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大爷局中一点棋,G市队长说正义(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2207 2020.10.04 12:31

  清火派虽是个路边小混混组织,可他们当中也有闲得没事干修炼之人,所以在茶余饭后闲谈中自然了解到修仙者联盟是个什么组织。

  更加知道,G市队长是个什么人物——

  那可是G市修仙界的代表人物,有他的地方就有规则和正义,他,就是正义的代表人和化身!

  对于眼前这些小年轻来说,王浊就是目前已知G市修仙界的顶端,那可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要维持这个圈子的正义有多难?

  那得需要多强大的实力?

  几个小年轻根本不敢想象!

  见到人人都尊敬、给三分薄面的G市队长,他们眼光完全透亮起来,一时间尽觉得队长……好帅!

  绿毛激动大喊:“队长,你是我粉丝!!”

  等他反应过来时连连开口,“队长,我是你偶像!”

  “不对不对,总之你崇拜我就对了!”

  。。。。。。

  “此地究竟在吵些什么?”

  余热过后,王浊取下墨镜低声询问,这几个看起来像是自己的狂热粉丝,他倒不好太过于苛刻,但!

  他刚才绝对听到了争吵声音,而且还是在这叶灵风门前,怎么能打扰叶小姐休息呢?

  这是不可以的嗷,让我来康康什么情况。

  但他往大爷大妈们身后一看——

  WDNMD!

  大、大师在此!他心神颤抖三分,额头滚出汗珠滴落旁侧,他嗓子干枯极了,心道:

  大师最近莫非就住在这里?

  按照他的想法来说,大师应该很忙才对!

  王浊现在是完全不敢大口喘气,他双手负背将眼眸望向身前绿毛——心底沉下心来决定!

  即便大师在此,我也会顶住压力秉公办事,正义,在我心中!

  他哼哼两声,终听绿毛叙述起先前事,吧拉吧拉,喇叭喇叭。

  这一次叙述,不仅是王浊听得一清二楚,就连屋子前大爷大妈们也听的仔仔细细,其中一位大爷拿着扫帚就要冲上来打人:

  “你们欺负一个小姑娘还好意思来这里说话?”

  “那个、大爷,以和为贵,以和为贵。”G市队长在中调和,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恶人搞事被人打,其恩怨已断,只要他不复仇,这事基本上就过去了,谁都没办法说什么,恶有恶报嘛。

  但这无缘无故第二次打人、还莫名其妙地把人家手打断,这就有些不应该了啊……按照道理而言,叶姑娘应当也不是这种人,莫非……

  是闻道川大师派人去的?

  一想到这,王浊浑身打个颤,回想大师方才所言:“此事与我们无关”,怎么莫名的感觉……破案了呢?

  但他不敢说。

  反倒是一旁经常指指点点下棋的大爷,一招破局,他反问绿毛: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指证叶家姑娘第二次打人呢?”

  这一问就问到了核心和关键,绿毛瞬间哑口无言,这、这还要什么证据?前一天打完人,第二天还来打……

  很明显是一波人!

  几个年轻小伙儿瞬间傻眼,这、都是他们的猜测,在道上混哪有那么多证据?那天夜黑风高,几个兄弟也看不清是谁动的手。

  所以他们忍不下心底的那口气。就冲上门来找叶冰微对峙,少年热血大概就是这般!

  可惜,仅仅一问就将他们问的说不出话,G市队长拍拍绿毛肩膀道:

  “回去洗洗休息吧,我看在你们没动手的份上,也不给你们安排罪名了,赶紧散了散了,没证据还闹什么呢?”

  王浊眯着眼完全放松下来,害!

  没证据?我是正义的化身,没证据可不能帮你断案嗷。大师在此看着呢!

  绿毛完全不服气,眼睛转来转去再寻找证据,随后拍拍脑袋想起什么:

  “我想起来了,我兄弟还躺在医院,这就是证据!”

  “哦?既然有证据就去找凶手嘛,不要怕凶手搞事,实在不行我帮你们出面。”王浊叉腰吩咐。

  “所以啊,我们现在就来叶灵风门抓凶手!”绿毛解释。

  哪知王浊正义凌然摆摆手,道:“那你得拿出实质性证据,才能证明凶手在叶灵风门。”

  “证据就是我兄弟还躺在医院——”

  “那就找凶手啊……”

  “凶手就在眼前——”

  “拜托,都说了要拿出证据、实质性的证据,没证据说话,是污蔑嗷。”

  ……

  “今天又是守护叶姑娘的一天呢。”

  G市队长王浊摆摆手,将绿毛以及他的小伙伴散退,我G市队长也是要有证据才能判断,不偏向任何一方,这才是正义!

  而绿毛一方被说服,退而求其次的去寻找证据,可是他们摸着脑袋总感觉哪里点不对劲,不对劲在哪里又说不上来。

  只能听偶像耐心教导,缓步离去。

  就很奇怪。

  一众大爷大妈们也悄然散去,习惯性下棋指点的大爷骂骂咧咧:“这些小伙子不行啊,将一军就死棋了……”

  大家散去,叶灵风门前只剩下G市队长王浊以及乘风笑两人,后者在这件事中仅仅只说了一句话——

  “此时与我们无关”却成了大爷大妈以及王浊极力信任之点,乘风笑现在心里还在嘀咕着:

  什么证据?

  什么凶手?

  什么医院?

  啊……这就是世俗世界么?真是难理解呢!

  当然他外表平平淡淡,毫无起色,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更淡薄如一片寂静湖泊,没有任何涟漪。

  可王浊看到却神色大惊,这就是大师的心境?!

  遇事不乱,太恐怖辣!

  他正准备作揖参拜之时,大师却忽然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也不知G市队长王浊想到什么,行礼完不敢说话,只是从包中掏出一份“信”。

  那封信外有金丝雕刻,看上去也是挺厚一张,上面并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封印符咒,乘风笑扫了一眼没看里面内容,右手长袍示意他将这封信放在一边石狮子的嘴里。

  “嘴?”

  王浊嘀咕,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总之随着大师指点将信卡在石狮子嘴边,正准备解释什么,又听到一声嘘——

  额……

  完全不敢讲话了呢。

  于是王浊拱手作揖离开,他本次过来的目的就是前来送信,只是刚好遇到了这么一桩事,现在大师不让自己说话,也不让自己进去,那只能走呗。

  其实乘风笑想表达的是……

  肚子有点饿了,你仔细听听,有没有奇怪的声音!

  但,肚子好像有点不争气没叫出声,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虽然不知事情怎么结束的,但总归还不错,他抱着蒲团又回到古宅内,很神奇的是自己刚进古宅还没两分钟……

  蓝孀孀已从领悟中醒来,她睁开眼睛像是滴了闪烁眼药水,眼光出奇闪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