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道士对徒解释道,显漏点点小手段(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2057 2020.10.04 22:47

  第二个醒来的是叶冰微,接下来是黄兴思,最后醒来的居然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小明星程澄!

  每个人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还在不在。

  前所未有的轻松之意布满全身,四人都觉得自己像是个气球,快要飘在天上,同时也能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力甚至是出手速度都更快了。

  黄袍道士黄兴思尝试挥舞了一拳,他发现这一拳的速度……比自己原来要快上一倍,也就是说以前的自己拳头还没打出一半,现在的自己已可以击中别人了!

  蓝孀孀更是在院中上跳下窜,像是个小猴子精灵古怪,她一米四的身高可以通过顶梁柱爬到屋顶上,哇呜哇呜的朝着院内人挥手,露出一口白牙吓得叶冰微连忙让她下来。

  “没事没事,我现在反应比小猫眯还快!”

  她自信双手叉腰站在黑灰色的砖瓦房上,嘿嘿嘿的乐趣不知,反倒是身旁不怎么说话的小明星程澄……

  低着头从白色名牌包中摸出一支笔与笔记本,计算着自己最快的反应时间——并且通过计算,得到自己反应速度上升的幅度是:

  17.4895%

  “快下来!再不下来我要生气了!”

  生气之叶冰微怒吼道,蓝孀孀才吐了吐小舌头从屋子上轻巧而下,主要是砖瓦房上许多年没有清理,青苔、污渍什么的估计有不少,万一一个脚滑岂不是要摔伤?!

  反倒是黄兴思对这种情况所感到不解,他目有疑惑摸着自己小胡子道:

  “师父,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我从来没听说过……听了一次讲道居然还能有这般提升!”

  他话语间满是震惊之色,叶冰微将屋檐上的蓝孀孀接下来抱在怀中后也附和黄袍道士:

  “真是前所未闻,爸爸以前也没有和我说过。”

  “嘿嘿,师父最厉害!不接受反驳!”蓝孀孀环住冰微脖子,小脚丫在院子内晃动,最终安稳落地,但她整张可爱脸蛋仍然写满了【我还没玩过瘾】这几个字。

  甚至想要找人去单挑一番。

  “贫道的讲道才是真讲道。”

  乘风笑尽可能的将得意压在心头,他半分笑意半分淡然,“如果用简单一些的话来描述,那就是你们这筑基期……不稳。”

  “不稳?”黄兴思、叶冰微以及蓝孀孀三人对视一眼。

  后者最是不服,自己听那些“大师”的指点,辛辛苦苦修炼到筑基期,按理说应该最稳妥才是,怎会不稳呢!

  三双大眼睛齐齐准备听乘风笑解释,而一旁没接触过修炼的程澄拿出小本子记录,准备摘抄要点。

  却见这时,乘风笑从一旁桌子捧住一个透明玻璃杯,他淡笑而道:

  “兴思,你去花丛中挑一些小石头将杯子装满。”

  “好嘞师父!”

  黄兴思速度很快,挑选了不少小石子放入杯中,拿到师父面前。

  皆是乘风笑握住透明玻璃杯,展示给所有人看,“现在这个杯子,就像是你们筑基的知识,你们虽然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将他填满,但是你们看……

  这些石子中是否还有很多存留的空隙?这些空隙,就是你们缺少的东西。”

  “因此接下来的每一次讲道,对你们而言都至关重要,就像是这些沙子,很快就会填满玻璃杯。”

  乘风笑右手一挥,一小撮沙粒便从花坛哗拉拉落入玻璃杯,杯底很快就被覆盖的满满当当。

  众徒弟恍然大悟,唯独蓝孀孀在旁,挠挠头问道:

  “师父,那为什么不将石头打碎再放进去?这样岂不是更好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乘风笑负着手背松开玻璃杯——

  那杯却没有因为离开双手而瞬间直线下落,反倒是缓慢漂浮在半空,还不停旋转——此时某位伟人的棺材板又压不住了。

  徒弟们哗了一声,杯子如此悬浮在空中,怎能不惊叹?

  这还没仔细观察呢,一道浅浅绿光而来,杯子边出现一淡绿色30cm*30cm*30cm的正方体,将那玻璃杯包围在中心——

  砰!

  一声能量而起,正方体内的玻璃被与石头瞬间化作尘埃烟雾,小小蘑菇云还能在正方体中泛出数不清之晶莹闪烁之碎片,乘风笑耸了耸肩回应:

  “看到了么?这就是把石头打碎的后果。”

  乘风笑淡淡而语,手指了指正方体里的情况,蓝孀孀不免打个抖,小嘴软乎乎道:“唔、我、我不要打碎石头了!好口怕。”

  这时白袍道士才满意一笑,一个挥手……

  正方体内的杯子与石块正在重新、重新拼合倒放的速度又让几个徒弟傻眼,这短短的三分钟内,自己是见到了什么?!

  而且这倒放结束后还特别给力,杯子是杯子,石头是石头,还原得完完整整,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亲眼见识到乘风笑强大的力量,全场人张开嘴完全呆滞,黄兴思张开下巴似是有些脱臼,他打打自己的脸——自己这、真的没有在做梦?!

  这般操作已经不是人类能够完成了的吧!

  见此状,乘风笑非常满意,鼻子里长长恩了一声,在那所有人惊异之中,挥舞长袍——都是小把戏、小把戏,不要在意。

  没什么技术含量,是个人都可以做的啦。

  他稳坐蒲团上,蓝孀孀那是更加崇拜师父了,而程澄在震惊后小手按压在胸口,这似乎不是在做梦……

  小明星眼睛转转,在想着自己卡上余额,心想自己交了十年份的学费是不是太少了?对,明天倾家荡产凑钱也要把五十年的份都交上!

  值,就是一个字。

  “对了叶姑娘,之前在姑娘你领悟时,王浊来过一趟,这封信似乎是要转交给你的。”

  他很想大胆一点把似乎去掉,但想了想稳一手。

  “王浊?那家伙给我写信作什么?”叶冰微被道士呼声唤醒,有些不知所措,而她旁边的好闺蜜蓝孀孀撇嘴道:

  “谁知道呢,是情书也说不定……”

  叶冰微嗔怪三分撞撞她,这才从桌子边拿起那份信,她才刚打开看了个开头脸色就黑了下去——

  “对吧?我就说是情书。”蓝孀孀在旁偷笑,余光扫到师父身上。

  冰微摇头,解释道:

  “这是……邀请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