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悲剧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368 2018.11.02 13:20

  如果你把美人鱼,当成可以和谐沟通的种族,甚至还可以找到话题,那么眼前的种族是绝对无法沟通的。

  阿拜楼拦住想冲上去摸一下的鱼尾。他比较好奇艾力克是怎么遇到她的,尽管她也确实有着鱼尾,不过还是更趋向蛇的长相……

  娜迦——一个混乱邪恶的种族,有着社会秩序以及属于自己的女皇和亲王,族群之间乱伦严重,近亲结合是家常便饭。

  娜迦是肉食,连自己的同族都吃。

  艾力克温柔的把食物交给女性娜迦,一边替她包扎伤口,一边有些羞涩的看着娜迦明显的女性特征。

  “我出去捕鱼的时候,就遇到了她,她一定是美人鱼,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她一定是美人鱼,是大海赐给我的馈赠。”

  他指着娜迦腹部的伤口,“我看见她留了很多血,虽然颜色是绿色……我急忙去追她,发现她躲进了这个洞穴,后来我带了食物……说来奇怪,她吃了我的食物以后,鲨鱼洞里的鲨鱼也不再攻击我了,我想是她对我认可了吧,我感觉我好像恋爱了。”

  不知道为什么近海会出现娜迦,阿拜楼担心娜迦会伤害这个天真的年轻人。

  娜迦可是人间的恶魔,阿拜楼一把推开娜迦身旁的两个人:“这家伙很危险。我要杀了她,然后……带你去找你的父亲。”手已经锁住了娜迦的脖子,只要稍微用力就可以掐断,娜迦可能是因为重伤,没有还手,只是用仇恨的目光怨毒的盯着阿拜楼。

  谁知旁边的艾力克一把抽出鱼叉,对准了阿拜楼,“你这个混蛋,要对她做什么,我不允许你这样对待她。”

  鱼尾也用双手抓住阿拜楼锁住娜迦喉咙的手,“听我说,别冲动,不知道你对美人鱼有什么误解,你看她的鳞片多美,怎么忍心下手。”

  阿拜楼不为所动,手还在一点一点的用力,“她不是美人鱼,是邪恶的娜迦,愚蠢的小子们。”

  娜迦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嘴角泛起了如同螃蟹一般的白沫,在她青色的皮肤上非常显眼。

  艾力克用鱼叉对准阿拜楼终究没有下定决心刺下去,所以他直接跪下来,抱着阿拜楼的腿,恳求阿拜楼。

  “求求你,别杀她,我不管她邪恶不邪恶,她就是我最爱的那个,你看她到现在都没伤害我,我真的很爱她,她也很爱我,我坚信我会让她善良的,求求你……求求你……不然我……自己一个人怎么活啊……”

  说着说着艾力克竟然泪流满面,而鱼尾也附和:“别这样,你看他们不是好好的吗,饶了他们吧。”

  阿拜楼叹息了一声,松开了娜迦的脖子,也许情感真的可以改变一个种族吧,这个娜迦也确实没伤害艾力克。

  “希望你们不要后悔。”阿拜楼对他俩说,鱼尾和艾力克疯狂的点头。

  既然已经找到目标,就回去找雇主吧,阿拜楼告别了两个人,鱼尾这次没有跟上,因为他真的很想再看看“美人鱼”。

  没了阿拜楼的海底洞穴,气氛快活了不少。

  阿拜楼到了佣兵公会时候,老人接待员已经睡着了,听见阿拜楼的砸门声才慢慢爬起来给阿拜楼打开门。

  “谁啊这么晚了折腾老人。”老人打着哈欠看见阿拜楼,顿时清醒了一半,“你找到渔夫儿子了?”

  “找到了,不过情况有点儿特殊……”

  “他死了?”

  “这倒是没有,不过情况挺让人惊讶的,我有点儿担心老渔夫受不了。”

  自己儿子爱上了个不是人的种族,换哪个父母都会心肌梗塞吧……

  “那还等什么!喂,臭小子别睡了,起来叫人,两银币任务。”

  没一会老渔夫就举着火把冲了进来,“佣兵,我儿子呢。”

  “你儿子还在海底洞穴,他没事,别急,路上我跟你详细说。”

  阿拜楼带着三步并一步的老渔夫,虽然看起来五十多岁,渔夫脚力不输年轻人。

  他一边跑,一边听着阿拜楼讲他的儿子爱上了一个海族,胡子都翘起来了,看起来艾力克明显少不了一顿毒打。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美人鱼,这个傻小子,气死我了。我倒要看看那个水鬼长什么样。”

  然而阿拜楼在离海底洞穴几十米的时候,空气中隐隐有些不对劲。

  是血的味道。

  阿拜楼停下脚步,让老渔夫别动,“有点情况。”

  随后就看见鱼尾,从海里浮出了,跌跌撞撞的奔跑,一边跑一边带着哭腔喊:“杀人了!有没有人救救我!”

  阿拜楼看到鱼尾跑到海滩,一个球形物体也被冲到了岸上。鱼尾停了一下,弯腰捡起来,连人都在哆嗦。

  “怪物,我……我可……不怕你。”见实在无路可避,拔出随身带的那把匕首,哆哆嗦嗦的对着海面比划。

  糟了,阿拜楼猜到一二,事情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你的儿子可能已经不在了。”阿拜楼对渔夫甩下一个没头没脑的话,急忙奔向鱼尾。

  鱼尾见到阿拜楼,如同见到救星,直接哭出来,“这个…怪物,把艾力克吃了,呜哇哇哇。”一个大老爷们哭哭唧唧确实不好看,鱼尾怀里确实是艾力克的人头,这个小子逃命时候居然停下来把他捡起来了,这点还算不错。

  “这是,艾力克?”渔夫颤抖的抱着自己独子的人头,不敢确定。

  “我和艾力克在月镰走了以后,我说去抓条鱼给那个怪物,然后我回海底洞穴,还没来得及上去,就看见艾力克一脸惊恐的跳下水,那个怪物张开嘴,撕咬艾力克……我来不及救他,我觉得逃跑了…我是懦夫。”

  娜迦缓缓浮出海面,寻找着鱼尾的下落。

  娜迦的嘴角还有红色的血迹,整个海面,她出来的地方是深红色的海面,一条胳膊被海浪冲到岸上。

  阿拜楼于心不忍的看着渔夫。

  渔夫也看到了娜迦,“佣兵先生,帮我杀了她!我有两枚金币,都给你,我要她血债血偿。”

  “如你所愿。”阿拜楼贯彻着佣兵的正义,走到娜迦的面前。

  娜迦张开嘴,布满了鲨鱼一样的牙齿,发出刺耳的尖叫。

  野兽就是野兽,阿拜楼责怪自己不该对野兽抱有希望。

  “低贱人类,我要吃了你,你居然敢扼住高贵的娜迦督军的脖子。”

  督军吗?难怪这个娜迦如此有底气,看来之前的伤好了,这才暴起伤人。

  “你为什么杀了他?”

  “我是吃了他,他本来就是我留着的肉食。”

  好吧,已经知道了,不用手下留情了。

  娜迦握着的鱼叉飞快的斜刺过来,阿拜楼伸手,轻描淡写的握住鱼叉,摩擦出一阵火星。

  这是小刀的力量。

  “太弱了,就是娜迦督军,你也太弱了。”阿拜楼摇了摇头。

  混蛋啊啊啊,娜迦尖叫着,又刺出了十几下,全被阿拜楼接住了。

  “那么再见了,高贵的娜迦督军。”随着手上的力量突然加重,娜迦督军的眼泪都被挤出来了,脖子一歪,躺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