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因为自己的弱小流泪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336 2019.03.02 15:19

  阿拜楼的有心隐瞒,莉莉也没办法真的去一探究竟,只能一连不高兴的看着阿拜楼。

  “今天学了什么?”

  “学了一些魔法基础…可魔女真的需要学魔法吗?”莉莉奇怪的问。

  “当然需要,魔女什么都学才是最好的。”阿拜楼点点头。莉莉有魔法的天赋,一些魔女不学习魔法是因为自身没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所以才分割开魔法与魔女。

  她的姐姐可不是简单的魔女,在这之上更是一位恐怖的魔法师。寒风魔女,如果说起她的话,大概北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阿拜楼看了看时间,夏玛莎大概已经到了竞技场,黄昏轻飘飘的照进浮空学院的大竞技场。

  夏玛莎站在大竞技场的一侧,面容严肃。

  这是积分战,每胜利一次都会提高自己的分数,随着分数的越来越高,就越接近和自己水平相近的对手。比赛可以携带自己的武器,但是禁止携带神器级,除了不能在竞技场的擂台上做手脚,最终的目的就是打倒对手了。

  但谁都知道,一旦战斗就绝对会产生火气,如果为了赢,一剑刺穿了对手,或者把对手劈成两半这种情况也是没办法的,所以这个比赛模式一向以高死亡率著称。

  渐渐被称为死亡竞赛的模式,

  夏玛莎看似不声不响,实际上分数已经到了第三名。她的法术威力过于强大,一旦铺开就会产生雪崩似的优势。

  现在她的对手是位于排位第六的战士。

  手持巨盾链锤,身披厚重盔甲。夏玛莎一米五的身高在他的面前如同鸡崽。

  “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你,”战士深知夏玛莎的威力,“但我不会轻易认输的。来吧。”战士狠狠敲击着盾牌。

  “你在说什么?感动自己吗?”夏玛莎毒舌一如既往。

  “好了,现在是死亡竞赛时间,虽说作为解说员说这句话不太好,但不出意外的话,结局大家应该都知道。毕竟这位是还没有败场的院长大人。”解说员哈哈大笑:“各位别怨我立场分明,我在浮空学院还想好好干下去的。”

  “我宣布,比赛开始!”

  在所有人都以为夏玛莎会像以往那样铺展开法术弹幕,直接把对手轰出场外的时候,夏玛莎掏出一根法杖。

  没错,一根法杖。

  甚至还是最基础的学徒法杖。

  “院长大人不用她的那件装备了吗?”解说员疑惑的说。

  夏玛莎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居然像一般的魔法师一样挥舞双手吟唱魔法。

  “你看不起我吗?这种水平的吟唱未免太过可笑了。”战士猛冲到夏玛莎的身前链锤毫不犹豫的砸向夏玛莎。

  来不及吟唱了。夏玛莎知道自己吟唱的速度实在是差之又差,只好无奈的翻身躲开致命的锤击。

  附着斗气的锤击瓦解了夏玛莎的吟唱。

  “为什么不出手?为什么不用你的装备?我可是为了与你对决特意装备了魔法装备。”战士脾气暴躁的说。

  “烦死了!”夏玛莎大喝一声,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雷霆震击从天而降,把战士劈楞在了原地。

  高级魔法不好吟唱,那就老老实实的用普通的中级魔法好了。

  烈焰爆发。夏玛莎一掌拍向被高级魔法雷霆震击麻痹在原地的战士,火焰爆炸的冲击力直接击飞了沉重的战士。

  冰墙,在战士飞退的途中升起,战士撞在冰墙上面,在与铠甲贴合的地方冻结在一起。

  “爆炸。”夏玛莎一挥手,冰墙爆裂。

  魔力不够了。夏玛莎的手放出滋滋的电流,却释放不出法术。

  “咳咳。”战士从地上爬起来。

  “我以为浮空学院的夏玛莎是何等人物,原来只是会有程度的威力吗?”战士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那你就要输了。”

  烦躁席卷而来。夏玛莎一抬手,无数低阶魔法在她的头顶凝聚。

  “混蛋东西。”

  战士把盾停在面前,用斗气附着着巨盾准备迎接夏玛莎这明显不太妙的攻击。

  寒意席卷而来,皱着眉头怒火冲天的夏玛莎一瞬间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不用看她也明白这股寒意从何而来。

  如果真的用了,大概会被打个半死吧?夏玛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战士从盾后观察到夏玛莎突然停止了动作,那些低阶法术无影无踪。

  抓住机会,链锤直飞。正沉浸在刚刚寒意的夏玛莎毫无反应,仓促之下连护盾都没有装好,就被链锤狠狠的击中腹部,一口混杂着鲜血和胃液的液体被吐出来。

  “呵呵呵。”战士见到夏玛莎被击飞,举着盾冲刺如同蛮牛,撞向夏玛莎。

  护盾。夏玛莎早就猜到了对手下一步的动作,这一击盾牌拍在护盾上,夏玛莎从地上滚来滚去,最终停在了擂台的边缘。

  捂着剧痛难忍的腹部,夏玛莎大概意识到了阿拜楼所提的弱小。

  我果然太弱小了。夏玛莎苦笑不已。

  “我认输。”她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院长大人没有使用招牌的技能,但是让我们为胜利者欢呼吧!”

  全场为了这个终结了夏玛莎百分百胜率的男人欢呼。

  夏玛莎孤寂的无意的肚子走下擂台,低头对着阿拜楼说:“对不起……老师……我……”

  “先去疗伤。”阿拜楼冰冷的说。

  “好。”夏玛莎一瘸一拐的走向治疗室。

  莉莉跳下座位,想要帮持夏玛莎,却被阿拜楼抓了回来。

  “诶?”莉莉疑惑的看向阿拜楼。

  “让她自己想想,太弱了。”阿拜楼说。

  “可夏玛莎姐姐才只有十六岁……”

  “敌人不会因为你岁数小而手下留情的。”

  莉莉沉默不语,阿拜楼说的是实话。她遇到过的人可从来不会因为她是小孩子而手下留情。

  甚至因为是小孩子,更加残暴。

  今晚夏玛莎没有来别墅,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莉莉有些担心的渡步。

  “放心,她不会那么轻易屈服的。”阿拜楼笑着说:“因为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弱小。”

  从贫民窟捡来的那个有天赋的女孩,因为无法保护家人而流下眼泪,最终成为了一位绝不想由于自己的弱小而流泪的强大魔法师。

  这世界上真正的天才很少,无论再有天赋,很多东西都是需要时间积累的,所以在天赋之前,大概就是忍耐了。

  临近睡觉的时候,夏玛莎一脚踢开了大门,风风火火的说:“老师,我想好了。”

  “嗯?”

  “我决定了,这次你离开雨果的时候,请带上我。”夏玛莎跪下五体投地的说:“请务必带上我。”

  “抬起头。”阿拜楼说。

  “是。”夏玛莎抬起头,泪水涟涟颇为动人,若不是性格太差,也是一位特别的美人。

  “放下这一切你愿意吗?”

  “我愿意。”夏玛莎说。

  “你的泪水我看见了,我同意了。”阿拜楼摆了摆手:“站起来吧。”

  从阿拜楼身后的门缝里偷看的莉莉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人小鬼大。”阿拜楼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