿脚一软。

  《论·上古后遗症》

  “起来,和我打一场!!哼,让你知道咱的厉害!!”蓝孀孀嚷嚷,才不是因为她看乘风笑没有修为实力才提的这个主意,谁让这家伙看不起自己?

  本姑娘教训他一顿,怎么了?

  我、才是和冰微关系最好的人!

  “蓝姑娘呀,咳咳。坐下来喝口茶吧,也不是大叔说你,天天打架有什么好的呢?咱们心平气和的聊聊天不好吗?”

  黄袍道士披笑出来安抚,心底咚咚咚的打着几个鼓点。

  这小姑奶奶,别搞事,秋梨膏!

  哪知蓝孀孀孩子气一上来也是六亲不认,转眼尖声询问:“你又是谁辣?一边呆着去!

  今RB姑娘还就和这家伙杠上了,我非得将他打得满脸是血、麻麻不认、粑粑不疼、七上八下……

  哼,除非、除非这家伙给我买我最不喜欢的小熊饼干,否则谁来都没用!”

  她撸起袖子张牙舞爪,粉嫩又白里透红的脸蛋想让人恰一恰,小虎牙呼呼呼的漏在外面,右手前后如“摩天轮”旋转,似是在做热身运动。

  黄兴思擦擦头上汗,却听耳边白袍道士沉稳之声:

  “想要挑战贫道……先打败贫道的徒弟吧,兴思,这小家伙由你来对付。”

  思路很明确——让徒弟黄兴思,这个蜕凡后期的家伙对付眼前蓝孀孀,是最优选择。

  她不过筑基期修士。

  黄兴思观察亦是如此,师父这一招当真是妙,以自己来克制对方,此乃化解尴尬最合适的手段——

  毕竟,蓝孀孀是叶冰微闺蜜,还是蓝氏集团大小姐,若是打伤了打废了……

  对谁都不好交代!

  所以,哼!

  就让我、大艺术家、黄兴思来面对你吧!

  小盆友,先打败我,你才有可能继续前进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