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重归飞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猥琐的弓手

网游之重归飞飞 苏芮笑笑 4037 2017.01.21 23:25

  第二十二章猥琐的弓手

  这个弓手刚一下滑板,还摆了一个老气的POSS,邋遢的发型想来是剪发都懒得剪了,但是这时候双眼却放的贼亮,跟两只电灯泡一样。

  “额……你来了啊。”流光面色有点尴尬的看着这个弓手,一只穿云箭一点也不尴尬,双手伸出来跟军旗握手,军旗礼貌性的伸出左手握了一下,然后是道法之,死亡凝视,达克吞噬,然后是叶零寂。

  游戏里还真的很少跟别人握手,最多是在频道里打个欢迎欢迎。“这家伙还蛮有礼貌的。”叶零寂心里默默为自己刚才以貌取人感到羞愧。

  叶零寂也伸出左手客套性的握一下,随后一脸愕然的看着这弓手,刚才感觉好像就是指尖随便的碰了一下吧?这也算握手!这还好意思说幸会!

  叶零寂瞅了一眼旁边的月枝儿恍然大悟,谁说以貌取人就是错的!直觉还是很正确的!叶零寂愤愤的想着。

  果然一只穿云箭快速伸出双手嘻哈笑道:“大美女幸会,我早就听说过你了,以前情义的姐妹花里那个姐姐吧,哎真的是久仰美名,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美若天仙……”

  月枝儿右手不着痕迹的抹了下脑门,感觉自己出了一头冷汗,既然人家都伸出手了自然只好伸出左右礼貌性的握一下。

  没想到原本一直点到为止的双手突然就好像抱住了什么珍宝一样使劲抓住月枝儿的手,巴不得把脸蹭上去。

  “你……”月枝儿有点无语,这货是弓手没有多少力量,但是居然能让自己甩都甩不开,不仅仅是握的更紧,脸皮也够厚的。

  不过很快感觉手上一松,看到一只穿云箭双眼更亮的看着月枝儿旁边,俏生生的小萝莉月芽儿……

  月芽儿明显没有月枝儿那么成熟可以顾全大局,看到伸来的手呲牙伸出自己右爪……一个巨大的拳套。

  一只穿云箭顿了一下,仿佛也有点跟不上这丫头的节奏,跟你握手你伸出来个武器,是让跟你握呢还是不握呢。于是就把双手飞快的转到下一个魔剑士上,刚要伸手就被飞来一巴掌给拍飞了。

  “得瑟吧你就,你再调戏队伍里的姑娘小心把你踹出去,这个魔剑士叫飘零雪花,是个任务达人,非常擅长钻研各种任务。”流光顺便介绍着新来的朋友。

  看着被流光一巴掌拍飞七八米外的一只穿云箭,都感到挺解气的。而一只穿云箭内心是崩溃的,被一个姑娘一巴掌扇飞了,这游戏的妞儿不好泡啊。

  “钻研任务?钻研出啥结果呢?”叶零寂问道。

  “嗯比如刚刚这个弓手,他的弓就是恶魔森林任务产出的松香木材料加上厄比斯之劫里审判者奥斯安掉落的破魔长剑萃取后的材料所合成的。而身上的装备里除了两件是任务装外,其他都产自影坠深渊。所以说除了弓是个亮点,其他都很正常,因此可以推算出他的力量很低应该不到20点,敏捷和体质却非常高,至少比其他弓手高10-20点。”飘零雪花一口气说出来道,不过显得有些羞涩,明显对模拟现实环境还不太适应。

  旁边几人都惊为天人了,这姑娘简直是移动数据库啊!看一眼装备就知道材料从哪里产出这种本事连叶零寂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最多从一些属性里看出大概是产自哪个副本的。

  “那……他呢?”叶零寂指了指一只穿云箭,这个人其实给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因为看上去还不到二十那样,非常躁动,加上猥琐的表情,给人的感觉总好像不靠谱。

  “我是第一弓手呀,哦当然是技术上了,装备暂时还不行,不过我相信,有技术就是王道,装备都是浮云。”一只穿云箭站过来自我介绍。

  “说得好!”死亡凝视很是赞同这种看法,引来几人一阵斜视,废话,你丫前提是也得有装备啊!

