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搞事之后同欢庆,冰微醉酒道真“心”(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2495 2020.10.02 22:31

  33.搞事之后同欢庆,冰微醉酒道真“心”

  躺在医院床上的江林,打死都想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之前战斗力测试器莫名其妙爆了也就算了,这忽然间又发现了从前没见过的黑雾,一切都是那么诡异!

  更加奇怪的是——

  记忆里的最后一秒,是一只大鸡腿飞过来将自己砸晕。

  以至于现在他同公司汇报,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被大鸡腿砸晕?谁信啊……可事实就是如此,他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滋味。

  不仅优秀员工没了,奖金也没了,工伤也不算,什么没了!

  不过比起自己,隔壁房间的吕展鹏与土豪才是真正受罪,前者不知是什么原因,直接成为了植物人起都起不来,而后者呢?

  精神出了问题。

  成天在病房里大喊: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且这件事不知从哪走漏了风声,各种八卦记者、娱乐记者、个人网红等等相继来报道,又有有心人找到了之前的情况——

  于是那所聚会庄园,成了近期大家讨论之热点,各种新闻满天飞。

  神州村。

  古宅内。

  男人时不时在旁边嗦着吸管,发出喝完了嘶嘶嘶声响,并抬头望屋檐上的一只小猫咪,并没有什么表情。

  很快,喧嚣被打破。

  “够给力啊!没想到这次你居然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礼包’,什么叫打的人生活不能自理?这就是!”

  叶冰微白色运动鞋踩在凳子边,光玉细腿卷着七分牛仔裤——某白袍道士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要穿破裤子?

  破也就算了,整天裤子就膝盖上方破了一点,其他地方完全没事!

  她还一口一个时尚,真让乘风笑挠头不止。

  今日叶冰薇上身是一件黑色小背心,包裹无暇玉体。

  她连连拍着大腿眉色飞舞,手指敲敲桌子发出砰砰砰响声,握住一瓶啤酒对着吹,就是俩字——豪气!

  “那个、贫道要解释一下,并非是贫道打的他们,而是那域外天魔侵蚀——”

  “废什么话?他们有这种报应,开心就完事了,喝!”叶冰微将酒瓶递过来,旁边黄袍道士、蓝孀孀以及程澄都在此喜庆干杯。

  这是叶灵风门自叶冰微的父亲走后,第一次出现这般喜庆画面,也是门派第一次“出征”取得的胜利——

  虽然圣人乘风笑还未同意加入这个什么听都没听过的门派。

  他摆摆手,拒绝叶冰微手中酒瓶,后者撇嘴半分,尖声朝着桌子另一头喊道:“胖道士,再去买两杯奶茶回来!哼,某些人真是没意思,平常东西吃得还挺多,酒怎么就不喝了?”

  主要还是……乘风笑喝不惯这个味道,方才试过一些真不太喜欢。

  绝不是因为叶冰微将她自己喝过的啤酒瓶递过来,乘风笑才不喝的。

  我、乘风笑、正经人!

  此劝酒在蓝孀孀与黄兴思耳朵里又是一番想法——嘿嘿!

  。。。。。。

  由于本次事情处理得十分完美,雇主兼徒弟的程澄完全被喜得、吓得合不拢嘴。她见识到乘风笑之神通后,害怕之后学费涨价,因此直接交了……十年份的学费。

  人家不傻,反倒觉得这……

  捡到宝了。

  这也是叶冰微开心的重点之一。

  且小明星见到这般神奇事情后,似是被这些事颠覆了传统思维。

  她忽然对“修士”“修仙”感到好奇,并决定在之后的时间,但凡有空就要过来学习——也不说练习的多厉害,至少不会被人这么欺负。

  此时桌子前的各位,分享乘风笑从宴会上收回来之食物,小酒再一抿,当真是有一种别样滋味。

  酒到中旬,除却乘风笑外,众人皆有些许沉醉之意,女主人叶冰微左右观察,终于将心头之话放到了桌面上——

  “各位,我有一言,请听我说!”

