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第一个佣兵任务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162 2018.10.31 00:26

  在阿拜楼前往小镇的路上,大陆发生了一件大事。

  阿都比被破的消息弄的国王们人心惶惶,舰队清除了很大一批囚犯,还是有一大群人逃了出来,这群逃犯一旦分布在各个地方,想再追捕就太难了。

  这还不是最头疼的,舰队在返回梅港的时候,居然遭到了娜迦的袭击,在近海被袭击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意味着近海被渗透,海岸线危险了。

  梅港是蓝宝石王国的重要港城,当蓝宝石国王听说梅港附近出现娜迦时,一夜没睡,日上三竿的时候还在紧急处理这件事。

  其实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阿都比是一个王国。没错,你没听错,就是王国,来自教廷的受封,阿都比是名正言顺的王国。

  只不过国王不在阿都比生活,而是在梅港。

  所以阿都比几乎被炮击沉没,阿都比王就坐不住了,跑到蓝宝石王庭要求公道。

  好烦啊,这个家伙,找个理由把他杀了。

  蓝宝石国王看着还在大声喊的阿都比王,向旁边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于是侍卫拌了阿都比王一脚,阿都比王就趴在蓝宝石国王脚下,蓝宝石国王惊恐的说,“你这家伙想行刺我?”

  于是阿都比王就被一左一右架走了。

  可怜,就算是弹丸之地也是一国之主,如今落得这个下场。

  珍珠镇,是这个小镇的名字,盛产珍珠,镇子上的风气非常淳朴,同时也极为迷信神教。

  阿拜楼来的时候全镇都在教堂里进行祷告,什么“海神护佑我丰收……”、“我犯了错……”的祷词刺激的阿拜楼耳朵隐隐作痛。

  镇上的唯一一所佣兵公会,居然是个只有五平方的小木棚。这个小镇安全的连佣兵都不来几个吗?

  佣兵是这个世界非常重要的职业,游走在各行各业之间,战争靠军人,脏活用佣兵,就是如此。佣兵干的活很杂,找东西、偷东西、杀人走私、护卫、有魔兽出没时击退魔兽、甚至战争时还有佣兵接受战争合约,直接参加战争。

  反正脏活死的佣兵不忠诚,花一点钱来消耗,总比消耗忠心耿耿的军人要来的好。

  何况佣兵是一群能力很强的脚夫,不强的早就死了。

  等了一个小时,佣兵公会的接待人员才回来,是个脸上有刀疤的佝偻老头。

  “没想到佣兵也有虔诚的参加礼拜的。”阿拜楼有点儿戏谑的说。

  老人把做工作用的东西拿出来,笑呵呵的说:“没办法,人老了,总得给子孙留点。小伙子,你来这个小镇不会就是调侃我吧。”

  阿拜楼拿了一张登记用的表格,早就填好了信息,交给了老人,“我打算注册一个佣兵身份。”

  老人看了一眼,只是看了一眼名字,就把一个画面是两把交叉剑的佣兵徽章刻上了阿拜楼写的佣兵名字,交给了阿拜楼。

  月镰。

  对于佣兵公会来说,才不会管你身份到底脏不脏,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了——接受一些佣兵公会认为难度有危险的任务,需要支付押金,要是死了押金就归公会。

  “这里有没有一些价值比较高的任务。”

  “让我看看……嗯,最近的是……有了,是一个渔夫要求寻找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这两天在珍珠小崖失去了消息,希望有人……”

  “喂,老头子,柯恩家的猫我找到了,我来领我的报酬。”

  一个年轻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看了一眼衣衫褴褛的阿拜楼,嫌弃的看了一眼,把一只奶牛色的猫交给了老人。

  “行了,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叫人通知柯恩家。”

  “哈哈哈哈,我不愧是小镇最棒的佣兵,这种蒜皮小事简直轻而易举。”

  老人不再理他,而是继续和阿拜楼说:“这个渔夫希望有人帮忙找到他的儿子,报酬是……两枚银币。”

  “说说详情。”

  “珍珠小湾是离这里八公里的一个海湾…我推测他的儿子是被鲨鱼吃了,因为珍珠小湾有一个海底洞窖,每年都会有鲨鱼在那里出没觅食。而且报酬不算高,没人愿意去探那么危险的地方…”老人有些为难的看着阿拜楼,“不过这已经是最高报酬的佣金了。”

  “两枚银币吗?”阿拜楼沉吟了一下,确实不多,按照他在地球时的货币换算,大概是二百元左右。

  至少能把衣服换一下,“这个任务我接了。”阿拜楼在登记表签上名字。

  那个年轻人在一旁听见了两人的对话,窜出来抓住老人要收回的表,“等等等一下,老头,你怎么就把这个最难的任务交给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落魄乞丐?看他这一身打扮,明显连吃穿都成问题,你怎么办从来不把这个任务介绍给我。”他抢过登记表,刷刷刷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给你,老头,我也要做,我和这个人一起。”

  他还想说什么,上一个任务的事主已经到了,他就放弃原来想说的话,转头去和金主说话了。

  老头皱眉,骂骂咧咧的说:“屁事不懂得小子,装什么大尾巴狼。”全无刚才面善的样子。

  这才又歉意的和阿拜楼说,:“要不你再换一个,实在不好意思……这个小子如果跟着你就是个累赘。”

  阿拜楼摆了摆手,“没关系,挺好的,我就带着他做好了。”

  换任务可是要给钱的,我可是一个铜币都没有。

  “那行,渔夫说这个小子已经失踪两天了,希望尽快找到。”

  阿拜楼走出佣兵公会,旁边跟着那个自大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既话痨,又很不懂礼貌,阿拜楼只是听他说,从来不搭话。

  “所以说,我就是这个镇子最厉害的佣兵啦,喂你这家伙,这是什么眼神,你又不是哑巴怎么不搭理我,看你一身破破烂烂的,不会是刚从哪个山沟里出来,没看过世面的家伙吧,太可怜了……”

  说着,年轻人仿佛被自己的同情心催眠了一样,一脸唏嘘,“没关系,我罩着你,混得不好不是你的错,毕竟起点是不一样的……”然后把手搭在阿拜楼的肩膀上。

  “手拿开。”阿拜楼说。

  “什么?”

  “把你的手拿开,不然就给我去死。”阿拜楼目光凛冽,让年轻人悻悻的收回了手。

  年轻人感到的寒意让他失神了一下,然后又跟上阿拜楼,“你这是什么态度,没礼貌的家伙……”

  虽然嘴上还是不显弱势,却始终没敢再碰阿拜楼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