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缠斗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71 2019.01.10 20:51

  “那家伙真的恐怖,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来的月镰,不过他的佣兵名字还真的应景……”

  阿拜楼的月镰斩击出来的痕迹真的很像满血变成月牙的样子,从空中能看到很美丽的镰光。

  神力无穷无尽,优越的神性很难让刻耳柏洛斯感到疲惫,让人吃惊的是阿拜楼,他保持着极限的跳跃状态很久了,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疲惫。

  刻耳柏洛斯虽然抓不到阿拜楼,但是他的攻击速度绝对不慢,普通人是不可能躲过那种巨大爪子的连续快速的攻击的。

  尽管刻耳柏洛斯怒不可遏。

  阿拜楼在思索神和普通生物的差别。刻耳柏洛斯的各项身体素质没有太过超出常理。

  他承认刻耳柏洛斯很大,可是很多方面甚至没有超过一些魔兽的素质。

  很有威胁力的魔法?

  这倒是算一个,可魔法打不中又有什么意义?

  大概是它所拥有的那个超出普通生物范畴的所谓的神力,才是作为神的根本存在吧。

  若是仅仅因为拥有神力被称为神,那神未免太无聊了。仅仅如此的话,只要拥有神力,岂不是一只猪猡都可以变成神了。阿拜楼有些兴意阑珊,和神对抗的高昂战意都有些降低了,所以他想快点结束这场变得无聊的争端了。

  一旦有了这种想法,阿拜楼就会有很多种下三滥的方法来结束对决,至于旁观人眼中的所谓的“丢人”,根本不算什么。

  正准备用下三滥方法结束战斗的阿拜楼被刻耳柏洛斯愤怒的吼声打断了死路,此时的阿拜楼正站在刻耳柏洛斯的一根骨刺上。

  “就算被冥王惩罚,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阿拜楼眼睛一亮,他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这股气息使他的头皮发麻,汗毛直立。

  没错,就是这个,“神”与“生物”不一样的地方。

  阿拜楼停止小动作,而是认真的等待刻耳柏洛斯充满危险气息的举动完成。跑与不跑结果是一样的,阿拜楼知道刻耳柏洛斯酝酿的东西他跑不掉。

  在外人看来,刻耳柏洛斯停下来仿佛酝酿着一个大招,而阿拜楼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月镰疯了吗?这明显要跑啊!”

  “太托大了吧。”

  “我不忍心看了。”

  莉莉担忧的看着异变的天空,“将军……”

  “分身与本体的联系不够,不过总算完成了,人类,等你到了冥界我就让你知道亵渎神的下场。”此时的刻耳柏洛斯语气充满了胜券在握。

  “这是……什么啊!我感觉很不舒服!”佣兵指着天空中异变的开始。

  “我的神域,来领教一下吧,用你那可笑的光环……”刻耳柏洛斯嘿嘿的阴笑起来。

  石门从天空中缓缓落下来,这具石门最少有二百米的高度,它落在地上的时候,天空色变,变成了混沌的暗红色,给人一种粘稠的感觉,看久了甚至会想呕吐。

  阿拜楼被锁在刻耳柏洛斯说的“神域”中,行动之类的没有受限,阿拜楼只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处世界,整个色调都是粘稠的暗红色,天空冒着不知道什么原因泛起来的气泡。

  “欢迎来到冥界之门,渎神者。”刻耳柏洛斯变成了真正的高贵的地狱守门人,而不是之前被阿拜楼戏弄的无能魔兽。“你在我的职权里了。”刻耳柏洛斯伸出一只爪子,做了一个下挥的动作,阿拜楼觉得后背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趴倒在地。

  “不好玩,这样打你太不痛快了。”刻耳柏洛斯摇了摇头,变成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穿着白色的贵族礼服,皮肤白皙,除此之外就是那一头漂亮的黑发了。“我要这样打你才舒服。”刻耳柏洛斯抓起阿拜楼的脖子,刹那间轰出了几十拳。

  “咕哇。”阿拜楼吐了一口夹杂着胃液的鲜血。阿拜楼缓缓抬起手,抓住刻耳柏洛斯手腕:“刻耳柏洛斯…你泡沫般的神域。”

  被甩出去的阿拜楼蹭着地面飞出去了几百米,直到撞上一处崖壁。

  在影子下面的阿拜楼施展了魔法,自己的伤势在短时间里快速的恢复起来。

  暗影归元。能够让人在影子下面快速恢复伤势。

  “小聪明可拯救不了你。”刻耳柏洛斯走过来笑着说:“就算抓紧时间苟延残喘,终究只是苟延残喘哦。”

  “不,所谓的神域,我有点儿明白了。”阿拜楼舒服了不少,从阴影中走出来:“多亏了她,让我知道所谓的神域的本质。”

  “她?”

  “没错,夏娃。”阿拜楼抬手,夏娃凭空出现:“你可能不知道夏娃的等级比你高,所以在你拉我进入神域的时候,夏娃没有被带进来。”

  “多亏了她,让我知道我并没有真的到了冥界。我还在原地吧?”

  “刻耳柏洛斯!”阿拜楼突然提高音量,阿拜楼的斩击砍向毫无防备的人形刻耳柏洛斯,因为体型缩小,这让阿拜楼拥有了秒杀的机会。

  刻耳柏洛斯给了阿拜楼说话的机会,但作为一个神,他当然不会轻易被偷袭到。

  所以月镰打在了刻耳柏洛斯防御的手上。

  两个一拳一脚的贴身战争开始了。

  刻耳柏洛斯工整的贵族服饰被阿拜楼打成了碎布条,往外洇着血。阿拜楼被刻耳柏洛斯揍得鼻青脸肿。

  “你这家伙有点儿意思。”刻耳柏洛斯擦了擦嘴上的血,千万年没感受到过这种疼痛的刻耳柏洛斯居然对阿拜楼产生了一种认可感。

  他是刻耳柏洛斯,肉身就算是在神里面也算是强大的,居然和一个人类打的有来有回。

  人与神的对决,必然要有一方以死结束争端。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看穿神域是什么。但是无论如何看穿,结果都是一样的。”刻耳柏洛斯的双手变成兽爪。

  终于来了吗?阿拜楼严阵以待,刻耳柏洛斯和他的拉锯战,阿拜楼打算在下面的几次交锋中结束。

  争斗,在最激烈的时候才最容易结束。

  阿拜楼架住刻耳柏洛斯双爪的攻势,而这次刻耳柏洛斯居然用上了神力。

  还有魔法。

  刻耳柏洛斯张开嘴,一枚光球在它的口中炸开,直喷阿拜楼的脸颊,灼热的魔法热流烧焦了阿拜楼的半张脸。

  这让阿拜楼瞬间陷入了重伤,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焦了。

  “也算正中下怀。”阿拜楼暗想。他的计谋成功了,短短一瞬间阿拜楼放下一只手,任凭刻耳柏洛斯的利爪劈到他的肩膀,锋利如斯,劈骨声划出了金属摩擦般的声音。

  金属摩擦?刻耳柏洛斯可没听说过有人的骨头会有金属摩擦声。

  “你输了。”

  阿拜楼空出的那只手,握住了乔茨给他的匕首,附着了不一样的光环力量,从刻耳柏洛斯的口中插入,脑后透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