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她的王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16 2018.12.11 10:01

  乔是执行者的一员。他加入教廷,坚定信奉着三十六柱神,他性格有些残暴,不过因为信仰坚定有些事总会被人压下去,直到有一天被自己的上司推荐给执行者总司。

  那里的人神秘且诡异,乔觉得他们都是疯子。

  其实在别人眼里他也是疯子。

  执行者都是疯子。

  他们掌握着教廷肮脏活动的命脉,原本应该是暗处的部门,如今却一点一点展露了自己的头角。

  斩除异端,猎杀魔女,刺探情报等等,这都是他们的任务。他们在自己的部门控制着他们的玩具。

  比如“异端,”比如“魔女”,或老或少,全凭喜好。这就是他们的权力,让人沉迷。

  乔认为执行者很强,强到不用惧怕世界上的任何人,信仰坚定足以让人忘却恐惧。

  他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感觉到了“恐惧”是为何物。

  原本可以捕捉雅兰钻石的喜悦已经不见,只剩下惊恐的喘息声。

  宅邸变成了囚笼,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凝重的血腥味布满这里。

  “我在这里呢。”阿拜楼化作阴影从执行者身后出现,执行者僵硬的回过头,阿拜楼伸出拳头抵在了他的面前。

  “给你个奖励。”他说。

  对于执行者来说这种奖励不要也罢,上一个被赐予奖励的人,现在已经被破开胸膛,露出肋骨,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心脏一动也不敢动。

  不想要也得要不是吗?欺负鹦鹉石触碰了阿拜楼的逆鳞,今天在场的一百二十名执行者,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阿拜楼弹了一下执行者的脑门。“嘟。”

  眼珠、脑浆、碎骨飞溅。

  很粗暴很血腥。没有以前用匕首的丝毫美感,只有凌虐和血腥,如同恶魔降临。

  执行者有的人想做拼死一搏,有的人想趁机离开这里。

  拼死一搏的被星妮啃碎了骨头,想趁机离开的则被阿拜楼施放的生机囚笼吸成了焦炭还给大地。

  就算只有十分之一,也足够阿拜楼君临这里。

  执行者们害怕了。

  莫兰高喊:“尊贵的鹦鹉石小姐,我想我们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好好谈谈,教廷一定会体谅你的。”莫兰担心自己的话没有力度,顺势搬出了教廷的名声,希望可以震慑住大杀特杀的这群人。

  果然强势久了,连脑子都不会动了,他们若是害怕,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大杀特杀,这种低微的威胁,只会惹恼这群杀神。

  “现在服软了?”天空中的阿拜楼狞笑着捏碎了一个执行者的头颅,头颅落下的眼珠正掉在莫兰的脚下。莫兰咽了口唾沫,明白这个男人是无法抵挡的强大。

  “可惜,你们想抓鹦鹉石的时候,她的服软可没人听啊。”

  “这世间哪儿有这种道理?”

  阿拜楼再次吸引过来两名执行者,巨大的战力差让他们根本抵抗不了阿拜楼力量的吸引。或许强一点,就不会像这样窝囊废一样的死,还能像他的队友那样,被阿拜楼亲手捏死。

  “教廷会为他的傲慢付出沉重的代价。”鹦鹉石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人,而是飘向空中和阿拜楼并肩而立,居高临下对着莫兰警告她的意见。“我不会让人杀了你,因为我要让你看着雅兰的教廷是怎么覆灭的,我要让你成为教廷的罪人,让你被酷刑惩罚,让你明白何为生命可畏。”

  “这一次,雅兰没人会帮教廷。”

  “我们杀死了魔鬼,却被当成罪人对待,真是好笑不是吗?嗯?”星妮拿着装着魔鬼汁的瓶子,扔给莫兰。“记得顺便告诉教廷,他们的无理多么愚蠢。”

  星妮根本不怕莫兰不说或者篡改事实,这种教廷的走狗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在不久的将来他必成罪人,若是不想死,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出经过比较好。

  阿拜楼杀死了最后一个人。整个院子就像是血肉地狱一般布满残骸。他扔掉最后一具尸体,看了一眼莫兰。

  这个执行者的长官居然……就这样失禁了。

  鹦鹉石忍不住露出厌恶的表情。

  “魔……魔鬼……”莫兰颤抖的说。

  “我可是杀了魔鬼的人,反正都是杀怎么杀都一样吧?”阿拜楼蹲下来,揪着莫兰的脖子。“看你不好走路,送你一程如何?总要给教廷留些面子不是吗。”

  “莉莉,给他一个轻身术。”阿拜楼吩咐。莉莉施放了轻身术以后,阿拜楼感觉到莫兰变轻很多的体重:“走吧。”阿拜楼做出掷铁饼的动作,莫兰一声尖叫,被甩向了教廷的方向。目力极好的阿拜楼盯着远处的教廷尖塔,直到莫兰挂在上面,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姿势优美,满分。”

  星妮眼睛里满是惊叹:“实在无法想象只有一成力量的你居然还可以这么强……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灵魂被修复,阿拜楼心情也大好,反而和星妮开起了玩笑。

  生机牢笼的效果消失,白金军再也拦不住雅兰王的骑兵队。

  “你们似乎忘了这是我的国家吧。”雅兰王一刀砍断拦着他的白金军的脖子,带着怒气说:“雅兰骑士,下马步行。”

  没有人会认为他刚才的手段激烈,作为一国之君,这样的手段才应该是让人尊敬的,区区教廷的士兵就敢对国王出言不逊。

  相比于教廷的信仰,对主君的忠诚更占多数,这使得骑士们全都面露怒火。

  我所信仰的是三十六柱神,可不是教廷啊,若是神的旨意也无所谓,教廷所作所为未免太过分了点。大多数骑士都是些这种心态。

  江岸镇被你们摧毁,现在连我国王的尊严都要践踏吗。雅兰王虽然保持着愤怒的心,但是动作可能也晚了一步。

  他们进门看到的只是全身是血的几个人,和满地残破的尸体。几个年轻的士兵没有忍住,摘下头盔吐了出来。雅兰王没有责罚他们,因为他也不太好受,空气中的铁锈味让他面色铁青。

  “陛下。”鹦鹉石行礼。

  “鹦鹉石你没事吧?”雅兰王走上前想要抓住鹦鹉石的胳膊,却被她巧妙的躲了过去,让雅兰王没有丢失他的尊严。鹦鹉石则趁机躲在阿拜楼身后,向雅兰王说:“我无碍,多亏了我的王和朋友们。”

  雅兰王这才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气质飘逸的男人身上。他带着微笑,给人的感觉却像一头巨兽拥有压迫感,非常不舒服。

  她的王?雅兰王不由自主的打量这个没有丝毫王者气息的男人,他这个感觉倒是很像…曾经出现在他父亲手记里的男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