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刃孤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河岸杀机(下)

刃孤狼 妖痛 3282 2021.10.26 22:00

  “动手”

  一声令下,前后左右四把刀同时刺向我。

  我迅速蹲下身子,他们四刀全部刺空。与此同时,我看准右手边的矮子,一脚把他踢倒,然后顺着空隙迅速翻滚出包围圈。

  其中有人提醒道:“菜莱,小心些。”

  原来这矮子名字叫菜莱。

  我刚拔刀出鞘,他们四个人又扑了上来。

  他们的刀法各有各的特点,别看菜莱个子矮,但是他的刀法跟身法都很快。其他三人的刀法层次也很分明,有的很重、有的直接、有的注重技巧。

  如果说这四个人让我勉强招架,那让我真正忌惮的还是站在大槐树下的那个男人。

  也亏得他沉着冷静,不急于亲自出手把我早早解决,否则我分身乏术。

  面对四个人的连续进攻,我边后退边格挡。

  矮个子菜莱凭借身子矮小的优势,从我裆下滚到我的身后,随即挥刀截我双腿,好在我反应迅速,撤出两步躲过他的截刀。

  为了不陷入被动,我快速奔跑,想要绕到菜莱身后,先行治住菜莱,但是菜莱反应速度也不慢,迅速起身和我一起奔跑。

  以一敌四对我来说确实太难,不过好在并非没有搏一搏的余地,除了菜莱以外,其他三人的实力都稀疏平常,称不上一流高手。

  “绝刃御心!”

  我奔跑中突然停下,转身刀劈追我最近的那个人。

  这个叫板桥的家伙举刀横在头顶格挡,但是一瞬间,他的刀就被我的最强绝技生生劈断,而他的人也被巨大的力量震的晕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眼下战场少了一个人,就好应付太多,终于能让我有一口喘息的机会。

  刚才这一刀本来足可以把板桥劈成两半,但是我答应过樱望不再杀人,所以这一刀劈下去我用的其实是刀背。

  菜莱从我背后高高跃起,我迅速向左边移动,菜莱一刀劈空,把石桥栏杆劈断。

  和田追到我右手边,他的刀法不带一点花哨,直来直往;上步配上直刺,善打一条直线,这种打法倒是跟墨狼颇为相像。

  和田上前连续直刺,我左右连续格挡开。

  接连出招没有成效,和田招式一变,直刺改为下劈。

  我趁着和田变招、换气的间隙进行反击,但这时右后方赶来的龟雄一刀横扫我脖颈,我慌忙侧头闪躲,不料又被菜莱一脚踹翻。

  我在地上翻了两个滚,终于逃出了三人包围,但我整个人也被逼的退到桥边栏杆。

  这个时候,三个人站在一条线上,同时上前朝我挥刀。

  这三刀我深知挡无可挡,想要避开除非跳桥。

  突然,我想起吾本橋一郎的绝学“影分蚀剑术”。

  自从在他手里险些丧命后,这一年的时间里,我拼命研究其中能一剑分饰三影的奥秘,好在最终还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不能百分百复制,却也习得其中关键。

  就在三把尖刀将要刺进我的身体里时,我手里的刀颤了三颤,正是吾本橋一郎的影分蚀剑术。

  一剑饰三影,分别割断了和田手腕、刺穿了龟雄手掌。

  但是菜莱还是一刀刺进了我的右臂,由于我还没把此绝技练到精细处,所以只是将菜莱原本刺向我心脏的一刀打偏。

  刀已经刺进了我的右臂,菜莱还想要把刀在我的肉里搅上一搅,他手腕刚一转动,我抬手卸掉了他拿刀的胳膊。

  我说过不杀人,却没说过不废人。

  “我知道阁下是谁了,斩次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斗胆与前辈一战,当是后辈对前辈的敬意。”

  本来站在树下观战的那人,不知从哪里弄出来一把大刀,刀柄上拴着铁链,拖在地上朝我跑来,受伤的三人见状,识趣的远远躲开。

  看着他那大刀在地上拖拽出一连串的火星,心中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压迫感,那种感觉有点像当初遇到吾本橋一郎的时候,我知道此人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于是我高声问道:“既然如此,报上名来。”

  那人高喊,“碎星刀,鬼业雄一。”

  此时他与我不过两三丈的距离,只见他朝前高高一跃,大刀举过头顶重重砸下。

  我顾不了那么多转身就跑,大刀重重落地,石桥上赫然出现一个大坑。

  鬼业雄一的名字我早有耳闻,他的实力与吾本橋一郎相比绝不逊色丝毫。

  在新政战场上有一句话流传便是“东有吾本橋,西有鬼业雄。”

  作为柳村阿东来最得力部将,鬼业雄在战场上三次遇到吾本橋,只有一次败绩,这一次败绩还是因为缺乏对战经验。

  经过数年的沉淀,如今他的实力绝不再吾本橋之下。

  这一次,柳村阿东来为了扫清权力道路上的障碍,可以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否则也不可能派出鬼业雄一这种高手。

