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冰微抱熊倦意去,笑决出门遇遭人寻(求收藏、求票票)

圣人男友太奇怪啦 红叶飘飘然 2385 2020.09.29 12:31

  夜晚。

  叶冰微双手背在身后,一双美眸随着嘴角略带星光,半弯身子与白袍道士走在路边,如此一对比叶冰微不过他肩膀那么高。

  女孩左右小手食指相互卷在一起,余光偷偷摸摸观察身边人,却又将目光移开。

  后者捂着小腹打个嗝,才听身旁柔声徐徐:

  “今天真是谢谢你,如果你不在……我还不知该怎么办。”她羞涩道谢,手中玉镯能在路灯照耀下。

  “贫道只是路过,没有刻意来帮你。”

  白袍道士一脸正经,身后黄兴思仔细一想感觉好像也对!咱们从那高端小区出来,顺路就来到了此处,师父说是路过其实也没错。

  只是……恩!

  黄袍道士想到了一个层面,而叶冰微不知理解成了什么模样,她本还高兴神色瞬间失落三分,但很快恢复成了往日温和,细声询问:

  “你在生悲伤的气吗?之前她哭哭啼啼的,一定弄烦你了对吧?”

  她们其实也很辛苦,这几日上午要面试、下午又去兼职,很累呢……

  所以情绪有些崩溃,还望你能多理解理解,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嘛~~~

  叶冰微嘴角冰玉勾勒,在沉稳细腻中多了片刻灵巧撒娇,加快脚步超过乘风笑,背过身去正面与白袍道士对视,水良清透之目光还能反射出她楚楚动人之姿。

  她格子小裙左右摇晃,芬芳还能流转于路灯婆娑世界。

  阴影光线散落街道似是泛起流光,不知为何……居然令乘风笑有了心跳加快之冲动——

  他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特别当两人对视时,叶冰微那张冰肌脸颊,忽地被抹上一抹淡红,凤眼更是暗转琉璃神色,似梦、似蝶,更似须臾凌风。

  女孩下意识转过身躯捂住脸,小嘴唇软乎乎唔了声,最终砰的一下,一头撞在树上。

  脑袋一圈圈螺旋漩涡,眼睛更是如龙卷风旋转,整个人都要昏倒。

  而乘风笑呢?他略有恍惚、缥缈半刻,叶冰薇之美颜流光,让他产生了些“忽略幻觉”。

  仿佛又回到了上古时代,只不过……那时候的云霄仙子,自是不可能与自己如此之近。

  更不会这般秀色可餐,让自己呼吸变急促。

  当回过神来时,乘风笑忽得感觉有些冒犯,淡淡作揖行礼后,轻笑、却又没什么特殊语气解释:

  “贫道从未生过你们的气,你也不必代替她们道歉。”

  毕竟,都不是正常人。

  他嘴角轻微扬起没说出口,这似乎还是叶冰微第一次见到成天古板着脸的白袍道士钩了微笑,一时间整个脸蛋更像煮熟大虾,就差头顶发出蒸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叶冰微这次是捂着脸蛋跑进古城的,她心头满都是方才乘风笑那一抹淡笑。

  不知为何,这一抹笑容似是在她的心里种下了一个重重种子,或许今后的她每当想到这个笑,仍然会捂脸……

  而这一路,黄兴思就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的家伙,他为什么要坚持帮师父一起护送师娘回家呢?

  又挨了社会一拳呢。

  下次,他会学聪明的。

  顺带一提——黄袍道士打人把自己的手都打成了五根大香肠!

