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程澄夜临跪花房,冰微三劝笑收徒(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2320 2020.09.29 22:31

  花房。

  黄兴思半睡半醒道袍盖在身上,且看左右两侧。

  左边,是他伟大、帅气、强悍的师父。

  右边,是他巴结、讨好、联系的顾客。

  一时间夹在中间,有点不敢动了呢。

  主要是程澄这个小明星,不知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跑到古宅前找师父,看上去好像随时都要哭泣,那泪眼汪汪、柔弱似玉,把黄兴思都快融化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黑夜,一个美女半夜送上门来……黄袍道士眼睛一转——

  看发现师父乘风笑转身离开花房扬长而去,没再理会这小明星,像极了扒嗯哼无情的画面。

  ——她既然想跪,那就跪在这好了。贫道早上才说过的话,现在岂能出尔反尔?

  我圣人威望何在?

  还如何教导好弟子?

  乘风笑冷哼一声,甩着衣袖坐回大堂内的蒲团上,心道:

  这女人当真是烦,居然在这个时候来到古宅,严重阻碍了贫道去抢银行,谁知道她会不会搞事?

  叶冰薇还在院子中睡着呢。

  故,稳一手,先不抢银行,留在此地观察观察。

  且说花房,程澄望却白袍道士离去之身影,神色恍惚依旧跪于蒲团,似是在为今日之事道歉。

  一双芊芊玉腿弯曲此处,被盏幽暗火烛照耀,身姿妖娆,身上还有那茉莉花香,这一切的一切……

  真是让黄兴思睡不着。

  他在花房内翻来覆去,时不时拍拍大肚子,心底发出一声“惨呐!“呼喊。

  在寂寞之夜,身边居然有一花季姑娘,而且距离自己还不过三米……

  更恐怖的是,白花花大腿以极其美学之光阴迷离遮盖,这睡得着?

  反正他黄兴思睡不着。

  师父睡不睡得着,那另说。

  黄袍道士不知从哪扯出一草帽,五指又扣在草帽上,偷偷通过草帽编织出来的缝隙观察不远处小明星,心里嘀咕:卧槽,好腿……不是,是好有艺术感!

  再看这腰——

  嘶!

  他深深吸口气至胸膛,侧头将草帽盖得更紧,草帽下之眼眸又眯几分。黄兴思发誓,自己只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而并非只是单纯的……

  咳咳。

  当然在打量之际,黄袍道士倒是能发现,小明星程澄已开始有些左摇右晃之势,她跪在这里也有些时候,女孩也并非修炼之人,膝盖应当是要撑不住了。

  “程小姐,这……唉,我还是劝你回家吧,实在不行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也没人说你。你继续这样跪下去,或许师父还没答应你,你自己先撑不住了。”

  “谢谢黄道长提醒,我早上对大师不敬,这就是我应该受到的惩罚。”

  “不管能不能顶住,我一定会坚持下去,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的诚心。”

  程澄没看身旁黄袍道士,她擦擦额头汗珠摆正身姿,咬紧牙控制身躯,闭上眼睛企图进入冥想状态,竹竿似的双腿支撑她全身——

  直到第二天早上。

  叶冰微在昏昏沉沉中醒来,她换了身衣服准备去外面买些菜的时候,便发现……花房里居然有两个人!

  而且还有一个女子,她从未见过——

  “哎?小姐姐你看起来好眼熟,怎么跪在这里?快起来,这古宅晚上本就冰凉,寒气很足呢。”她柔声伸手,却听对方坚强而有力:

  “若大师不原谅我,我便不会起来。与其两日后被那些恶人羞辱,不如在此跪残双腿,至少我心无遗憾。”

  紧接着叶冰微歪头脑袋浮现大大问号,届时黄兴思才连忙过来,解释:

  “嘀嘀咕咕、咕咕滴滴。”

  ……

  “你就原谅人家了呗?人家一个女孩子,在门口跪了一晚上,这么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呢?”

  叶冰微一席很朴素的小长裙遮盖,长裙底部落到小腿,白色花纹勾勒,同时她似是戴上了一颗翡翠蓝宝石耳环,让整个人更成熟几分。

  当然,这般小小打扮有半分原因是因为程澄的到来。

  还有半分原因,是因为昨日的他~

  还别说,乘风笑见到这个模样之叶冰微不忍多看了两眼,女孩内心窃喜——

  白袍道士则倍感欣慰。

  说回正题。

  院中摇摇椅上的乘风笑前后摇晃,忽闭上眼睛,叶冰微下意识低头看了看,没发现哪里不对劲,等回过神来之时,那白袍道士已再次睁眼:

  “贫道一直未曾责备过她。”

  “好歹贫道也是圣人。”这句话被他压入口中,那双眼睛在叶冰微的注视下只有向上轻佻,低声:“只不过是她一直不肯离去罢了,贫道也未曾为难她……”

  “可是她想求你帮助呢。”叶冰微眨眼睛,小手抓了抓裙子,眼神观察男人忧郁半分,略有飘忽不定:

  “我好像能感受到她的绝望,否则也不会在这里跪一个晚上。”

  乘风笑沉默半刻,手握一席茶杯,轻卷一口细茶,他观察身旁女孩低小头欲言又止,小手还在相互围绕旋转,喃喃道:

  “你是想让我帮她对吧?”

  惊异闪现,女孩完全没想到会被猜中。

  “晚了。”乘风笑叹了口气,“贫道虽是圣人,却无法改变天道安排。倘若是昨日,贫道或许能在这份因果中找到些提示,当时处理或许还会有转机,可今日……微乎其微。”

  “这是天道给我的反馈,贫道昨日夜间便帮她掐指算了算,可惜被天道阻挡太严重,算不到具体内容。”

  乘风笑低声,忽地转目看向那认真听讲之叶冰微,两人眼光就是这么一对视!后者眼睛里又冒出无数螺旋标志,晕乎乎脑袋左右摇晃,令乘风笑皱眉叹息揉揉太阳穴。

  看样子,她应该听懂了一半。

  过了半响,叶冰微似是从晕眩中回过神来,不知何时她小脸蛋早就红得与苹果无误,滚烫热浪还在脸侧,女孩完全不敢直视身边白袍道士,只能以余光观察,并从嘴里小小声声挤出几个字:

  “那、那我们能帮她吗?”

  乘风笑:……

  还不等乘风笑说出“不能”两个字,身边柔软之气忽然一改,一股霸道气息喷涌其中!

  女孩一边骂道“这裙子真不方便!”一边拉扯着长裙,还将淡粉色小皮鞋踩在旁边座位上做出一副老大哥之模样——

  “帮啊,为什么不帮!”

  生气之叶冰薇敲桌子,语气提升几个调。

  “你是不是傻?你现在出去收了她当徒弟,一个月按黄胖子说的,收她一万块学费——”

  “明星不差钱你知不知道?赚钱的机会啊!”

  叶冰微气鼓鼓看男人,双手抱胸没个好气侧眼斜着白袍道士的左右犹豫。

  他“这个、那个”地犹豫半天,叶冰薇灵机一动又一拍桌子提醒:

  “一个月一万,按照你平常喝奶茶一杯6块来算,一个月……可以买1666杯!”

  就问你,这个徒弟你收,还是不收?

  听闻此话,乘风笑眼光一闪,他忽从摇摇椅上一本正经站起身,虽是板脸却挥袖子正义凌然:

  “奶茶什么的无所谓,正义,在贫道心中。”

  “此徒,贫道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