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蚀情迷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3章 遗忘是她最好的归宿(大结局)

蚀情迷乱 浮生唯欢 2380 2021.03.07 20:27

  顾兮浅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眼里有呆滞和不可置信,愣愣地听着沈墨枭一字一句说道。

  “你应该庆幸那些警察手里的证据还不至于让我被判死刑,否则……”他的手指缓缓摩挲着顾兮浅的下巴,眼底幽暗深邃,带着细细的讽意,声音暗哑无比,透着道不明的危险。

  拖长的音调像是为了欣赏顾兮浅在等待他将话说完的过程中露出的那种下意识的紧张和恐惧的模样。

  眸底的神色意味深长,他唇上的弧度却愈发扩张,“……你就是再怎么求我,我也保不了你那心上人了。”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他磨着牙一字一顿说出,有明显的讥讽,还有不易察觉的妒忌。

  好半晌,顾兮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看着沈墨枭嘴角张扬的笑弧,一颗心止不住往下沉,浑身血液一凉,她紧缩着瞳孔,哑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警察没有帮她把韩修远救出来吗?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轻易试探我的底线,更不要以为手里有我什么把柄就以为有了保障。我能将底牌亮给你,是因为我不在乎,也是因为……那些根本不能奈我何!”

  顾兮浅的心猛地一震,身体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她握紧双拳,不肯相信沈墨枭这些话,但看着他从容不迫的模样,她的心一瞬比一瞬冰冷。

  也许是看出顾兮浅眼中仍存的倔强,沈墨枭倾身靠近她的耳朵,低低哑哑的嗓音微凉,但喷涂在顾兮浅颈间的气息温热,像蛇土信子一般,诛心的言语落到顾兮浅的心上。

  “别忘了,现在我才是韩修远,而那个人……你觉得警察会认为他是谁?”

  不急不徐的嗓音传进顾兮浅的耳朵,令她浑身战栗。

  ——你觉得警察会认为他是谁?

  既然沈墨枭变成了韩修远,那么韩修远自然也就……

  顾兮浅浑身血液顷刻间凝固,脸上再没了血色。

  ……

  直到亲眼看见被囚禁在监狱里的韩修远,顾兮浅才不得不去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明明沈墨枭才是枭爷,为什么最后被抓的却是韩修远?

  顾兮浅想不通着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证明韩修远的身份,证明他是无辜的。

  但警方那里更是铁证如山,一切证据都指向韩修远就是枭爷。

  处处碰壁仍旧讨不到半点好处,连续几天的奔波和废寝忘食让顾兮浅回到家中当晚就发起了高烧。

  她终于知道沈墨枭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放她自由。

  原来他早就知道无论她做什么,都没办法改变韩修远被认为是枭爷的事实。

  原来……他想趁此让她彻底死心。

  也许她的心是该死了,为什么她的能力如此渺小?

  “少爷,这都两天了,少夫人的烧还是没办法退下,人也还是昏迷不醒,这可怎么是好?”

  自从顾兮浅生病以后,沈墨枭就把陈妈再次找了回来,毕竟是有经验的老人,照顾起人来也细心,更何况还有感情基础。

  对于顾兮浅发烧这件事情,陈妈没少操心。

  沈墨枭也找过好几个医生来看顾兮浅的症状,但针打了,药也喂她吃了,她却还是退不了烧,且仍旧昏迷不醒。

  最后众医生一致得出的结果就是,顾兮浅之所以高烧不退,不是身体疾病,而是心病。

  药可以治疗身体疾病,却没办法解决心理问题。

  但她又一直昏迷着,根本没机会让心理医生对她进行治疗。

  “韩总,您想想贵夫人近段时间最忧愁的事情是什么,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也许这是治疗的一个途径。”

  其实在她还没发烧之前也是有这方面的问题,但还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现在的她很明显没任何求生意志,是她让自己沉浸在昏迷之中。

  若没办法激起她的求生意志,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办法。

  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这么一个女孩落成如此模样。

  心理医生看着顾兮浅惨白中因发烧而透着不正常酡红的脸,还有往日丰润樱红的嘴唇如今也是干裂破皮的模样,他在心里忍不住叹息。

  医生离去以后房间里面仅有沈墨枭一个人。

  他站在床边久久不动,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床上的人,薄唇紧抿,脸色说不出的阴沉,但也有掩不住的心疼。

  一连半个月,顾兮浅都是靠着打营养液存活。

  这么长的时间中,她一次也没醒来过,且烧也没有退下去的趋势。

  这把所有人都急坏了。

  这么烧下去不死也要傻掉啊。

  沈墨枭试过很多办法唤醒顾兮浅,就连她父母、她的好闺蜜,他也把他们找来了。

  但收效甚微。

  看着顾兮浅日渐消瘦、终日死寂一般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就连眼皮都不掀开半分,沈墨枭终于失去了耐心。

  他阴沉着脸色,拳头松了又紧,阴鸷的双眸看着顾兮浅而后俯身,薄唇与顾兮浅的耳畔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声音低沉暗哑,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威胁道:“还不醒吗?可以。除非你承担得起害死自己父母的后果,否则你就给我醒过来。”

  侧首看了一眼还没任何反应的女人,沈墨枭狠戾一笑,笑容带着几分毁天灭地的狂狷,眼底却透着些许说不出的黯淡,黑蒙蒙如雾一般让人看不清神色。

  他又一次开口,但声线却不再阴沉,而是不禁透露几分落寞来,“只要你醒来,我答应你,放过韩修远,也放过你。”

  良久以后他才直起身来,仍旧是静静地深凝着女人的容颜。

  “你赢了。”半晌,寂静的屋子里,男人不甘却无奈的声音响起。

  情不知所起,却总是让人这般狼狈。

  也许爱一个人是不需要教的,因为先爱上的人一定会想把自己认为最好的带给对方,也不忍看到对方任何伤心难过的模样。

  ……

  一个月后

  顾兮浅看到电视上出现的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时,忍不住疑惑地偏头朝拥着她的男人问道:“阿远,为什么这个法制节目里出现的人会长得跟你一模一样?这明明不是你啊。”

  她所认识的韩修远一直都是温润儒雅的模样,而电视上这个人却痞气不羁,透着十足的危险气息。

  男人温润的眉眼在看到屏幕上的人时,不禁微蹙,但很快便恢复往日模样。

  他浅浅一笑,低下头温声向女人解释道:“这是我,是我配合拍摄的一个节目,角色需要,所以看起来这个人物跟我往常并不相同,所以你以为不是我。”

  顾兮浅恍然大悟,长长地哦了一声,有些疑惑,但却没再多问。

  刚想多观察一眼,下一秒她再看向电视屏幕时,却发现已经被换了频道。

  电视屏幕上播出着顾兮浅爱看的电视剧,她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而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的头顶,眼眸深谙。

  也许遗忘才是顾兮浅最好的归宿。

  有些记忆太过痛苦,忘记了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那个人……就当从来不存在过吧。

  悄无声息地离开,这是他对顾兮浅的承诺,也是对她最后的保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