  “第一弓手?我没见过你啊。”叶零寂诚恳的说道,别说第一了,哪怕前十都是跟他对过手的,不可能没见过。

  “哦他的意思是他玩的一款没几分钟活头的破游戏里所谓的第一弓手。”流光揭一只穿云箭的老底。

  一只穿云箭明显还是小孩脾气,非常不服气的说道:“谁说是破游戏了,那可是传奇!玩家可比飞飞人数多多了。”

  叶零寂这时重视起来,虽然这小孩人有点猥琐,不过传奇这种火爆百倍于老飞飞的游戏里能够成为第一弓手也确实是个不容易的事情。

  “切。”流光表示很不屑。

  “那我们开始进副本吧?队伍怎么分配呢?”十人一个团队,要分成两个五人小队,这里面还是有些学问的,首先是最基本的坦克、治疗、输出为基础进行合理配置,比如一个队伍里不能放三个治疗职业俩个输出职业,那剩下的五个输出就很容易被放生……

  虽然新飞飞已经有了团队组队模式,但是交互框架仍然是小队为单位,想要给小队外的人加血就必须准确的找到他在那里,然后指准位置落下治疗术,这种效果很容易挂不上治疗术人家就跑开了。

  小队模式的好处就在于系统会做一些辅助,比如牧师原本指着的人突然走了两步,系统也会默认为给他加血,最终仍然会落在头上。

  “我们治疗职业是牧师,半治疗是道法之和月芽儿,因此他们要分开。”叶零寂先把治疗给分好,按照治疗分配队伍更方便一些。

  “我不!我是暴力流祭祀!”月枝儿挥了挥全套呲牙咧嘴。

  “别闹,现在治疗职业就三个,你就临时客串一下吧。”叶零寂“哄着”月芽儿就像忽悠小孩似的。

  事实证明月芽儿也只是长的比较萝莉,心理年龄也不是涉世未深。

  “我就不!我玩老飞飞的时候族长就让我客串一下治疗半奶,结果我奶了五年!”月枝儿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

  旁边几个玩过老飞飞的玩家都笑了起来,一般愿意主动玩治疗的人还是少数,因为治疗不能挂机,需要注意的东西最多,而且很多时候都只是被打……这时候队伍里就会很容易出现缺少治疗的现象。

  族长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自然只能让唯一可以半奶的职业祭祀去“客串”一下治疗,事实证明,这些“客串”的百分之八十是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

  “听话,不然我们不好过的。”月枝儿摸摸她的头。

  “姐!”月芽儿不满的鼓起嘴来。

  “也许可以的,我们把二队组成偏远程基本不怎么掉血的。”叶零寂想了一个权宜之计。

  “道法之、达克吞噬、我、月芽儿、一只穿云箭是二队;流光、军旗、死亡凝视、飘零雪花再加上月枝儿是一队。这样没什么问题了吧?”

  “嗯可以。”几人纷纷赞同。

  “我可以和小萝莉在一队啦,来让叔叔摸摸长的大,哦不对,长的高。”一只穿云箭喜笑颜开的要去捏月枝儿的脸,月芽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月芽儿退出了队伍。

  几人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这丫头绝对不是生气退出队伍。

  龙拳贯气!

  一道无形的斗气印记瞬间果断的印在了一只穿云箭身上,下一个技能就是绝对领域拉扯到月芽儿旁边,那么这么近的距离几乎就可以让一只穿云箭完全沦为刀俎下的鱼肉。

  绝对领域!

  本来是连贯的动作况且在月芽儿手里更是刁钻的瞄准一只穿云箭的腰部位置,无论他是左闪还是右闪,或者是前进后退,都不可能快速的躲掉这一击。

  于是一只穿云箭就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一点犹豫都没有的趴在地上甩出一个穿杨猎杀,然后撅起屁股就这样开始一箭一箭的射过来。

  头一次遇到箭矢从脚下射来,月芽儿也有点慌,不过手下也不慢,立马释放了一个斗气风暴,无死角范围攻击,然后把斗气之蛇和生命之泉接连释放出来,这三个技能可以充分的保护好祭祀,进可攻,退可守,简直就是一座堡垒一样。

  金蝉脱壳!

