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重归飞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底牌频出

网游之重归飞飞 苏芮笑笑 4034 2017.02.10 16:24

  第三十八章底牌频出

  “靠蝶舞复活了!”原本已经躺在地上的蝶舞突然“诈尸”又站了起来。蝶舞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流光,如果刚刚不是她的一个盾击,现在肯定已经跑了出去,也不会暴露自己这张底牌了。

  毫无疑问,牧师自我复活这种底牌放在比赛中绝对是限制级的神技。现在用在竞技场不免有点浪费,或者说泄密!

  “军旗,跑。”叶零寂远程总观全局,自然看出这几个人想要做什么。

  控制转火战术。

  这个战术曾经也是叶零寂发明的,根据中国古代兵法围魏救赵所改编的一种。如何在己方暂时缺人的时候反转战局?这个战术就是最经典的扭负为平甚至为胜的方法。

  集火叶零寂明显不可能了,因为这边只剩下三个人,想要一套带走一个有牧师和骑士在旁边的人,太难。

  最有可能的就是集火最远离牧师的人,哪怕是战士,也扛不住四个人一波爆发。行走黑暗很自信,因为他们的牧师蝶舞有一个神技。

  天马行空。

  小队所有人提高移动速度20%,在对比着没有移动速度加成的人来说,看上去简直是恐怖!

  “怎么办?”月枝儿条件反射想追过去给军旗加血,结果发现自己减速40%和他们加速20%,两相比较下差距是多么大。

  “群疗。”叶零寂淡定的说道,手中已经飞出去两个小冰,飞快的打在跑在最后的蝶舞和行走黑暗身上,这个时候能够控制一点是一点,虽然……

  蝶舞抬手就给行走黑暗一个洁净术,把减速效果取消。

  怒斧影裂时间到,在战士向后一身极品装备加成下三次高额炸裂伤害直接带走叶零寂四人40%血,带走流光30%血!

  可怕的伤害,武器一定是传说级别。

  叶零寂心里默默有了结论,而且这个武器没有猜错的话对怒斧影裂是有加成伤害的。

  群疗术!两个群疗术就把四人血回的差不多了,二话不说立刻跟着跑到桥上回身支援军旗。

  “别群攻!”趴在地上的大嘴河马此刻说不出话,只能在团队频道里打字。

  不群攻?这让行走黑暗已经举起的手一下子缩了回来。几人这才注意到这个小岛上居然还有怪物——幻羽鹿!

  115级超高级怪物!要知道满级才120级!

  而且这些幻羽鹿都是后期玩家才在这里刷怪赚取一些收入,别看这些幻羽鹿长得优雅呆萌,真的发起怒来伤害简直跟个战士似的。

  冲锋!

  战士向后无所畏惧的直接冲向军旗,军旗在看到叶零寂的打字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刚刚用一只手按住大嘴河马,现在已经变成双脚踩在大嘴河马的背上了。

  暴力战士踩在大嘴河马身上,让后者简直想死,尤其是对心灵的打击。

  冲锋!

  军旗扭身也选择了这个技能,战士之间冲锋对冲锋,谁更厉害?

  战士向后露出轻蔑的笑容,终究是普通玩家,就算会一点拳脚功夫又如何,自己昨晚爆出来的传说级战斧岂是会被稀有斧子给击退?

  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把军旗这个不认识的人当作了普通玩家!

  普通玩家最大缺陷就是不会把技能融会贯通,可惜军旗不仅仅是一个玩过飞飞多年的老玩家,更是在战场上学会了常人难以所及的超快反应。

  冲锋!取消!怒斧贯穿!

  这个操作战士向后自然也会,只是懒得去使用,还希望靠着冲锋造成一定的伤害呢。在那一瞬间,军旗的身形穿过战士向后,打上了一个贯穿伤害,放弃了眩晕2秒的效果,与此同时的是免除了被控制两秒以及一系列的连招!

  痛打落水狗,顺便吃狗肉!

  军旗从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这些道理自然烂熟于心,半空中贯穿刚打出伤害,立马取消技能。

  膝撞!

  勾拳!

  怒斧疾风!

  怒斧影裂!

