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琅琊集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少年多少年

琅琊集选 依舟蓑笠翁 540 2021.04.25 06:04

  小记:

  这首散文作于2014年1月11日

  …………

  文/陶知贤

  梦碎了季节,醒时已经是苍白一片。沿途的寂寞,难掩心碎的迷茫,聊无痕迹。冬日的余斜,稀疏的林荫,已无打转儿的枯叶。

  老槐树上奚落的孤鸠,终难奏起离别的肖邦。二里外的孤亭,斑驳中留下路离般的萧瑟。

  离家的狗儿,追逐着谁的身影。三两只觅食的鸡儿,一两只戏水的鸭。

  浓浓的薄雾中透露出斑斑的炊烟。有时梦里独兴,却彷徨无措。

  没有拉菲儿的梦幻,也无吞云吐雾的潇洒,只是仰躺在冰冷的床上,迷离中透望着。

  季节中总是留下感伤,如秋雨,如薄雾,如梦,如魇。离别中有太多的话儿,说时已泪眼迷离。

  女孩的一半总是带着水字,男人的一半中带着太多的倔强。

  回首时已是云烟,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梦魇望尽,繁华朝暮。

  月明中渴望与时空访客,那是大气一统天下的豪迈,亦或者是无敌与江湖的气概。然,总是透露着孤单。

  于是便有了死千遍,吾亦往然的对手。于是结局中,孤单中带着寂寞余生。

  当年韦师的洒脱始终是我学不来的。于是,现在依然如湖面的落叶打漂儿,不知何时已经沉没与淤泥。

  故事的结局总免不了赋诗一首,或感慨事风,或感怀秋殇,或感慨己身,或嘲笑古人!

  一烛一岁思华年,何处梦魇何处闲。

  有时梦尽梦有时,寂寥弄箫寂寥伴。

  离人红泪酒一杯,梦碎季节廖无痕。

  旧亭台前送前人,今人又谁送人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