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麻辣娇俏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覃四儿给他的爱荡气回肠

麻辣娇俏妻 Aemon 2584 2017.03.16 18:30

  高原的风,凛冽、刺骨、且带有破坏力,横扫掠过,掀起满天的沙尘,万物都散发着森冷的寒意。

  静默的两人谁也不曾移动,任凭朔风在身上肆虐。

  高山全身僵直,一双深邃的眼睛,漫无目的的遥望着远方,渐渐的染上一层氤氲的雾气,身体上的疼痛和心灵上的痛楚,几乎将他仅有的意志给摧毁。

  他以为他们只是水中两条萍水相逢的两株浮萍,大水漫过,各自随波逐流,然后永远散落天涯。所以,他装失忆,拿措姆和曹俊当挡箭牌,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视她为陌生人,可是当她的声音响起在身后的那一刹那,他努力修筑的城墙一下子坍塌了,防御工事彻底的全线崩溃。

  他根本做不到不去理会她,不去在乎她,他的脑海里全被她的影子所占据,时时刻刻的侵袭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她的笑容,她的喜悦,她的呐喊,她的无助,她的忧伤,她的悲痛,像幻灯片一样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更替,一张接着一张,让他无法释怀。

  冷静下来的他才发现,他的这一切行为在覃四儿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幼稚可笑。如今的他又该如何面对她?又该如何选择?

  但是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即便,有那么的一天,那也得是在他找到小妹的那一天,因为他不能抛下他的小妹独享幸福。

  覃四儿立在他的身后,摇头叹气。

  这男人面对危险时,逻辑清晰且冷静睿智,杀伐果断且丝毫不拖泥带水,怎么一遇到感情,立马智商为零,情商成负数?

  看来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继续这样僵直着,要是将他的腰站折了、腿站废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护士小姐。”她高喊。“这急诊病人不知道是精神错乱了,还是脑袋抽筋了,一路奔袭直呼救命,你们快推转运车来,将他送回病房,看看他是不是精神病复发了?”

  覃四儿话一出,站在远处的曹俊爆笑出来,感叹也只有她覃四儿才敢想出这些阴招来治高山。

  护士小姐认出高山来,丝毫不敢大意,迅速做出反应,五六个人推着转运车床慌乱的将高山送回了病房。

  病房里,围了一屋子的医生护士,试图要给不停反抗的高山强制打镇定剂,气得他剑眉横斜,双目怒挣。

  “都出去,我没经神病。”高山怒视着站在外围的覃四儿,这女人就是有本事让他发怒。

  “既然没有神经病,那你还发疯装失忆,装不认识人?”覃四儿几乎是吼出来的。

  顿时间病房内鸦雀无声,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是被这两个年轻人摆了一道。众人看看站在门口处的措姆,在措姆点头示意下,众人鱼贯而出,曹俊和措姆也退了出去,贴心的给他们掩上了门。

  “高山,我们谈谈。”覃四儿难得的和颜悦色,拖了一张凳子坐在床边,淡淡的打量着他。即便他高山是那翻筋的孙悟空,也逃不脱她这个如来佛的五指山。

  “没什么好谈的。”高山沉着一张脸,视线与她对视。

  “高山,你这样做有意思吗?”覃四儿冷眼瞧他一眼。死鸭子还嘴硬。“都是成年人了,你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玩这些幼稚的游戏,这种游戏不好玩。”

  “覃四儿,今天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了。”高山忍着疼,慢慢的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我以为我装着失忆,你就会知难而退,就不必要把话说到难听的份上,可是你不撞南墙不回头,非得要我把话往难听的份上说。”高山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炯炯有神直视着她,如果与她非要有‘一战’,那他也会全力以赴。

  “那好,我今天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高山附身靠近她一字一句的在她耳边说着:“覃四儿,我不爱你。”

  “你撒谎。”

  “如果你非要把之前那些逃亡时对你关心和关怀当成是爱,那你的爱未免也太随意,太廉价了,你的自尊呢,你的骄傲呢,难不成它们都去度假了?你平时高傲、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你怎么做得出这般毫无颜面、毫无尊严的事情来。如果我哪句话,哪个动作,哪个神情让你误会了,你告诉我,我改。覃四儿,你值得好好的活着,回你该回的地方去,过你该过的生活,别再一个人出来游荡,对你没好处。”

  他的冰冷的表情,铿锵有力的话,还是让覃四儿有些闪神。

  覃四儿一脸冰霜,她突然间很想知道,要是他高山知道她割舍了一切、断了她所有的退路才来到他的身边,他是否还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高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心机深沉了?”覃四儿嘴角掀起一丝笑容,细细的观察着他的神情。

  在这一刻,她从新认识了这个男人。有什么样苦衷为难着他,又有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他,为了赶走她可以不吝啬一切的语言?

  “我从小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打小就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察言观色。可是我竟然在你的眼里没看出一丝的破绽来。”

  覃四儿紧盯着他。

  “如果不是这种境地造就了我偏执的性格,估计我就会像普通的人一样,早已经挥洒着绝望的泪水,调头就跑了。可我是覃四儿,不是普通的人。”覃四儿伸出手,轻轻的捧着他的脸,一脸的认真。

  “高山,你可知道,爱一个人不是从他嘴巴里说出来的,而是从他的行为中表现出来的。”高山的神情有些僵硬,覃四儿的话仿佛是一石击起千层浪,层层推开的涟漪在他心田不断的扩大。

  “在逃亡的途中,我暗自推断过,你是在藏地经商的,但是经商的没有这等的身手;我还一度怀疑过你是在可可西里盗猎的,可后来我发现你不是。我还猜测过很多的可能,当我看到你为了保护一个陌生人给你的东西可以奋不顾身时,我想你定然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你有坚强的意志,还有敏锐洞察力,睿智、冷静、果断,对枪支弹药毫无畏惧,这需要经过专业的训练才能达到的。你一个人流浪在藏区,事情发生了这么久,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家人、朋友,我推测,你可能受过什么伤害,或者在逃避着什么。或许你曾经想要放弃过什么,但是我们共同经历的这些日子,我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有内的真男人。高山,我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要告诉你,只要你户口上配偶那一栏还是空白的,我就不会松手,即便你的身边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和你一起去面对。”

  高山沉默了,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她。

  她给他爱荡气回肠。

  这个坚毅执着的女人让他心生暖意。

  “高山,你遇到蛮横霸道的覃四儿,算你倒霉,但你也得认了,你得认命。”说完覃四儿毫不留念的起身离开了,她害怕他的无动于衷。

  出门的时候,她发现了在外面偷听的曹俊,她给他一记鄙视的眼刀,他反而一脸崇拜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

  “喂。”覃四儿叫他。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叫曹俊。”

  覃四儿看着他逗比的样子,挑眉一笑。然后她镇定的问他:“你说,他是不是废了?”

  问这话时,她的心是颤抖的。不然,她想不出来他为什么要将她推开。

  “废了?”她的话太跳跃,让他愣了神。“什么废了?”

  覃四儿气得咬牙。“零件报废。”

  见覃四儿身子绷紧,双拳紧握,他脑袋突然灵光咋现。“没,没,没那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