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假期终结者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66 2019.01.11 11:55

  神的体质让刻耳柏洛斯即使被打穿了脑袋也没当场死亡。

  “这个力量…你是刚才领悟的?”

  “或许对别人没用,对神却很有效。”阿拜楼笑着,匕首又入一分。

  阿拜楼松开手,他感觉到刻耳柏洛斯的分身正在崩溃,这种情况刻耳柏洛斯的神力一点都用不出来。

  安全了。

  刻耳柏洛斯知道自己输了,反而一屁股毫无防备的坐在地上说:“服了你了,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类。我该死的假期又泡汤了。”

  “假期?”

  “我和冥神求来的假期,本来想叫塞音们把我召唤出来,结果遇到了你这样的变态。”

  “那真是抱歉了。”阿拜楼把夏娃包好,真诚的说:“雨果是我喜欢的国家,你选择的位置并不好。”

  “时间要到了,”刻耳柏洛斯的脸部开始模糊:“人间出现你,真是不幸,我还挺欣赏你的。”

  至于外界那些佣兵看见的,就是阿拜楼和刻耳柏洛斯在一个扭曲的空间里打了很久。随着刻耳柏洛斯被击败,冥界之门开始破碎,一个二百多米的建筑破碎的声响可想而知。

  刻耳柏洛斯显出原型。狰狞的地狱三头犬再度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弑神!”地狱三头犬惨呼着,三个头从脖子上面滑落,落在地上与身体一起化为光点消散。

  操!阿拜楼忍不住骂了一声,刻耳柏洛斯给他挖了一个坑,这一声呼叫直接让他成为各大势力的众矢之的。他又要成为大陆的焦点了。

  佣兵们看着阿拜楼战胜神的样子,目眩神迷。

  太帅了,真是太帅了。什么样的人可以弑神,阿拜楼做到了!

  莉莉担心事情还没解决,不然她一定会扑进阿拜楼怀里,大喊着“将军万岁”的。

  铁钳一直觉得阿拜楼很眼熟,很早之前他就觉得阿拜楼不是普通人,说不定是哪位名人才对。这种水平的人怎可能是无名之辈。

  现在他想起来了,眼前浮在空中,和破碎的冥界之门重合起来的抓着镰刀男人,打开了他记忆中最不愿想起的一角。

  一个紫黑色盔甲的男人,疯狂杀戮着一整个兵团。血肉横飞?血肉淋漓?不,都不是,他的记忆只有自己因为恐惧泪流满面的丑态和那个站在尸堆上狂笑的男人。

  “阿、拜、楼。”时隔多年,他早就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来看他了,况且他算是成了阿拜楼的朋友了吧。

  恐惧还是恐惧,就算之前可以说话,现在明白真相的他都还是恐惧。

  铁钳摇了摇头不理会羽毛的询问,“我想安静一会儿。”

  那一天,他记得他们引以为傲的军团之魂彻底被击溃,活下来的人全体丧失了战意,而他也是因此当上了佣兵。

  十万人……

  可笑的数字……

  雨果的魔法师停止飞行,突然的结束让他们有些错愕。“这是结束了?”

  “怎么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要知道那二百多米的冥界之门和异变的天空,就算在国都都能看清楚。

  “虽然结束了,但是我还是想去看看。”银色的人偶踩着虚空中的花,用极快的速度超过停下来的魔法师。

  几个魔法师互相点了点头:“我们也去。”

  至于教廷那边的神柱使们同样停下来。“有神力凝聚,我不好窥探那个位置。”顿了顿:“好像结束了。”

  “结束了?”

  “刻耳柏洛斯莅临雨果是来看个风景吗?”

  阿嚏!远在冥界的刻耳柏洛斯打了一个喷嚏。

  “你回来了。”银发的侍女冷冰冰的说,“真是短暂的休假。”

  “遇到了个有趣的人。”刻耳柏洛斯显现出原型,趴在冥界之门前。

  “然后被打了一顿。”侍女又说。

  噗。口水差点呛到刻耳柏洛斯:“格蕾,你被教坏了。是谁和你说的?”

  “冥河女小姐。”

  “冥河女?你以后少和她玩,对了,她还说什么?”

  “她说不要和刻耳柏洛斯大人一起去休假,他的休假从来都是失败的。”格蕾补充了一句:“她说这次也不例外,然后你就回来了。”

  格蕾明明是个侍女!那轻蔑的神情真是刺痛了刻耳柏洛斯的心。

  “下次……算了,我累了!”刻耳柏洛斯沮丧的说。先不说他打不过抓不到冥河女,就连照顾自己的侍女格蕾他都打不过。

  总觉得自己变成了家养宠物……

  在人界被人类打了一顿,说出来太丢人了,偏偏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

  阿拜楼抓住飘下来的三颗魔晶,这可是好东西,就算是他都只有一点。

  破碎的冥界之门把地砸出了无数个深坑,渐渐透明虚化最后消失,只有那些被砸出来的深坑告诉着人们这里发生了什么。

  “万岁!”商队的人快乐的欢呼。

  “将军!”莉莉冲过来。

  阿拜楼张开双臂,任由莉莉冲到他怀里。被抱起来的莉莉刚要撒娇,却看到阿拜楼肩胛那里的惨状。

  “你等等我!将军你不疼吗?”莉莉手忙脚乱的跳下来,顾不上别人,偷偷施展了盗窃的治疗术。

  凌凌微光,呼唤余名,以地为父天为母,予之荣光。

  莉莉小手发出柔和的微光,这是她最好的治疗术了。用完这个法术的莉莉脸色苍白了几分。

  结果效果并不明显,莉莉急得眼眶都红了。

  “没关系,上面附着着其他的东西,不好治疗的。”阿拜楼拍了拍莉莉的头:“小刀,被神力侵蚀的地方修复的怎么样。”

  “需要一阵子,神力真是奇怪的力量,附着性非常的强。”

  “我不急的。”反正一般的敌人他并不需要使出太强的力量,若是有人因为他受伤而惹他,可能真的需要换一下脑子了。

  “月镰……大人,”乌兰走过来,想说几句话。阿拜楼却提前一步,扔出了一枚魔晶,“这个魔晶给佣兵们。”佣兵们受宠若惊的盯着乌兰手里的魔晶,他们本来都不打算抱有希望了。

  “那两个在我手里,你们有意见?”

  “没有没有!”在场的佣兵赶紧挥手否认。

  阿拜楼笑了一下,“既然这样还在这里干嘛?”

  佣兵一哄而散。

  “我们不是说好的一起高呼万岁,然后这样那样的……呼唤英雄吗?”

  “月镰的那个气场我都快晕了,你还敢这样那样?”

  “不敢。”

  “那不就结了?走吧,收拾东西去雨果领佣金了。”

  阿拜楼把自己的伤口包扎好,脸部的鼻青脸肿修复了不少,肩胛的两个伤口却不行,虽然小刀和阿拜楼配合着硬化了那个部位,仍然有部分骨质被劈开了。

  “你先离开吧,有些话到了雨果再说。”阿拜楼和站在一旁的乌兰说:“我还有一点事。”

  他心里念叨着塞音留下来的那个狼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