  几人逐渐安静,黄道士和程澄也不知,为何叶冰微在一两天时间里会变得这么快,咱也不好问,也不敢问。

  “其实这件事我之前就想了挺久,又思考了一些可信性,直到今日我才正式想通、决定!

  众所周知,叶灵风门交接到我手上后,不少人走得走散得散,我却无能为力阻止一切发生……而今日——我想在此重新宣布,咱们门派……

  重新活过来了!

  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一下贡献最大的家伙,若是没有他,这件事我想都不敢想!”

  生气之叶冰微开心起来……真是出乎乘风笑意料,以前她一直都是凶巴巴的……

  女孩美眸闪光精光,慢步来到乘风笑面前做了个干杯姿势,随即提起手中酒瓶摇晃,将剩下半瓶酒对着红唇就是一口闷!

  周围人战术后仰一番,黄袍道士更是拍手交好,女中豪杰!

  乘风笑也喝着奶茶,轻描淡笑。

  女孩嗓子咕咚咕咚,一口酒猛烈下肚脸颊更是三分诱人,她依于木桌边提着酒瓶,打量现场人稳住身子宣布:

  “因此,

  我想请这家伙从我手中接过掌门之位!

  这是深思熟路后的结果。我清楚自己没有实力管理这个门派,但它毕竟还是我祖上传下来的遗产……我必须亲手将它传给有能力的人!

  这样才可放心!”

  叶冰微声音似是穿透古宅,全场皆为沉默,除却蓝孀孀外,每个人都在沉思,而那肩披黑色皮夹克的彩虹头发女孩喊道:

  “冰微,这可是你家世代流传下来的呀……”

  “师父虽然很强、很强,但是真的有必要这样吗?”蓝孀孀歪着头小手抱住酒杯,想让叶冰微进行最后的思考,这是她作为好闺蜜的最好劝诫。

  然鹅

  某道士忽然恍然大悟,跳起身来道:

  “啊哈?姑娘你要把门派掌门赠与贫道?!”

  他摸了摸脑袋,“那你刚才感谢的也是贫道?”

  全场:?

  感情您老人家只是在旁边看戏??

  “此计不可。夺人所爱不是贫道之道,贫道并非西方那群不要皮面的家伙。”乘风笑脸皮恢复正常,他也是稳声劝解身旁叶冰微:

  “此掌门之位,乃你先祖而留,倘若贫道接过手,其他人该如何看待本圣?贫道已知姑娘心意,但此事还请从长计议。”

  乘风笑现在万万不敢答应这事,一来如他所言,容易被人误会。二来他还在观察这个世界,来到这边之时日并不算多,肩上就有一个门派,发展数日出来一个什么教,很麻烦。

  这代表的是责任。

  此责任还于徒弟的责任有所不同,这责任更大。

  他从心底还是想回去那个洪荒世界——主要是回去得瑟一下,自己成圣了。

  让贫道将那些看不起贫道之人,脸都打肿!

  故而一直想抓着叶冰薇修炼,待她完善之后,说不定就会想起些什么。

  因此自是不可在这边留下太深之根,一切都还要看情况。

  三来嘛……

  掌门事情辣么多,吃吃喝喝不好吗?

  他挠挠头一本正经之色反驳,却忽然发现在叶冰微那张精致而秀色之脸颊,浮现着一股……淡淡坏笑!

  那坏笑之色在醉酒中绕带三分妖娆。

  乘风笑心头有种不好之预感,女人提起瓶子抱胸同意乘风笑说法,提议道:

  “如此说来,咱们门派的副掌门更适合你的,对吧?”

  副掌门,不需要管那么多事,坐在一旁当个吉祥物收钱就好,心里也没人个负担……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咱们的大圣人。

  叶冰薇吹过一口气,柔里带刺询问。

  白袍道士:……

  贫道总感觉,自己好像被坏这女人……

  算计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红叶飘飘然

红叶飘飘然

感谢各位的票票!在家甩了一跤,手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就不一一感谢了QAQ现在打字困难,但更新我尽量更上,哭

2020-10-02 22: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