  但是我作为杀手,与武士对阵还是有很大的优势。

  杀手的身体,每一寸都可以是杀人利器,但武士他只有刀。

  我继续往前跑,鬼业雄一在后面追赶,大刀拖桥的滋啦声一直在耳边响。

  转眼间我已经跑到了桥的另一头,鬼业雄一离我尚远,我从怀里掏出两颗鹅卵石大小的珠子,转身掷出。

  鬼业雄一误以为是飞来的暗器,挥刀挡开。

  但是珠子与碎星刀碰撞的一瞬间猛的炸开,桥上烟雾弥漫。

  桥的另一头,和田大喊:“烟雾弹,总长小心。”

  “就是现在!”趁着烟雾正浓,我提刀返回桥上,想着趁鬼业雄一因为烟雾迷乱之际靠近偷袭。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桥上突然传来呼呼声,像是刮风。

  接着,桥上烟雾竟然慢慢朝外四散开来。

  只见鬼业雄一放开缠在手臂上的铁链子,把约摸五六十斤重的大刀呼呼抡了起来,强劲的风把烟雾给生生吹开。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待在原地一时愕然。

  就在我失神的一刹那,鬼业雄一手里铁链子朝前一送,大刀裹挟着劲风直扑我面门飞来。

  由于这一招出其不意,又速度太快,等我反应过来已经不能左右闪避,更不能用刀去挡,因为没有什么兵器能挡下这一击。

  危机时刻我急中生智,直接向后躺下,飞来的刀从我面上一尺处掠过。

  躺地后的我迅速往旁边滚,以我多年对战经验,刀虽然已经飞到身后,但他肯定还留有后手。

  果不其然,在我向外翻滚的同时,鬼业雄一手里链子往后一拉,刀直接被带回,插进了我刚才站着的地方。

  这下给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曾经面对吾本橋一郎时,我的压力也没有现在这么大。

  我快速起身往岸上跑,想把他引到一个开阔的地方打。

  这座石桥宽不过两丈,而他的铁链加刀就有一丈长,他站在桥中间抡起链子,就能覆盖小半个桥面,我根本无从下手。

  等我跑到了桥对岸,发现他鬼业雄一根本就没跟过来,就站在桥上拄着刀朝我冷笑。

  “不要费劲了前辈,我不会上当,你也别想上桥,木希谨野我今日必须杀得。”

  此时我是陷入两难之中,桥过不得,人又不得不救。

  看着滔滔河水,我下定决心走水路过去。

  我从桥边跳下到了河岸,准备淌水过去。

  可一只脚刚踩进水里,就听见河对岸的树林里“砰”的一声,刹那间我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头皮擦过。

  我打了个寒颤,赶紧收回脚,猫着腰躲到桥洞里。

  此刻我的汗水已经湿透衣服,不是热的,也不是累的,都是冷汗。

  如果刚才那一枪没偏,此刻我就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

  我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十二点半,用不了多久坐着木希谨野的马车就会过来。

  收起怀表,桥上传来了鬼业雄一的喊话声:“还请前辈先好好在桥下待着,等我们杀掉木希谨野后,自然会放前辈走,毕竟前辈是小姐的未婚夫婿,日后还会多有联络照应的。”

  我曾看到过樱望家书,深知阿东来私下有意拉拢我,也知道狼穴方面也是他暗中出手摆平。

  但是,我回应鬼业雄一道:“还请总长带话柳村大人,私下之恩无以为报,道不同,不相与谋。”

  桥上的鬼业雄一怒斥一声:“不识抬举,白费大人万般心思。”然后就再没了动静。

  稍息片刻,我调整好状态,顺便整理出攀墙用的飞虎爪,然后蹑手蹑脚穿过桥洞,到了桥北侧。

  我左右看看并没有人,然后抬头往桥上看,已经醒过来的板桥探出半个身子笑嘻嘻往桥下看。

  我毫不犹豫抛出飞虎爪,抓住板桥衣领往下一拽,板桥毫无意外摔了下来,然后我一拳把他打晕。

  上面听到声音后,几人快速跑来,而我已经绕到了另一个桥洞。

  等上面几人都往下探头,我已经利用飞虎爪重新回到了桥上。

  几人反应过来准备拔刀,我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飞快的跑到四人中间。

  先是一拳打晕重伤虚弱的菜莱,然后把龟雄已经出鞘一半的刀推回鞘里,再一脚把他踹河里。

  和田手里的刀已经出鞘,但是却被我拿住了手腕,我肘击中和田的下巴,把和田打晕。

  鬼业雄一的碎星大刀从我背后劈来,我抱着和田往前挪了两步,趁着碎星刀第二招还没出,我转身把和田扔在他身上。

  鬼业雄一骂骂咧咧的把和田拨开,想要再次提刀,却被我用脚踩住刀面,逼得他无法动刀,只能跟我贴身肉搏。

  我从小就是在贴身搏斗中度过,十三岁的时候甚至徒手搏斗过四头狼,从这种经历中走出来的杀手岂能是鬼业雄一所比拟。

  没了刀的鬼业雄一抬脚踹向我腹部,我双手接住他的腿,然后抬脚一绊,把他摔在地上,接着补上一技膝撞,鬼业雄一直接昏死过去。

  对付空手的他,我甚至都不需要用到地面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