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章 低吟与即将开始的比赛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401 2019.02.22 17:59

  止绳赛期间,雨果无眠夜。

  凌晨两点,阿拜楼所处的卧室仍然可以听见下层热闹的吵闹声。

  低吟的声音却比下层还要难以入耳。

  捏住艾露恩伸出来的舌头,阿拜楼轻咬着她的耳垂。过于敏感的艾露恩轻轻吐息着。

  “嗯。”艾露恩惜字如金,她不能对阿拜楼撒谎,那就只好少说话——那是她最后的骄傲了。

  露出玩味的坏笑,阿拜楼把艾露恩放在自己的腰上。艾露恩忍不住出声,全身再次从苍白变成了桃红。阿拜楼让她把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阿拜楼才心满意足的让艾露恩迎合。

  嘴会说谎,艾露恩的身体却诚实的迎合着阿拜楼的入侵。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因为我的嘱咐没有看到重要的比赛。”虽说是艾露恩辛苦了,可阿拜楼在晚上也没有打算放过她。

  “是你的吩咐我当然要完成。”艾露恩忍住自己叫出来冲动,装作面无表情回答。

  “其实你在害怕吧?是不是只是在单纯地觊觎你,强迫你签上契约又不履行承诺。”

  “我……”阿拜楼说到了艾露恩的心坎中,她在白天就一直惴惴不安,阿拜楼始终关注着莉莉,还给那个女孩做了一件神器。可自己除了被他蹂躏了一夜,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连目光都不曾在她的身上停留过。

  “会给你补偿的,在一切结束后。”阿拜楼翻身,把艾露恩压在身下。他捏住艾露恩修长细腻的大腿,进行最后一波攻势。

  吸血鬼不需要新陈代谢,皮肤别说体毛,连毛孔都没有,摸上去如同瓷砖般滑嫩冰凉。这让阿拜楼着迷的地方,爱不释手。

  这最后一波的攻势有些长。

  艾露恩几乎昏厥。实际上她真的昏过去了几次,几秒内又再次醒来迎接让她灵魂出窍的撞击。

  “求求你,放过人家啦。”艾露恩脸上带着哭痕,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本能的求饶,她把手杵在阿拜楼的胸膛,意图阻止阿拜楼继续下去的动作:“这太奇怪了,我觉得自己好奇怪。”

  连倔强都消失了,骨子里的优雅也被击破了。

  只有那每一次如同拷问般无法忍受的快感在告诉艾露恩正在发生的一切,她只想祈求停下。

  艾露恩求饶后,趴在床上痛苦的喘息着,至少今晚,她很难再保持一贯的清冷优雅了。

  这样就够了。阿拜楼停下,再继续下去可能会把艾露恩变成那种特殊癖好的女性,她还是有自己独立人格的。他会尊重艾露恩的人格。

  “我听柏丽儿说,你对她很温柔的。”艾露恩蚊蚋般的低语着。

  “她可是普通人。”阿拜楼笑着说,“太激烈是会坏掉的。”

  是吗?可我觉得我也快坏掉了。艾露恩愤愤不平的想。

  一丝冰凉触及到艾露恩的脸颊,她以为阿拜楼还要继续,认命般的闭上眼睛。

  “干嘛呢,”阿拜楼叫她,“把这个喝了。”

  “啊?”艾露恩睁开眼,看到阿拜楼手里捏着一瓶红色的药剂,无语的的看着她。

  “你有时候比夏玛莎还脱线。”阿拜楼无奈的说:“我在想吸血鬼应该怎么提高实力,如果你半吸血鬼的体质没关系的话,大概依然和别的吸血鬼一样需要精气,那是最快的捷径。”

  艾露恩喝掉阿拜楼地过来的药剂,并不好喝,却有股让她着迷的味道。

  “怎么样,我的血的味道?”

  艾露恩露出惊呆的表情,“这是你的血?可…血不会有这么显著的帮助的。”

  简简单单的一瓶血怎么会让自己出现精气神全都恢复的作用呢。艾露恩轻嗅着瓶子的味道。

  “这是用我精血调制的药剂,最大程度发挥了它的功效。”

  “精……”艾露恩捂住嘴,想起自己喝药剂之前吃下的那些脏东西。

  “不是那个。”阿拜楼快被艾露恩的脱线气笑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不分青红皂白攻击他,现在又嫌弃起她吃下去的东西,让他又好气又好笑。“精血,俗话说人有三滴心头血,滴滴化作精气神。就是那种血。”

  “是很重要的血啊。在泛大陆从没有听说过这种俗语。”

  阿拜楼点点头说:“是更遥远的地方所说的话。”

  “睡觉吧,明天晚上有属于咱们的比赛,你会看到药效的。”阿拜楼给睡眼惺忪的艾露恩盖上被,自己赤身裸体的站在阳台前。

  “教廷…圣堂的势力……我是不是有些太怠惰了,没有做好待客之道呢?”

  白天会举行浮空学院学生们的比赛,属于比较友好的环节。再过不久,提名生也会被要求加入学生赛中获得提名许可。

  而晚上,将会是残酷的竞技比赛,轻则伤重则死。这些比赛,甚至有类似于奥林匹克般专业的运动员来同台竞技,绝对不会是白天那种轻飘飘的比赛可以比的。

  这些比赛会被各种规则限制着,个人实力的强弱成为了最次要的因素,反而是刻苦努力,以及对比赛的理解成为了真正的武器。

  正是止绳赛吸引着世界各地人到来的原因,在场外实力强横的人,在场内或许被某个不起眼的年轻人砸的头破血流。真正让人热血澎湃的,就是同样条件下,大家意志的比拼,肉体与鲜血的碰撞。

  比赛第一!止绳赛的至理名言。

  日上三竿的时候,阿拜楼才起床。

  “痛痛痛。”莉莉咬着牙,身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药贴。

  “莉莉小姐,要好好上药才能保证身体不留下难看的伤疤。”柏丽儿皱着眉头,坚决的说:“就算你说我麻烦也好,将军肯定不希望这白嫩的皮肤满是疤痕的。”

  “是这样吗?”莉莉的眼睛亮了:“那就没办法了。”

  柏丽儿带着胜利的笑容,继续给莉莉上着药。

  这孩子真好懂,柏丽儿心中偷笑。她抬头看了眼目光游离,又因为涂药很疼皱紧眉头的莉莉,明明在那样的比赛中都没有说一声疼,现在居然为了这点小事喊疼……

  “将军,你醒啦!”莉莉挥着手打招呼。

  “啊,”柏丽儿给莉莉涂完最后一个伤口,起身行了一个仆人礼,她彻底把自己摆在了仆人的位置,并且很适应这个位置。

  明明很久以前是实权贵族的子女,真亏她和碧翠丝能接受这天差地别的转变。

  说起来碧翠丝……

  “碧翠丝去地面上照顾芬里尔了,夏玛莎去忙止绳赛的事儿了。”柏丽儿心有所感的说。

  “哦。”

  “午饭准备好了,莉莉小姐在等着你一起吃呢……还有……”

  “有话直说。”阿拜楼命令。

  “那个……”柏丽儿把头凑向阿拜楼:“大人,你是不是对艾露恩小姐太粗暴了。”

  “有吗?”

  “非常有,我知道我是普通的女人,所以你会温柔,但艾露恩小姐毕竟是在雨果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以那你那种力度对待会不会不太好?你看,她到现在都没起来呢。”

  阿拜楼并不讨厌柏丽儿这程度的说教,“你说的对,之后我会注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