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刃孤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牙突

刃孤狼 妖痛 2287 2021.09.27 06:11

  小狼看着我,我看着他,仿佛看到一个人的希望一瞬间变成绝望。

  他握不住刀了,他的人生再有意义,如今也握不住那份意义了。

  因为,活下去的意义,已经随着他断掉的手指,四处飘散。

  他无力的跪在地上,跪在我的面前,他的身后女人和孩子的哭泣都已经听不见了。

  他的双眼失去了神采,只留下一片死寂。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们只是狼穴里冷酷的杀人机器。你们不懂得什么是尊严,更不懂得有人拿你当个人一样看待是什么样的感觉。从没有什么人愿意这般对我,只有她,在我伤心的时候陪我伤心,在我受伤的时候为我难过。你们不懂光明正大做人的感觉,你们只会待在黑暗里,你们不懂,你们不懂………”小狼绝望的抽泣着,那是失去所爱后最无助的呐喊,但是却能令我动摇。

  “我知道,我明白………。”

  小狼笑了,他笑的很惨淡,嘲笑我很荒唐,“你真的知道吗?你真的明白吗?”

  我坚定的回答他:“我知道,我明白!”

  “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杀她!”听到我的回答,小狼满眼血丝怒吼着,疯了一般从地上爬起来,用头撞向我。

  我挪开一步,手中刀捥出两个花,一刀削开他的草帽,削开他盘起的头发;另一刀,斩掉了他的左臂。

  痛苦的哀嚎盖过海浪声。

  森亚看到小狼手臂被斩断,她再也顾不得身边是否还有个牙狼,抱着孩子冲到小狼身边,跪在地上把孩子放下,把小狼抱在怀里。

  森亚拼命地捂住小狼的伤口,却无济于事,鲜血渗入沙滩,染红了沙子。

  本来在地上疼痛哀嚎的小狼,到了森亚的怀里后仿佛就没了疼痛,他脸色惨白,却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森亚,“森、森亚,我们能死在一起了。”

  这种感觉我知道,我是遇到樱望后才知道的。

  我曾经杀过许多人,其中有太多的情人、伴侣,他们赴死时是那样的慷慨,他们好像不畏惧死亡,只要能死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那时的我还不明白。

  我从怀里摸出一包伤药,扔在他二人身前的地上,这包是毒狼给我的,我一直都没用。

  “森亚已经死了,小狼也死了,狼穴里再也没有小狼这个人了。”

  森亚最先反应过来我说的话,她胡乱的抓过伤药,拆开外包的纸,把里面的药粉胡乱的洒在小狼的伤口上,满脸泪水的看着我,连声说“谢谢。”

  我把小狼的断臂连带着兵刃,一同用布包了起来,打算带回狼穴。

  我对小狼说:“以后不要再杀人了,做个普通人。”

  我不知道已经渐渐失去意识的小狼有没有听到,不过我想,当个普通人一定是他此刻最渴望的。

  我把小狼的胳膊打包好背在肩上,转身准备离开这里,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件事。

  我满脑子都在想着小狼和森亚、我和樱望,我们是那么的相似,可以说是通病相连。

  这时,我的腰、腹部突然疼了一下,紧接着我自己身体的肉之间出现了冰凉感觉。

  我低头一看,一截刀从我肚子里捅出来,刚才脑子混乱,竟然忘了身后还有个牙狼。

  冰冷的刀刃和女人惊恐的呼喊让我的脑子清醒许多,果然一个杀手有了感情后,会迟钝。

  紧接着又是一下吃疼,刀从我身体里抽走。

  我踉跄了两步,双腿有些发软。

  刚才一战我流的血已经够多了,现在又被牙狼捅了一刀,只怕我今天难逃一死。

  我凭借着本能和毅力迅速做出反应,与牙狼拉开距离。

  然后我解开身上的布囊,扔了里面的断臂和兵刃,将布囊绕着腰腹包扎一圈。

  我质问牙狼为何要这么做,他回答道:“我的任务是辅助你杀掉这个女人,但从狼穴临走前狼首对我说过,如果你放了他们,并且打算带条胳膊回去交差,那我的任务目标就是杀掉你。”

  我终于明白了,一切也都清晰了。

  这个任务是狼首故意安排,以我现在的心性,若是真的为了自己而去杀死和我一样的森亚、小狼,那我一定会愧疚而疯掉。

  狼首太了解我了,他料定了我做不到,一定会放过小狼,因为我们同病相怜,所以他才把牙狼安排在我身边,若有背叛,那就杀了。

  “抱着孩子和小狼离远一点。”

  嘱咐完森亚,我不再跟牙狼多废话,拔出手中的刀准备应战。

  牙狼嘲笑到:“凭你现在的样子还想反抗?即使我不杀你,十五分钟后你也会流血过多而死。”

  他说的没错,胸口上的伤和肚子上的伤,足以让我的血流干。肚子上包扎的布也已经被血浸透,我现在的支撑完全是多年来不停训练出来的体魄和毅力。

  牙狼不停的围着我绕圈子,他嘴里还笑着,似乎是在戏弄一件玩物。

  我内心保持绝对的冷静,我随着他不停移动而不停转身。

  我盯着他的眼睛,瞅准时机,脚底的步子和手中的刀突然动弹。与此同时,牙狼也全身一抖,做出进击反应。

  不过,我俩同时动弹之后又恢复了原样,因为刚才不过是一次试探的虚招而已。

  经过反复六七次试探之后,我和牙狼依旧没有贸然出手,因为我们都知道,高手与高手的生死对决,一招即是胜负,没有绝对一击必杀的把握,便是将自己送入狼口。

  但是我却撑不住了,失血过多让我喉咙有些干渴,有些手脚发冷、呼吸急促。

  牙狼笑着说道:“真是佩服你,这还不倒。不愧是斩次,这样的体魄和毅力让我都感到恐惧,但是你还能撑多久呢。”

  这时,我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就要倒下去。

  与此同时,我听到耳畔“嗞”的一声,声音尖锐到刺激耳膜。

  迷糊中我断定是牙狼出手了,那声音定是出自他的绝技“牙突。”

  我的本能并没有让立即我倒下,而是让我出刀。

  这世上除了吾本橋一郎外没人见过我的绝技,这是我第二次使用。

  这一招只有在我遇到生命危险时才能用出,越接近死亡,就会越强。

  绝刃御心流是我独创的剑道流派,创作灵感是源于死在我刀下的十二位武道高手,他们临死前的最精彩一击加上我在多年杀戮中总结出的经验,成就了如今的绝刃御心流。

  我一刀斩下的同时,由于双腿无力整个人都已经趴在地上。

  我努力的扭头朝后看,牙狼已经突进到了我的身后,他背对着我,依旧保持着突进的姿势。

  我不知道刚才一击是否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也已经感觉不出自己哪里又受了伤,眼前渐渐变得模糊,然后漆黑。

  或许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吧,只是有些遗憾,还没来得及见到樱望最后一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