  。。。。。。

  这个星光璀璨的夜晚,注定平凡而宁静,几人走回古宅后,叶冰微很快去浴室沐浴更衣,换出一条长长粉色睡裙,她将头发散落在漆黑之夜,黑发还有些许露珠斑驳。

  蓝孀孀今晚回家准备行李,从明天起正式住入叶灵风门。

  客厅里,叶冰微抱着她的粉色玩具熊,坐在乘风笑身边,似是被今日累得困意满满,这吹好了头发后眼皮直打架,却依旧坐在凳子上不肯回房间。

  “你回去睡吧,贫道在此,不会有人敢来闹事。”他淡淡呢喃,叶冰微却揉揉眼睛,看了眼手机上时间,鼻子前还有很多松散困意。

  她抱着玩具熊几乎是软乎乎的,如小女孩子询问:

  “今晚不打算吃些什么了吗?以往在这个时候,我记得你都会说饿,所以我想再坚持一下……

  给你在晚上弄点东西吃,这样晚上就不会饿了……Zzzzzz”

  叶冰微柔软嗓音愈来愈小,她所有意识逐渐被梦境所吞噬,直到最后完全抱着毛绒绒玩具熊沉沉睡去。

  白袍道士斜着眼看她锁骨冰凉、玉体玲珑,在清脆朦胧月色中,身躯更是若影若现,扑朔迷离。

  “可恶的女人,竟来乱贫道心道。”

  白袍道士闭着眼长长呼出口气,跑去心中烦躁——

  一个挥手,身旁淡淡柔光遮蔽住日月,阻挡清风,更是稍微改变了空气中的温度,随后冷冷哼了声离开偌大古宅大堂,来到门口边一处小房间。

  这里是叶冰微最喜欢的“花房”,之后黄兴思就睡这里了,让他这个美学大师多看看漂亮的花——乘风笑心想。

  对于师父突然驾到这件事,黄兴思自是从被子里弹起来,略微有些发福的小肚子,抖了抖,嗓音有些疑问:

  “师父,这么晚了是准备出去?”

  “恩,我就想问问你,你们说的那个什么……钱,到底怎么赚来得快,我要最快、最赚钱的办法。”

  黄兴思顿时张口哑语,抖了抖。

  “啊这。

  最赚钱的方法都写在法律里面啊师父……莫要冲动。”

  “你告诉贫道便是。”

  “唉,以师父的能力,去抢*行自然不在话下……”

  “哦、*行……”

  乘风笑捏着下巴,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会儿,这才双手负背,眼眸闪过一道光:“今日之对话,你谁都不要告诉,明白?”

  “懂懂懂……”

  男人负着手背,傲气十足走出花房另一侧,那扇侧门还不足两米之高,宽也不过一米,红色小木漆早就被雨水洗刷而过,门闩上也满是进进出出岁月痕迹。

  不就是“钱”么?贫道还就不信,贫道乃大道圣人,想弄到这般东西就这么难?就算咱想要东海龙王那定海神针,如今他也不得不给!

  哼!

  白袍道士拉门而出,却在门口古巷子中,当面撞来一人!

  此人穿着一身黑,却老远就能闻到茉莉花之香味,清新而优雅。

  黑色斑驳古巷,乘风笑与来之黑影很快相互辨别,前者纳闷疑惑着:

  “是你?”

  此女不正是今日他去看风水的那家雇主吗?

  小明星,程澄!

  见到乘风笑,程澄瞬间想要崩溃的心都有,她今日兜兜转转,联系了无数数不清之人,调查了无数看不懂之东西,最后排除各项答案,找到了神州村并顺着道路开车过来询问——

  附近人都知道那是叶家小姑娘的男朋友呢!

  于是她终于找到了这白袍道士!

  天不负有心人啊!

  程澄见面之后第一句就是:

  “大师,今日之事真的很抱歉,是我的不对,我已写了三万字的检讨书深刻检讨了自己,我愿意为自己的无知继续买单——”

  “还请大师帮帮我,我真的……很需要大师的帮助!”

  女人认真恳求,没有任何轻视,乘风笑却抬了抬眸子,鼻尖冷漠一声:

  “莫要忘记,贫道之前说过什么。”

  “咱们缘分已尽,你这件事同贫道再无瓜葛!祝姑娘一切顺利。”

  “请不要阻止我去抢*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