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梦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432 2018.11.04 03:23

  一片漆黑,阿拜楼没有看不到任何东西,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周围全部是白色的眼睛。

  他自己也是眼睛之一。

  虚空伸出了一只巨手,把他从黑暗中抠了出来,只有剧痛,阿拜楼悲惨的哀嚎。

  “这个灵魂,看起来不错,非常合适,你不觉得吗?”

  朦胧中有人对话,声音虚无缥缈,不像凡间之物。

  来自他身体的怒吼,同样令人颤栗,就是那片虚空,发出了吼叫。

  “谁拿走了我珍藏的宝贝,我亿万年才遇到的几个有趣的玩具,是在向支配者挑衅吗?”

  虚空听到了掠夺阿拜楼者的声音,发出了惊悚的笑声。

  “哦,真有趣,是我没发现的世界,那就让他做我的分身,替我玩一下吧,等到应该的时候,我就把你要回来。”

  所有眼睛弯曲,像笑起来的样子,直勾勾盯着梦中阿拜楼的位置,“你跑不掉的,宠物。”

  咳咳咳,阿拜楼从梦中惊醒,剧烈的咳嗽,小刀向他传递着痛苦的声音。

  脑海里回荡邪恶的混乱的念头,让阿拜楼头痛欲裂,因为他在抗拒这个念头的侵蚀,这种剧痛在逼他臣服,一旦臣服,他的灵魂会开始蜕变——使他不再像自己。

  他已经失败了几次,就算是死,也绝不能退后一步,现在他的灵魂病就是最好的写照,他的灵魂已经不再是人的样子了。

  我明明记得自己三千年二百多个轮回的记忆,偏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阿拜楼的灵魂病停止发作,所以他坐在帐篷里发呆。

  剧痛使他的脸色发白,全身都被汗水弄透了。

  老渔夫乔治正在一旁警戒,看到阿拜楼醒了,火光下仍然可以看出阿拜楼的脸色不太好。

  “做噩梦了?我看到你刚才一直抽搐…”

  “没关系,老毛病了。”阿拜楼喝了一口水,打算去附近的水源清洗一下身子。

  乔治把阿拜楼的老毛病当成癔症,便没多问,佣兵不正常的很多,阿拜楼已经算正常的了。

  鱼尾睡得很香,乔治没有叫他换班,打算一个人继续值一会儿。大陆的夜晚露宿很危险,除了出来觅食的野兽,还有小魔怪。

  小魔怪是不属于人类以及亚人范畴的,它们自成一体如同野兽,无法沟通,野蛮饮血,最普遍的就是繁育能力强的哥布林。

  这片林地在进来时候就标有“小魔怪出没”的标语,所以三个人打算轮流值班,阿拜楼已经值完了自己的那部分,乔治看鱼尾睡得香甜,不忍叫他。

  阿拜楼随意清洗了一下,汗液黏在衣服上很难受。

  “小刀你想吃什么吗?”阿拜楼坐在河边的岩石上问。

  “没有,我可以吃,的。”小刀的回答方式有点像地球时候不完美的AI,一卡一顿,听起来让人着急,其实她的思维比较迟钝,但是已经有完美的罗辑思维了。

  这也是阿拜楼和小刀成为宿主关系以后第一次交流。

  阿拜楼刚来阿都比的时候,就遇见了小刀,那时候她连说话都不会,只会简单的传递,“饿”“痛”“难过”简单的情绪。

  看着整日被钉在磁铁十字架上的小刀,阿拜楼无法坐视不理,就算是一个不同种族的,连心智都未开的金属生命,也不该受到如此折磨。

  小刀被关在阿都比自然有其原因。

  “你为什么和我一样被抓起来了?”阿拜楼问了一句他几乎忘了问的问题,平时他不会多问这种事,获得自由以后,只有小刀可以陪他畅所欲言了。

  “他们,说,我是,钥匙。”小刀回答。

  钥匙么,根本没听说过什么地方会需要一个金属生命打开。

  阿拜楼准备回去继续睡觉,他是一个爱睡觉的人,睡得少就觉得一天都很沉闷。

  他刚离开水边,听见林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

  很多,而且密集。

  “小魔怪集群了?”阿拜楼拔出匕首,听着林子里的声音。

  最少有四十只,麻烦了。他可以毫发无伤的冲出去,可是乔治和鱼尾不行,他俩一个年老,力不从心,一个年轻,碍手碍脚,这么多的小魔怪几乎不可能被他俩冲出去。

  光他这里就四十只左右,乔治那里估计会更多。

  林子中的眼睛探出了几十双,充满邪恶的欲望,可能是吃人,也可能是想杀人,小魔怪从不放过任何落单的人。

  阿拜楼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其中一只小魔怪跳出来,手里拿着骨质武器,哼哼唧唧的示威。

  原来是哥布林,阿拜楼拔出匕首,他讨厌哥布林,因为这种小魔怪,非常喜欢抢劫旅人,而且,似乎只会为了杀而杀,从不留活口,不止人类,它们就连野兽都要杀,把一片区域杀干净才会离开。

  不为了饱腹之欲而杀其他生灵,是杀戮之罪,当受神罚。

  哥布林见到阿拜楼没有露出恐惧的表情,非常的愤怒,四十几只一哄而上。

  哥布林这种矮小的魔怪,喜欢群居,只有不到人腰部的身高,非常记仇,欺软怕硬,战斗力堪忧,不过数量多起来还是难以抵挡。

  月光下阿拜楼的匕首闪烁寒光,一道又一道的血花溅起来,哥布林依然毫不退让,前仆后继的冲向阿拜楼。

  阿拜楼一边走一边杀,一路上斩杀的哥布林早就超过了一百。

  非常不对劲,哥布林是那种遇到太强的人就会一哄而散的软弱生物,平时哥布林只有十几只聚在一起,如今自己已经杀了百来只,它们仍然源源不断,看起来乔治他们有危险了。

  阿拜楼不得不加快速度,终于来到露营地,还好老乔治和鱼尾还没遇害,两个人在一起背靠背防备着周围的哥布林。

  他们脚下已经有了二十几只哥布林的尸体,这对于一个老人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是已经非常不错的战绩了。

  鱼尾手持圆盾,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每当哥布林冲过来他就用盾把哥布林拍飞,或者击倒用匕首捅向哥布林的心窝眼窝。

  乔治倒是实打实的军方剑术,挥砍劈砍刺,用的恰到好处。

  “就你小子机灵,”老乔治竟然还在教鱼尾战斗的方法,盾的用法就是老乔治教的。

  虽然有些力竭,两个人还是死咬牙关,毫不退让。

  十几个手持石块的哥布林,开始向两个人投掷石块,这简直就是致命的,老乔治有些绝望。

  石块即将击中两个人的时候,寒芒闪过,十几个石头被切断,阿拜楼手持匕首,很快的清理干净周围的哥布林。

  “跟着我,咱们向林地外面突围,”阿拜楼对两人说,一旦到了开阔地带,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了,连敌人的数量都不知道的战斗,他真的不喜欢,“这里有问题,哥布林太多了。”

  阿拜楼的匕首极快,鱼尾和乔治都惊叹他惊人效率的技巧,三个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林地的边上。

  鱼尾松了一口气,“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啊,不会我每次都遇到这种事吧,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老乔治拍了下他的脑袋,“老子可不想有下次,要是没月镰咱俩连完整的行头都不剩。”

  说完又担忧的看着林地里,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