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刃孤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抉择

刃孤狼 妖痛 2624 2021.09.18 16:47

  从落叶到飘雪,从相识到相知,时间最是短暂,最是无情。

  樱望为我简单收拾好行囊,送我出门外。

  隆冬之际,风雪飘摇,呼啸的风似在嘲笑着短暂的离别。

  我拂去樱望肩头的落雪,临别前我轻轻把她搂在怀里,她对我说:“一路上小心,你早点回来,我给你煲你最爱喝的汤。”

  我吻了她的额头,闻着她鬓角的清香,努力平复着数日来心里隐隐的不安和不舍。

  “我走了。”

  “你真的不要带上你的刀吗?遇到危险你要怎么应付。”

  “既已葬刀,便是决心抛去过往,此去西行两个月,便是与曾经划清界限,你等我回来。”

  “好,我会一直等你,一路上注意安全。”

  我笑着点头,坐进马车。

  车门外,樱望看着我眼神柔和,“走吧,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不会再杀人了。”

  我回头望着家的方向,有个小小的人影还站在雪中,雪地上有车轮印和马蹄印。

  夜里,我穿过万家灯火,行至酒肆前被里面的喧闹所吸引,门外的樱树还在,门里的酒色财气依旧,记得那时我还是个少年。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进酒肆,壮着胆子进去的,找了个角落坐下,要了杯清烧,要了一盘水煮。

  一口水煮,一口清烧,让我尝到了生活的滋味。

  以前的我风餐露宿,活着不过是饼店一张饼,水囊一口水,实在挨不住寂寞就上山打野味,实在打不到偶尔也会偷只鸡,但是杀人的钱我是绝对不会拿。

  水煮的味道配上酒,实在太好了。我以前也想象过普通人的生活,今天体验下来,原来普通人的生活是我这种人想象不到的。

  满足,我摸着已经吃饱的肚子,打嗝都是满嘴的香味。

  无意中摸到了临走前樱望塞进我怀里的一沓钱,下意识想到的就是“不知道樱望有没有吃过水煮。有钱真好,可以顿顿吃水煮。”这么想来实在有些可笑。

  酒足饭饱后,我趁着微醺,迎着北风,站在城楼最高处,看着脚下灯火如繁星,我努力的把这幅美丽的风景刻在眼里,刻进心底。

  一别甚远,再见如旧。

  山间冷风透骨,寒意渗入心田。长途跋涉一个月,再见高墙深院时,家早就已经不是心中的家了。

  一进高墙内,眼中所见皆是冷漠、无情、血腥、残酷。

  再见狼首,还是那个议事厅,他依旧是戴着面具。

  狼首他背着手,看着一副挂在墙上的巨大地图,地图上标记了许多红点。他听到有人进来,就不再去看地图,而是转身看向我。

  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也没人见过他面具下的样子,但他佝偻的背和满头的白发,都已经道尽了狼首的沧桑。

  我与他对视,我看着他的眼睛,他同时我在看着我的眼睛。

  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深邃,深邃的像是一个无底深渊,贪婪着一切看向深渊的生灵,令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狼首笑了,他收回目光说道:“一年多未见,你变了。”

  我说:“你没有变,还是以前那样。”

  “我老了,老了很多。”狼首的话中带着无奈。

  “人都会老。”

  “听说你杀了人斩。”

  “对。”

  “很好啊,就算为残狼报仇吧。”

  “他死不死与我无关,我没想为他报仇。”

  “你还是这个老样子,毕竟你俩在同一个屋檐下这么久……。”

  “我和他并不熟悉。”

  狼首叹了一口气,“好吧,你回来了就好。这两天你准备准备,有个很重要的任务等……”

  “我不打算再接任务了。”我没有让狼首把话说完,“十二年了,眼看就十三年了,我给你杀的人够多了,也不欠你的了,我打算离开,真正做一回人。”

  我死死盯着狼首的双眼,他抿起嘴唇,眼睛慢慢变得凶恶,我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意。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他的狼头面具一直在颤抖,我敢肯定,颤抖的一定是他的脸。

  “你想背叛我?”他问我,我没有说话。

  “你可知赤狼因为背叛已经死了?”

  我依旧没有说话。

  他继续语气森冷,嗓音沙哑的说:“是我给的你们活下去的权利,你们的命从一开始就是我的。”

  “我的命只属于我自己,没有人可以成为我的头狼,没有人可以主宰我,你也不行。我给你杀了很多人,就当是还你了。”

  “我看你是想找死。”

  “你可以杀死我,我也可以拼了性命伤你。我想,这个狼穴一定有跟我、跟赤狼一样想法的人。比如恶狼、疾狼,你认为受伤后的你,还会是他两人的对手吗?”

  我看着狼首的眼睛,一点一点从凶恶又变回平静,我知道他的心里定然有所盘算,他也明白狼穴中可能存在的威胁。

  他突然仰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孤狼啊孤狼,一年多不见你变了很多,很好,很好。”

  “为什么很好?”

  “你是有女人了,是么?”

  “没有。”

  “你不用骗我,凡是有外心而想着背叛狼穴的,都跟女人有关。我是真的不明白,女人究竟有什么好,能值得你们不惜罔顾性命。”

  如今我已年近三十,真正懂得男女之间的情感还是遇到樱望后,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一个十恶不赦的杀手也可以做回人。

  但是,眼前这个已经是满头白发的狼首,我不知道岁月给他带去了什么,他的一切情感似乎都是建立在他自身控制欲之上,甚至说他可能没有情感,或者伪装出情感,认识他二十多年一直如此。

  我想,我现在没有太多耐心跟他在言语上拉扯,我问他:“不必言语太多,我只问你,放还是不放。”

  狼首呵呵一笑,眼神变得柔和,倒像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放,怎么不放。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很欣赏你的,你这一走,狼穴就少了一个主心骨,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说着,狼首竟然眼神忧伤,眼眶有泪,但是我知道,那是一只狼的伪装。

  我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狼首又是干笑两声,说道:“果然是孤狼,整个狼穴里性子最直的人。你不喜欢啰嗦的话,我便说了。”狼首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卷轴,一只手端在我的面前,他接着说道:“你想离开也可以,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我就放你走……”

  我打断了狼首的话,直截了当拒绝道:“我不会再为你杀人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狼首看着我冷笑一声,说道:“你是在为我杀人吗?不不不,你是在为你自己杀人。你是个高手,整个夷地能打败你的不会超过十个。你想躲很容易,可是又能躲多久呢?你的女人呢?她能忍受整天东躲XZ的日子吗?”

  他的话让我愤怒,我质问他“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狼首他说道:“威胁算不上,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说着,狼首抬了抬拿着卷轴的手,示意我接下卷轴,“我一直都很守信用,只要你杀了卷轴上的人,我就让你和你的女人远走高飞,到时我对外说你死了,世上就没人能为难你了,而我也会真当你死了。”

  我伫立了良久,狼首就这么拿着卷轴端在我面前。

  我知道他说道都是对的,也知道他是在威胁我,今天我若是不接下任务,而是一走了之,日后狼穴想找到我们,还是轻而易举。我不想让樱望随我受半点伤害,也不希望她与我东躲XZ,随波逐流。

  “可是,我答应她不再杀人………,但我不杀人………。”

  终于,内心无数次的挣扎后,我还是接下了。

  我不想再杀人,却又不得不杀人,因为人总是自私的。

  我把卷轴揣进怀里,随手从桌子上拾起一把刀,转身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