  一只穿云箭居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换位!金蝉脱壳的功能简单来说就是和对手换位置,并且附带几秒无敌,不过这岂不是把自己陷入祭祀的技能圈里了?

  所有人都很不解,包括叶零寂也不太清楚这个换位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秒的时间很快就一闪而过,月芽儿小脸上嘿嘿的笑着就走了过来,卡着第三秒扔出龙拳灌气。

  这个灌气位置是一只穿云箭的背部,这个位置也很刁钻,现在他换位过来仍然是撅着屁股的姿势,还真不信他来的及站起来躲开。

  一只穿云箭猥琐的笑了几声,仿佛早就料到一般屁股使劲一抬,就挺了起来,灌气最终打在了地上。

  然后不等月芽儿有反应,就被迎来一箭直接被推到15米外,可以猜出刚刚一只穿云箭在起身的过程中还释放了一个穿杨冲击!

  穿杨冲击:对地方单体造成伤害,并且击退目标15米!

  15米的距离还真是不短,至少是近战职业要跑两秒才可以到,况且月芽儿刚刚使用了龙拳灌气,现在还在冷却状态中,只能硬抗着继续跑过来,却发现眼前一只穿云箭已经不见了踪影。

  由于不是在一个队伍里,自然地图上看不到队友的标志,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白点……

  “哎,还是太嫩了啊。”一只穿云箭蹲在军旗后面摇摇头仿佛叹气世风日下的语气,整的旁边几个人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货跟蹲坑似的躲在后面还嫌弃人家技术不好,明明是借助军旗的高大身形挡住了自己,再加上密密麻麻的人群隐藏了踪迹,这丫头总不能开屠杀模式吧。

  “别闹了。”流光说道,给月芽儿发了一个组队邀请。

  “哼。”月芽儿依然愤愤不平。

  一只穿云箭笑嘻嘻的从军旗背后慢悠悠跑了出来,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看着几人:“看,知道什么叫第一弓手了吗?小妹妹,你还是太嫩了,来让我调教调教。”

  欠揍的语气让军旗古井无波的脸上都罕见皱了一下眉,差点没忍住把这家伙给揪住踹飞出去。

  “你明明是第一猥琐!”月芽儿很是不服。

  无论是谁被猥琐流给猥琐住都会很不服气,这是正常的心理感受,但是几乎没人把猥琐流当作炫耀的资本,都仅仅当作是一种手段。

  “他是挺猥琐的,第一弓手的名头还真是他,那是因为这货在传奇个人玩家单职业竞技赛的时候把市场上所有对弓手有用的状态药全给收了,造成暂时缺货,最后打比赛的时候玩命的吃状态药,让对手无药可吃,最后差着10%属性把人家给虐了。”流光继续揭他老底。

  被揭穿的一只穿云箭依然不变色:“切,那也是哥哥专门组织了几次大战把他们的存活都用光了好吗,不然你以为他们平时会不存一些那种药吗。”

  旁边几人基本玩过游戏都听懂了,哪怕是死亡凝视这种对游戏比较菜鸟的人都听明白了,合着这货是为了造成药品垄断专门去组织了几次打架,把人家药给耗光了。想来也是,真遇到大战了像他们这种站在玩家顶峰之上怎能不以身作则的吃一些状态药,如果他们都不吃,那底下的人更不会尽心尽力的去吃。

  用这种心理来获胜,真的是有够猥琐了……

  经历无数风雨的叶零寂都被这种猥琐手段震撼到了,因为他以前也很擅长猥琐流或者技能冷却流,却依然不会把这种流派运用到操纵比赛的程度啊!

  “哎快点吧,还有一个小时就该重置副本次数了,我们法瑞蓝是开荒普通难度还是骨灰的?”流光不想再跟一只穿云箭扯皮这些过去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把话题转回正道。

  “当然是骨灰啊,不然我来干什么的?”一只穿云箭诧异的问道?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