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刃孤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毒狼

刃孤狼 妖痛 3802 2021.09.14 14:40

  这个人我熟悉,他是毒狼。

  我手里的斧头仍是抵住他的脖子,我把头探出门外,四下向往,确认只有他一个人。

  “就我一个人。”毒狼试图拨开架在他脖子上的斧子,但是我怎么可能轻易让他得手。

  我甩了个眼色,示意毒狼不要说话,进门去。毒狼听话的慢慢走进来,我再次确认外面没人后,这才把门关上,这期间我手里的斧头没有偏离他脖子半分。

  “哎呀,我说了没人的,你还不信我。”毒狼说着又用手拨弄斧柄,这一次我收回了斧子。

  毒狼看见坐在地上还神色未定的樱望,忙嬉笑着上前准备扶起樱望,“这位美丽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冒昧问一下,小姐贵姓、芳龄………。”

  我过去一把推开毒狼,然后把樱望抱起在怀里,好声安慰。

  毒狼被我推了一个踉跄,站稳后嘴里“啧啧”不停,显得十分阴阳怪气。

  我后悔让他进来,现在更想给他赶出去。

  等樱望回过神来,微微颔首点头,毒狼看看她又看看我,一脸恍然。

  “明白,明白,我这来的确实不是时候。”

  我懒得理他,拉着樱望往屋里走。

  樱望跟我说:“有良,你的朋友既然来了,就好好招待一下吧。”

  我朝后白了毒狼一眼,就发现毒狼好像是又明白了什么。

  “我没有朋友,不认识他。”

  毒狼跟在后面,又不敢跟的太近,怕我动手打他。

  进了屋里,毒狼就跟进了自己家一样,这逛逛,那看看,最后盘腿坐在我对面,丝毫没拿我当个主人。

  “你还是这个样子,该改改了,再看看弟妹,举止大方得体,好好跟弟妹学学………。”

  毒狼一口一个弟妹,一句一个夸赞,叫的从不知羞为何事的樱望,破天荒脸红了,羞赧的跑去了厨房烧水烫茶。

  说到最后,毒狼竟然对我说了句:“我说的是吧,有良。”

  我听了立刻一阵火大,起身就想去揍他,但是碍于家里还有樱望,实在不好发作,就忍着气坐了下来。

  有良这个名字我十分爱惜,可是今天被毒狼叫了出来,就像一块美玉被什么脏东西寖了一样,我竟然有不太想要这个名字的冲动。

  等樱望端着热茶回屋后,我就一言不发的低头喝着闷茶,什么招待客人,我不会也不喜欢,说话聊天的一直都是樱望和毒狼。

  毒狼就真是跟进了自己家一样,毫不见外,嘴里滔滔不绝的讲着,讲的口渴了就喝茶。

  不过,本来聊的只不过是一些正常的事情,可慢慢的就聊到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听的我背脊发凉。

  自我上一次接到去铃原县刺杀武崎信田,走后没多久,狼穴就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阿东来权利的诱惑下赤狼叛变,此事不知如何被狼首得知,用极其残酷的手段处死,此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毒狼、墨狼、疾狼等五个人。

  这也是狼首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展露身手,赤狼与狼首刚接手不过十几招,就被狼首的双刀剃得骨肉分离,惨状骇人。

  赤狼死后就被扔在了狼首饲养的狼窝,任由尸骨被饿坏了的狼群啃食。

  后来残狼又出了事情,没能按时回到狼穴。

  狼穴有个明确的规定,一个任务最长期限为半年,如若半年之内未回狼穴,将按照叛逃处理,那就是就地诛杀,可先斩后奏。

  残狼接到任务后,一去至今八个多月,狼穴下令只见其尸体,可是他们却不知,残狼早在四个多月前就死了。

  而如今,自己也有七个多月未归狼穴,狼首也同样将我按照叛逃处置,见者诛杀。

  “残狼已经死了,你们不知道?”

  听到我说残狼死了,毒狼口中的茶水都没敢咽下去,就觉得难以置信,以残狼的本事,在狼穴中能做他对手的人就并不多,在外面能杀残狼的人也屈指可数。

  “是谁杀了残狼?”毒狼问。

  “人斩。”

  “人斩吾本橋一郎?”毒狼惊呼,仔细想想后又就点头,“原来如此。两年前我执行完任务后,听说东、西政府军在北秀河发生冲突,我好奇就去看了看。当我看到有一个人,以极快的身法和剑术,在混乱中由南向北杀开一条直线,当时我就断定,那人一定是人斩。”

  说到这里,毒狼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问:“你怎么知道残狼已经死在吾本橋手里?”

  我说:“吾本橋亲口对我说的。”

  “你见过吾本橋?什么时候见的?”

  “几个月前吧。”

  然后毒狼就用一种看待怪物的眼神看我,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我问他怎么了,他震惊的说:“你竟然杀了吾本橋一郎。”

  “猜到了?”我说。

  “很明显。”说着,毒狼眉头微微皱起,应该是在稍微梳理一下思绪,“大约是三个多月之前了,我从京都执行任务回来正巧路过铃原县,便在铃原县外的竹光寺歇脚,当时也是考虑着任务闲暇之时出来玩一玩,我在铃原县一待就是四天,离开铃原县的前一天晚上,我听到小道消息说,人斩被人杀了。”