  最后一个影裂是当作一个简单位移技能使用的,效果便是瞬间又回到了地面。

  “这战士不简单!”战士向后在队伍里打字道。

  身下的大嘴河马这才站了起来,顾不得浑身酸痛,稳了稳心神在队伍里说道:“叶零寂必须得控制,他的手段太多了,想办法把他给拉走,三打四我们不怕。”

  鸣笛苦笑:“副队,咱们真拉不走,像什么比赛中用的分割战术、围魏救赵战术、盒子战术都是他研究用出来的,这些小技俩不管用。”

  行走黑暗也扶着头:“真的,玩阴谋诡计真的玩不过老叶,我刚进入锦标赛圈子的时候正是他当打之年,有时候战术运用的好真的是可以一挑三。”

  “还是用实力碾压硬撞吧,顺便把那些技能该用就用用,我就不信叶零寂还要再回到锦标赛圈子里。”大嘴河马说道。

  哪怕竞技场规则再平衡双方装备实力,但是有些东西无法平衡,比如装备附有的技能。

  “无尽黑暗!”大嘴河马打字道。

  行走黑暗听话的使用了装备附加的技能效果——无尽黑暗。

  无尽黑暗:使自身获得8秒吸血光环效果,免疫控制且每秒对20码范围内所有目标造成一定伤害并吸取造成等额伤害数值的血量回复自身。

  这是巫师最高级才可以学习的技能,这个技能不仅仅彻底扭转了一个布甲职业不能冲锋陷阵的情况,还把巫师在这短短8秒内改成了最为强悍的坦克!

  免疫控制!

  回复生命!

  再加上白骨盾吸收伤害的效果,使之成为一个不可靠近的收割机。

  “靠!散开。”叶零寂骂了一句,早就知道这帮人手里不会没有几个压箱底的技能,如果他们都没有的话也不敢开什么战队参加锦标赛了。

  “别用攻击打他了,没用的。”叶零寂提醒着,这个时候的巫师免疫控制,哪怕减速效果都不能阻止。

  行走黑暗技术自然没得说,开了无尽黑暗后立即径直跑到流光身边,这样才能保证吸取更多的血量。

  “集火,军旗。”大嘴河马在队伍里打字道。

  军旗这边一看鸣笛和大嘴河马更奋力跑向自己,也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二话不说扭身就跑到幻羽鹿背后……

  “太猥琐了吧!有本事你出来!”战士向后企图激将,如果真的军旗不出来,那么他不能释放怒斧摘星、怒斧影裂,当然最受限制的自然是大嘴河马,主要填充技圣剑裁决都不能使用。

  “呵。”军旗完全没把这种低劣的激将法看在眼里,反而对着远处蝶舞轻轻一勾手指头。

  这是要把他们几人拉在一起,然后开群攻把这些幻羽鹿打狂暴后然后自杀?再让幻羽鹿把他们给顺手收拾了?

  大嘴河马眉头皱了起来,本来看上去这个战士一副国字脸,浓眉大眼还带着一些疤痕,估摸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没想到这么具有欺骗性。

  “算了,集火叶零寂吧。”大嘴河马说道。

  “额?”鸣笛一愣,比赛中最忌讳的就是不停犹豫改变方向,就这一会儿大嘴河马已经换了三次集火目标了,如果真的是战术需要也就算了,这明显是选择好打的打。

  可是……叶零寂就真的好打么?

  叶零寂也不急,手中攒着一个瞬移心情特别舒畅,慢悠悠的跑离开着无尽黑暗的行走黑暗,小冰箭小火球一个接一个丢给行走黑暗,显得甚是惬意。

  “尼玛!”行走黑暗肚子也一股火,好不容易暴了一张底牌性技能,居然就这么被无视!好歹自己身上也是有一件传说装备的人啊!

  暗言毒咒!暗言衰竭!

  双层暗言效果了。

  暗言吞噬!暴击吧!暴击就能带走这个烦人的法师一半血!

  “噗。”然后行走黑暗就吐了一口血,就在他即将使用暗言吞噬,吞噬掉两层暗言效果时候,叶零寂身上散发一阵碧绿的青光——洁净术!

