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芬里尔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29 2019.01.13 23:26

  “将军,你这样没事吗?”莉莉担心的问。作为魔女的她对魔力的敏感度很高。这一个晚上阿拜楼一直在持续不断的输出量值恐怖的魔力,远超一只甚至多只魔兽的总量。

  都这样居然还不见疲态,阿拜楼仍保持着之前那种精神饱满的姿态。

  狼群对阿拜楼的尊敬清晰可见。

  最后一只狼终于被阿拜楼激活完成,整个巨狼群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活力,与被腐化的时候时候截然不同。

  暮气沉沉的巨狼和现在充满活力的巨狼给人的感官差别很大。

  “真是浓到恐怖的魔力。”巨狼首领面对阿拜楼的表现发自内心的敬畏:“你拯救了草狼一族,我们愿意奉你为尊,双头狗给了我们复仇的机会,而你给了我们新生。”

  “我向来不相信口头的承诺。”阿拜楼抱起一只跑过来和他亲昵的狼崽:“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巨狼们俯下身子低下头。

  “我们明白,我们奉你为主。”

  “那就接受我的契约,你们现在是魔物了,大概可以这么做,”阿拜楼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紫色的魔法阵,这是他从乔茨琼琼那里学到的契约魔法,某些方面来讲还是相当可靠的:“这是诅咒,也是祝福。”

  魔法阵化为数十个,落到巨狼们的眉心,魔法阵缓慢消失,在巨狼们的头顶留下月牙的标志。

  “向我效忠的血脉诅咒会代代遗传,但是会逐渐在血脉遗传中消失。与之相对的,你们就拥有了生育巨狼的能力,我希望在和我契约的时间里,你们能加大生育力度,我需要一个庞大的巨狼族群。”

  这正是巨狼们想要的东西,巨狼头领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求之不得。”

  “很好,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会呼唤你们的。不过你们有名字吗?我可不想巨狼巨狼的叫。”

  “没有,还请主人赐名。”

  阿拜楼抚摸着巨狼头领雪白如月的毛皮:“看看这美丽的皮毛,如此雄骏的模样,在我的家乡里,曾经有一个被名为动摇大地之魔物的雄性巨狼,名叫芬里尔,众神追捕了它三次,直到第三次才捕获它。你就叫芬里尔好了。”

  “主人,我承认你的名字很有深意,可是我是母的……”

  “呃……”阿拜楼定住了。

  “噗哈哈。”莉莉笑出声,作为猫魔女的她还是听得懂巨狼的语言的。

  失策,他一直以为巨狼是公的,哪儿有母的当狼群头领的。现在闹了个笑话,让他有一点尴尬。

  芬里尔懂事的说:“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事情结束后,阿拜楼找不出什么话题。

  “我要走了,芬里尔。记得暂时别和人类接触,不久以后我会和雨果的人说你们,你们会获得一个良好的栖息环境的。”阿拜楼让变成猫的莉莉爬到自己的身上,转身就走,一点都没因为获得新的种族追随的那种喜悦感。

  其实喜悦感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巨狼是很不错的追随者。

  “主人,等一下。”在阿拜楼走了不久后,芬里尔奔跑到他的面前:“我可以跟着你吗?”

  “你要跟着我?可以是可以,但你的族人没问题吗?”芬里尔跟随自己对阿拜楼没什么影响,要是有一个很不错的坐骑也是件好事。

  “我和族里最聪明的狼交代好了,由他代理,所以完全没问题。”

  因为是狼族所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么?阿拜楼点了点头:“如果你们族群没事,那就跟着吧。”

  阿拜楼和武器加在一起对巨狼都不算重,虽说阿拜楼坐在芬里尔背上时,芬里尔还是心中暗念:好重。那把镰刀实际上比看起来重的多。

  巨狼的移速用风驰电掣比喻并不过分。

  “哇,我想变成人形。”莉莉觉得骑狼很帅。

  没一会儿,月色下就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和一个青年骑着一匹巨狼的影子,小女孩发出一串银铃一般的笑声。

  “咯咯咯,太有趣啦,和骑马不一样!”

  阿拜楼偷偷往前一点,防止莉莉摔下去,尽管这件事有点儿多此一举。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对莉莉的过度保护。

  芬里尔全力的表现自己,所以只用了阿拜楼一半的时间就回到了营地。芬里尔出现在营地时,营地的人正在喝酒狂欢,毫无防备。芬里尔本就比其他的巨狼大不少,经过阿拜楼的催化,芬里尔更是又大了一半,现在的芬里尔体长足有三米五。所以佣兵们看到它,魂被吓丢了一半。

  巨狼这种体型,和一般的狼形魔兽没什么区别了。

  他们确实已经是魔兽了,只是本质和真正的魔兽略有不同,它们没办法使用太多魔法,只有几个是用于自身的,例如锋利。

  “敌……敌袭!”首先看到芬里尔的佣兵在地上连滚带爬。

  营地一片大乱。

  “别担心,是我。”阿拜楼从芬里尔身上下来的时候,手忙脚乱的佣兵松了一口气。

  “这匹狼是我路上看到的,刚才去收服了一下,现在才回来。”阿拜楼还不想暴露自己的巨狼群,所以随口撒了一个谎敷衍他们。

  偏偏这群佣兵深信不疑。

  “不愧是月镰,这种等级的野兽都可以随手收服。”

  “要是我有这种水平,大概可以娶到某个国家公主了吧。”

  “放屁!就是女王都可以!”

  阿拜楼进了自己的帐篷后。闹哄哄的佣兵作的更欢了,芬里尔趴在阿拜楼帐篷旁边。

  不长眼的佣兵们围在芬里尔周围指指点点,尽管芬里尔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还是能闻出佣兵身上散发着的恶意。

  滚蛋人类!芬里尔愤怒的想。

  “要是不喜欢就别克制。”阿拜楼从帐篷里说,“他们还不配引起麻烦。”

  主人?芬里尔认真理解着阿拜楼的话。一个借着酒劲的佣兵以为芬里尔是被驯服的,失去了野性,于是和众人打赌要拽芬里尔的尾巴。

  “哈哈哈,上啊混蛋!”

  “你不会怂了吧?”

  不怕事的佣兵起哄。

  喝醉的佣兵被嘲讽的上头,居然真的去拽芬里尔的尾巴。

  他们只是指指点点芬里尔还不会真的去咬,可尾巴,没有人可以碰!

  没有人!

  除了主人!

  芬里尔张开血盆大口,一个喝醉的佣兵根本来不及躲开芬里尔恐怖的噬咬,迷迷糊糊中就被一口咬断了上半身。

  只有孤零零的两条腿立在地上,然后“噗通”倒下。

  正在疗伤的阿拜楼听见外面一阵吵嚷:“巨狼吃人了!”

  “该死的!老本就这样死了。”

  阿拜楼露出了笑容,就应该这样。跟随他的人可没有可以随便被弱者侮辱的。

  “发生了什么事?”乌兰跑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