  这时,樱望突然说话了,讲述当日所发生的,我不知道也没问过的事情。

  数月之前,樱望为治母亲的病,乘船去往崎岛,去接洋人医生安德乐。

  早在阿东来还在德裕政府任职时,安德乐便为樱望母亲治病。

  后来,柳村阿东来在当时变革党最高领袖山崎长博的极力邀请下,毅然反出德裕政府。

  公然反出德裕政府前,柳村阿东来就携带家眷,从京都搬到了乃良县。搬走之前,与阿东来关系较好的安德乐医生答应每半年就去乃良县为樱望母亲治病。

  几个月前,樱望从崎岛接到安德乐医生后就乘船回返,不过路过铃原县后,樱望想去看望一个多年的好朋友,就在铃原县临时停靠。

  不料,樱望带着九个武侍刚下船没多久,武侍中就有叛徒暴露给缉察局樱望的位置,缉察局请当时正在铃原县的“人斩”吾本橋一郎杀掉樱望和船上的安德乐,以给柳村阿东来一点警告。

  再后来便是小巷中遇到的场景。

  毒狼了解到樱望竟然是柳村阿东来的独生女,对着我大呼羡慕,直呼我有眼光,找了个天大的靠山。

  不过樱望却并不高兴,她深知其父亲的为人,爱好权利与战争,仗着自己是世上最强武士极端又自负,她不希望我与她父亲有太大牵扯。

  毒狼从铃原县离开前去过石巷看过现场,不过那个时候现场早就被清理干净了。

  多经打听,毒狼得知吾本橋是被人劈成两半了,知道这个消息,与吾本橋生前对决的人,这个范围就可以缩小很多。

  有可能杀死吾本橋的人,世上不会超过十个,能把人劈两半的刀法必定刚猛、势大,这基本上又可以排除一半的人。

  有可能杀掉吾本橋的十个人中,首先被排除的一半是凭借速度与变招杀人的。

  如疾狼,他的地平流拔刀斩速度和他的名字一样,如疾风,速度快、势大,可以在一刹那之间斩去他人头颅,但也绝没可能势大到可以把人劈开。

  所说刀法刚猛、势大、速度快,恶狼一定是代表。他用的是一对双刃,其绝技双牙千斩更是威力可怖,刚猛、势大、速度都具备,把人劈成两半轻而易举,但他的速度再快也绝不会快过疾狼、吾本橋等一众快剑高手。

  所以,当时毒狼一听吾本橋被人劈成两半时,最先想到的就是恶狼。

  一种刀法要具备极快的速度,那他一定会牺牲一些力量;如果要练成极至的力量,他必定要牺牲一定的速度。速度与力量是绝不可能同比例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

  毒狼观察过吾本橋一郎的出手,吾本橋的剑术非常快,又十分刁钻,极为擅长直线突刺与人、剑形变。正面对上吾本橋,想不受伤,除非以快剑对快剑,以大开大合的招式对上快剑,必然是以伤换命。

  不过,吾本橋一郎死的事情毒狼也没太过放在心上,单纯之是好事而已,就想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本事能杀吾本橋。

  后来毒狼回到狼穴再接任务,得知残狼和我都有超过六个月未回狼穴,就以叛徒定论,心急之下四处打听,然而却无果。

  恰巧半月前,毒狼路过新树,听说安德乐医生现在就在新树医院,于是就到医院拜访。

  毒狼与安德乐医生相识多年,毒狼多次向安德乐医生请教医理。

  新树医院中二人相谈甚欢,当谈及内脏手术时,安德乐医生就说到曾经一位病人,谈及细节处,毒狼突然觉得那人跟我很像,再三打听下,安德乐医生告诉了毒狼,我们就住在新树城西这片地方。

  “新树城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在城西菜市旁边一个酒屋一坐就是十天,发现樱望小姐每天都会买大量的食材,滋补居多。于是昨天我就暗中跟着樱望小姐来到这里,今早我听到院内有男人说话,从声音我听出了是你。我听安德乐医生说,你伤的太重,这个世界上能差点要你命的人可不多啊。”

  “他的影分蚀剑术很快,快到可以一剑饰三影,我用尽浑身解数才能勉强抵挡。若不是他执意要一招取我性命,他一定会耗死我,也不会被我抓到以命搏命得时机。”

  我对毒狼讲述了那天晚上交手的经过,听的毒狼胆战心惊,我也是心有余悸。

  毒狼说:“已经这么久了,你伤势休养的如何了,什么时候回狼穴。”

  我如实告诉毒狼我不打算回去了,想请毒狼帮忙传话,就说我死了,我想带着樱望去过自己的生活。

  毒狼摇头:“不行,没有那么容易的。咱们在狼穴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可依旧对狼穴一无所知。疾狼每年只做两到三个任务,剩余时间全部在暗中调查狼穴的情报网,可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半点线索。如果狼穴真的想调查你们,即使你俩跑到天涯海角也无济于事。”

  毒狼说的确实如此,数年间我也有在调查狼穴情报网,和疾狼一样找不到任何一点线索,这个世界的天上好像有一双眼睛,能看见狼首所有想知道的东西。

  我说:“我必须要去狼穴面对一次狼首,是吗?”

  毒狼点头。

  我说:“你帮我拖住三个月,我虽然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我的身体还需要三个月来锻炼。”

  看着有些臃肿的身材,毒狼抿嘴偷笑。

  “你莫要笑我,你看你的头发,年纪轻轻全白了。”

  毒狼收紧笑容,长叹一口气。

  才年满三十的毒狼头顶竟然没有一根青丝,幼时的他就是个病秧子,为了调理好自己的身体,他从小就刻苦钻研医术、毒术。由于他经常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然后以身试药,导致他少年时候就半头白发,一脸病容,一直到现在。

  “好,我答应你。我会给你拖住三个月,三个月后你自己去见狼首,以后的路就这样吧。”

  我低头敬茶,说不出感谢的话。

  樱望问:“不去真的不可以吗?我怕有良去了会有危险。”

  毒狼笑道:“危险可能会有,不过若是有良不去,以后你与有良的幸福生活就真的难以安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