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幸好一路上有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9章 多个儿女多条路

幸好一路上有你 彩云飞天 2244 2020.02.16 15:33

  曹怀斌继续问:“在米国,是不是很多人炒股,不喜欢把钱存在银行里?”

  曹蔓失笑:“这我可不清楚。没问过别人,毕竟这些都是人家的私事,平时里是不能打听的,除非人家自己讲出来。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大家退休账户里的钱是要投资在股市里的,每个单位都有几种股票或者基金供员工选择。”

  “姐,你在米国炒股吗?”

  曹蔓想了想,没说实话,“我是想炒啊,可惜没钱,有些好股票一股就要好几百,我那点儿钱只够买几股,那些指数基金,我一股都买不到。”

  “姐,”曹怀斌本来是想说,在米国挣不了那么多钱,还不如回国发展呢,可想想这话刚刚说过,被曹蔓拒绝过,他就说不下去了。

  曹蔓看着他,等他接着说呢。

  他一看,只好说:“姐现在刚工作没存什么钱,等将来工资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曹蔓笑着点了点头:“谢谢怀斌的吉言。”

  “肯定的,姐你这么能干,到时候他们不给你高工资,你就回国来发展,有本事还怕挣不了钱?我看我们单位的高级工程师,都不老少的工资和奖金呢。”

  刘莹是学会计的,知道一些情况。

  “到时候再说吧。”

  看曹蔓不想说回国的事儿,曹怀斌再转换话题,“咦,姐,咱们的话题又跑了。刚才你说跟大娘聊存款的事儿,咱们一说那个总跑题。”

  “哦,也没啥。我妈说存定期最多只能存一年,我就给她分析,可以分成几份存,这样就可以多拿点儿利息。”

  “刘莹他们家的定期好像都是五年的。”

  曹蔓歪头看着邓天凤:“妈,你看,我就说国内肯定有不少人这么做。”

  曹定国不解:“怎么做?”

  曹蔓再次给曹定国详细解释她那套存钱方法。

  曹定国听了拍着大腿表示后悔:“呀,早知道能这样就好了。”

  曹老太太看着他:“你还有不少存款?”

  曹定国一噎,“现在我哪儿有什么存款。我是说前几年家里没啥大事的时候,我有过两万块,不是后来都借给怀杰买房子去了嘛。”

  想想爸妈那性子,还能积攒两万块钱来也是可能的,毕竟两万块看起来已经不算一大笔钱了。

  曹怀斌看了一眼曹蔓,感觉有点儿愧疚,这笔钱是大伯大娘的,不过他私下听妈妈跟怀斌说过,这笔钱肯定就不会还了。

  而且前些年也是大伯大娘掏钱,在老家新开辟的街道上买了块基地造了一栋两层小楼,前面可以当店面,后边和楼上可以住人,是想着让爸妈带着爷爷奶奶一起过,妈妈可以在楼下做个小生意,挣点儿钱也能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

  后来妈妈嫌弃在农村开个小百货店不怎么挣钱,远不如她去长安摆地摊卖旅游纪念品挣得多,所以就把那套房子租出去了,让家里人依旧住回村里的老房子。

  她去了长安,留着爸爸在家种田和照顾两位老人,两位老人也不喜欢跟不那么能干的儿子住在村里,更加喜欢呆在大伯大娘这里。

  那套房子的租金一直都是爸爸在收着,估计也用来给怀杰买房子了,应该是还拿着那房子的房产证抵押了些贷款,款项也给了怀杰,贷款是爸妈还。

  所以他觉得一家人都掏空了给怀杰,也不知道怀杰会不会感恩,最近还会不会回来,至少见见堂姐,请她吃顿饭吧?

  他以前是没有这种愧疚感的,因为家里一直都是这种模式,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靠着大伯大娘生活,他们兄弟俩交学费也是习惯问大伯要,爷爷奶奶也是这么鼓励的,他们都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了大伯,现在只有大伯有能力,那么他就应该为大家庭做出更多的贡献。

  是刘莹无意间提醒了他。

  有一次俩人在饭后瞎聊天的时候,说起养儿防老的问题,她说华国老一辈都是穷苦人出生,还要养一大堆的孩子,无非就是有点儿赌徒心理,养这么多,万一有一个有出息的,那这一辈子就有着落了,如果是老大有出息,那小的也都跟着有着落了。

  他记得清楚,当时他苦笑一声:“可惜我就不是那个有出息的,没法帮我父母。”

  刘莹提醒他:“你不觉得你们家大伯就是这么个有出息的老大吗?”

  跟刘莹的父母相比,曹怀斌觉得大伯大娘都没法比,“我大伯不算有出息吧?”

  “怎么不算?至少在曹家,他是挣钱最多的那个,还是老大,还是唯一的城市户口。”

  这么一分析,还真是。

  “听说你们家做什么事都是要你大伯掏钱?”

  曹怀斌一想,也是真的。

  “唉,做老大就是有这一样不好。不仅要负责父母的养老,还得帮助父母抚养小的,承担父母该承担的义务。”

  他以为刘莹是怕他帮助怀杰,安慰她道:“好在怀杰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我抚养了。”

  “我觉得你还是得准备好,等怀杰结婚的时候,爸妈肯定要让你出血的。”

  “他结婚我们作为大哥大嫂给多点也是应当的。”

  刘莹兴致勃勃:“你先说说,到时候你准备给多少?”

  “两千?不算多吧?也不少了,再多,我们也拿不出来啊。”

  他当时也没把俩人的瞎聊天当回事,后来怀斌要结婚的时候,妈妈给他打电话,让他拿五万,最好是从刘莹父母那里再借点,而且妈妈还说:“我和你爸好不容易把你培养成材,还给你找了这么好的工作,找了这么好条件的媳妇,这会儿你弟弟要结婚了,你们就应该多出点儿。”

  楚万荃还是以前自己结婚时类似的想法,眼看着大儿子在儿媳妇的影响下越来越小气,不趁机让他们多出一点儿,以后就没啥机会了。

  曹怀斌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想起来跟刘莹那次的聊天,他怎么算是爸妈培养出来的呢?学费都是大伯交的,工作是大伯帮忙找的,媳妇是他自己追到的。这些怎么就成了父母的成就?而且还成了妈妈问他要钱的理由。

  他又想起来每次从大伯大娘那里拿了钱之后妈妈说过的话,觉得这些都是应该的,一点儿都没有感激大伯大娘的意思,而且还颇为看不起大娘。

  那么他给出去的钱是不是爸妈和怀杰也会觉得是应该的?是他自己的也就罢了,现在是他和刘莹俩人的钱放在一起的,妈妈还让他开口向岳父岳母借钱,会还吗?怀杰不还的话,是不是要他来还岳父岳母,还是说妈妈也打定主意这笔钱就赖着不还了?这么一想,他就更不愿跟岳父岳母开口借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