  这恰到好处的洁净术自然是叶零寂提醒着的,否则一直忙于专奶流光的月枝儿怎么可能还会注意这些细节。

  不过行走黑暗一脸郁闷的表情反而透露给叶零寂一个信息……

  他身上绝对有大幅度加成暗言吞噬伤害的装备……

  没错,只不过差了一点点,行走黑暗的传说级装备是手套,并不是加成暗言吞噬的伤害,而是增加暗言吞噬的暴击率。

  每多一层暗言效果则暗言吞噬暴击率提高20%。

  也就是说最高能提高40%暴击率,这种暴击率在前期已经算得上是恐怖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一个洁净术对于这种概率的损失是有多大……

  “叶零寂还是那么变态。”行走黑暗无奈的说道,脚下已经开始快步后撤了。8秒的无尽黑暗已经快要到时间了。

  “呵呵,这时候想走了?”叶零寂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不过行走黑暗的心却是一顿,他是法师!

  瞬移!冰霜环!

  一气呵成两个技能直接把行走黑暗定在原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赶来的军旗已经冲锋贴脸攻上了行走黑暗。再加上一直没有使用过爆发技能的达克吞噬此刻也伸出的魔爪。

  剥夺!

  剥夺目标一切增益状态,并且静默施法3秒钟,同时受到伤害提高20%。

  怒斧破甲!

  物理防御降低40%!

  在这一瞬间就仿佛是在打BOSS一样,所有技能全部打了上去,行走黑暗的血量就如同水龙头,几乎是飞流直下。

  “蝶舞!”行走黑暗喊道。

  一道洁白的光柱洒在行走黑暗头上,原本只剩20%血量瞬间回复满血!

  “?”

  队伍里月枝儿打字问道,明显没有看出来什么技能。

  “继续。”叶零寂也不知道,不过这时候自然不能乱了阵脚。

  没有了第一波爆发技能,后续的技能就显得乏力,等到行走黑暗退到大嘴河马和战士向后的身前仍然还有40%血。

  “他身上有个BUFF”,对状态类很敏感的达克吞噬说道:“无法禁止接受同类技能效果,这是说刚刚一下恢复满血的技能吧。”

  “嗯,估计是装备附带的技能,肯定不可能多次使用的,下次盯着蝶舞,无论她是否放成功至少让我知道是什么施法动作。”

  叶零寂有把握,哪怕是瞬发法术也能打断掉。

  “老叶,没想到你真的要出山了。”大嘴河马冷笑着说道。

  “那当然,我才三十多而已。”叶零寂不在乎的说道。

  “而已”两个字在旁边几人听来真是说不出的刺耳……

  “这就是你们战队的成员?”大嘴河马拿着剑点着叶零寂旁边的四人,“就这样还能出山吗?”

  叶零寂淡淡的说道:“至少我们是五个人没死过。”

  这话一说大嘴河马脸色顿时红了起来,这货明显是在嘲讽他所看不起的几个人把他队伍里一个人给秒掉了。

  “得意什么,不过是一时失误而已,别想出来了,当初你对我们联盟做的那些事我们可都记着呢,呵呵。”大嘴河马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哦?我做的么?”叶零寂反问道。

  “不是你么?”大嘴河马也反问。

  “是我么?”

  “不是么?”

  “是么?”“不是么?”…………

  “反正你做没做你心里知道。”大嘴河马觉得跟叶零寂这种诡异的对话方式实在是太幼稚了。

  “是的,我心里知道我没做。”叶零寂笑道。

  “我知道你心里知道你做了。”大嘴河马也笑道。

  “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心里知道我没做。”叶零寂回道。

  ……

  “喂……”蝶舞嘟囔着嘴表示不满。

  “哼,你还真以为我在跟你打嘴仗?”大嘴河马突然哈哈大笑,不过后面几人顾及面子没有跟着大笑,场面一度尴尬起来。

  “行走黑暗,你的无尽冷却好了吗?”大嘴河马很大声的问道,明显是故意说给叶零寂几人听的。

  叶零寂一点也不惊讶的笑着:“河马,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得瑟,一如既往的……不带脑子。”

  因为叶零寂在等的也是技能冷却!

  “我的援护……冷却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