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默契的形成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55 2018.11.15 22:17

  当锁链绑在脖子上是哪里还有心情再管阿都比的逃犯,皮克只能被拖在地上,绝望的为自己辩解着。

  不可能翻身了,首席主教汉克的死是教廷的脸面被打,所以才没宣传出去,有了皮克这个替罪羊,就可以让教廷让指派下一个首席主教了。

  所以,真想到底如何并不重要了。

  “向伟大的天神发誓,我真的没有勾结魔女!”汉克的惨叫依然回荡着,宴会也不可能举办了。

  之前讨好汉克的那些人换了一副嘴脸:“没想到这家伙是这种人,哼,与魔女为伍的渎神者。”

  这才是真是的贵族啊。

  绍尔清了清嗓子,对着围观等待消息的贵族说:“各位信徒,我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疑问,就让我来为大家解释一下……”

  阿拜楼问乔茨:“那个汉克主教不是你杀的?”

  “我杀他又没好处,干嘛杀他。”

  乔茨白了一眼阿拜楼,继续说:“汉克主教被杀的手法极有可能是魔女,汉克是被摄了心魄而死,刚开始我也是被怀疑的对象,后来才摆脱嫌疑。”

  可以想象乔茨为了摆脱嫌疑废了多大的力气,因为她是真的魔女。

  “这间魔女洞窖是我老师的,她以前一直在这里做实验。既然也用不上不如当成一个手段,反正皮克迟早也会被我除去。”

  乔茨笑嘻嘻的说,她可真是异常的腹黑。

  两人耳语的时候,千夫长绍尔念到了乔茨的名字:“发现这些魔女东西的人,正是我们坚定的教廷信徒,乔茨小姐!多亏了她,才让教廷的悬案的解决指日可待,大家的安全得到保护。”

  绍尔吩咐侍者给他拿了一杯酒,他举着酒杯:“多谢乔茨小姐!”

  “多谢乔茨小姐!”众贵族也跟着喊。

  绍尔发自内心感激的看了一眼乔茨,就算没有捉住魔女,捉住一个和魔女有关系的大贵族,可也是大功一件。

  他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获得来自中庭的嘉奖,成为万夫长也不是不可能。

  最差也会成为执行者的眼线,这可是实打实的权力!

  “大家不要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乔茨谦虚的说,她不怕在座任何人的嫉妒,因为她是一个邪恶的魔女,是蓝宝石城的地下王。

  教廷拿出那些人皮,装作厌恶的展示给众人,也不怕乔茨揭穿,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你们看这些是什么?”

  “是什么皮革吗,魔女的秘密研究?”底下的人议论纷纷。

  绍尔冷笑一声,一抖那些人皮,让它完整的展示在众人面前。

  贵族没几个傻子,这下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人皮了,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是教廷的东西,所以对魔女的恐怖和残暴感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神啊,魔女实在太可怕了,她们居然剥人皮,她们是恶魔吗。”

  够了,绍尔满意的让手下拿走人皮,上级人士影响下级,这些贵族将会让其他人同样知道魔女的恐怖,最后蔓延到整个蓝宝石。

  魔女,将无所适从!

  果然带这些人皮是正确的事,他脸上一脸愤恨,心里却乐开花,他这件事做的太漂亮了!

  这件大事在还没有落幕的时候,就已经传遍了蓝宝石城里各个贵族。

  当乔茨和阿拜楼走出皮克宅邸的时候,三名披着黑色斗篷阴森的人出现在门口,拦住了两个人的路。

  执行者!

  乔茨眼神一缩,她在最紧张的那个时候可没少和这群人打交道,阴险、固执、无孔不入。

  “乔茨小姐。”为首的人把头低了一下,这已经是他最大的礼貌了。

  乔茨也行了一下礼节,同样是那种做了不如不做的行礼。

  嘲讽可能更多。

  执行者对此不以为意,而是开口问道:“乔茨,你是怎么发现皮克家中魔女的洞窖的。”

  语气僵硬的如同审讯犯人,乔茨不舒服的问:“你们仍怀疑我和魔女有关系?”

  “请回答我们的问题。”

  “如果我说不呢?”

  话刚说完,执行者身后的黑袍人的袍子里传来一阵锁链的叮当晃动声。执行者语气已经开始不悦:“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可能杀死汉克首席的人中你是最有机会接近他的,我们有理由相信你是杀人凶手。”

  “拜托,那这可是魔女,杀人行踪诡异很正常吧。”乔茨不爽的说。

  阿拜楼也握住匕首,如果乔茨被攻击,他就杀死三个人,接下这个黑锅。

  执行者没动手,但是三个人把两人围在中间,显然有攻击的欲望。

  “最后一次机会。”执行者说。

  “好吧,”虽然不爽执行者的强势乔茨才顶嘴,但是服软的时候还是要服软的:“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势力吧,是我的盗贼无意中发现的。”

  “确实是个好理由。”执行者不可置否,“那么请你告诉我那个盗贼的名字,我们会去直接问他的。”

  “如果你们敢伤害她,我会直接上报中庭。”说出盗贼的名字,乔茨威胁着他们说。

  执行者离开,乔茨无奈的说:“你看执行者,迂腐而且粘人的可怕。”

  阿拜楼点点头,他没少和执行者打交道。

  执行者的武力可能不够顶尖,观察力绝对是顶尖的,因为他们,很多地方都有一种人人自危的风气。

  很少有人可以躲过他们的追查。

  “事情结束了,我打算明天离开蓝宝石王城。”阿拜楼临走时对乔茨说。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乔茨有些不舍的问。

  “可能要很久,我保证,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一定会出现的。”阿拜楼笑着说:“不过你可别老是需要我,我忙不过来的。”

  “我很想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希望你回来的时候可以讲给我听。”乔茨对阿拜楼敷衍她的询问的事耿耿于怀。

  “当然可以,那时候我一定不会再有顾忌了。”阿拜楼揉了揉她头发。

  乔茨眯起眼睛,像小猫一样。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阿拜楼给她了无比的安定感,也许是他很强?也许是他做什么事都波澜无惊?

  肯定不是和他上床的原因!乔茨在心里暗自否决。

  “我相信你想做的都能做到。”乔茨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然后被阿拜楼的眼神盯得脸色发红。

  我没头没脑的说了什么啊。乔茨就差捂着脸钻进地缝了。

  “你真可爱。”阿拜楼在她的唇角轻触了一下,笑着说。

  这个女人太可爱了,阿拜楼摸着她有些发烫的脸。

  可一点都没有她和那些贵族打交道的样子,这样子倒符合她的年龄。

  “快走吧,我要回去了!”乔茨伸出双手把阿拜楼推远,捂着羞红的脸。

  “你可要早回来看看我。”乔茨轻声说,看着阿拜楼。

  “嗯。”

  两个人这一对视,居然有了默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