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阿拜楼的阳谋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30 2018.10.18 04:34

  斯拉吉是一名画家,有点儿实力的那种。

  会点儿盗贼的隐蔽,会点儿战士的攻击,于是自恃技艺高端潜入某大公爵家,用探讨艺术的方式,和大公爵的妻子发生了点故事。

  偷偷摸摸本来没关系,偏偏斯拉吉作死,画了一幅画流传了出去,大公爵偶然看到这幅画,越来越觉得和自己的老婆像,就追查,一查就查到了他。

  愤怒的公爵直接把送到阿都比。

  斯拉吉非常的想出去,哪怕第一层的囚徒有机会看到太阳。就算只有一个月一次的太阳!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就连排泄都受到限制!

  要是多出来一点,就会被狱卒从任何一个有可能的地方塞回去。

  有一个混蛋狱卒偏爱用屎棍塞他的嘴。

  “如果有一个人能把我放出去,我就把命交给他。”斯拉吉不是阿都比唯一一个这么想的囚犯。

  一个想死都没办法的噩梦之地。

  也有很多囚犯已经疯了。

  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分不清白天黑夜,只有慢慢等着狱卒玩乐一般的刑罚。

  习惯提醒他刑罚快来了,但是并没有。

  为什么呢,斯拉吉听见广场有哭嚎声,有几个人嚷嚷着听不懂的奇怪语言。大部分的狱卒在过道跑来跑去,根本没有机会理他。

  斯拉吉感觉今天不是一个简单的日子,现在在发生着什么?

  底层监牢。

  阿拜楼交代了福克斯,用魔法控制他带来尸体的一部分。福克斯抽干阿拜楼胳膊的残存力量,终于可以控制狮蝎的头颅了。

  可是,没人会傻得把头放在狮蝎那里任它咬。

  没关系,阿拜楼给了他们第二个保险。

  卡塔大喊,“有人吗,笼子里的怪胎疯了!天啊,他想撕碎我,啊!我的腿!啊!”

  还底层的狱卒闻讯赶来,看见肉身撕扯卡塔,看样子要把这个话痨中年人彻底撕碎才行。

  狱卒启动了囚徒的电流装置,肉山发出了痛苦的吼叫,松开了卡塔,实际上卡塔已经开始冒黑烟了。

  “这群人根本就是连受害者一起电,我一定要看看是谁发明的这个东西,我要割掉他的头。”

  阿拜楼在一年前就叫肉山和卡塔演这一出戏,让狱卒习惯了监狱的斗殴。

  狱卒轻车熟路的把肉山带出监狱,准备进行惩罚。在他们眼里,肉山只是未开化得野兽。

  当他们路过狮蝎的旁边时,肉山忽然暴起,三吨的重量瞬间压倒狱卒,倒在已经张开嘴的狮蝎边。

  “你们想越……”狱卒话还没说完,头已经被咬碎了。

  福克斯眼眶里面的火看起来如同要熄灭了一般。

  “允诡石的共振比我想象的厉害,我的灵魂之火差点休眠。”

  卡塔摸出狱卒的一串钥匙,上面有密码,如果设置错了就插入允诡石,那么钥匙就会自动销毁并警报。

  阿都比没有地方给人漏洞。

  “该死的密码锁,呸,真麻烦,卡塔大爷都不需要用检测就能打开它。”一边碎碎念一边解锁钥匙的密码。

  钥匙的保密程度相当高,世界上可能只有卡塔能破解它。全世界目前唯一一个盗贼技巧大宗师。

  谁会把没有什么更强战斗力的盗贼磨炼到大宗师呢?太傻了。

  福克斯紧张的看着卡塔把钥匙插入锁孔。就连福克斯自己都很紧张,冷汗滑落,只听咔哒一声,锁头滑落。

  卡塔转动着久违的可以活动的关节,大笑起来,并且一一解开了众人的锁。

  “卡塔大爷果然还是极强的!”

  没人理他,因为刚刚拿回力量,福克斯正在和肉山一点点挪动金属少女的磁铁十字架。金属少女是最少受折磨也是最受折磨的,她的折磨便是这架磁石十字架,底层监牢福克斯是最先来的,这个金属少女就已经在了,她一直挂在这个十字架上到现在。

  “这个女孩犯了什么错,金属族好像是炼金种族来着吧,呃,她从来不说话,似乎只有阿拜楼才能和她沟通几句…….而且她这个样子也太奇怪了吧。”卡塔挠了挠脸,一道道黑泥被指甲刮下来,他有点儿奇怪的看着变成史莱姆的少女。

  “我的魔法,慢慢回来了,我可以沟通冥界了。”福克斯枯瘦如柴的手伸出,一团绿火腾然而起。“那么,就做咱们一直想做的事吧,桀桀桀桀桀桀……”

  亡灵法师从来不是善类。

  底层的人要拆了阿都比,毁灭一座城市大的监狱,并且放出七层所有的囚徒。

  而且,亡灵法师最擅长烘托气氛了。

  七层的走廊里,遍布了幽魂骷髅,它们穿梭在人们的视线里,在狱卒战战兢兢的目光下宣告:“所有阿都比的人,死灵学者福克斯降临!他将带着他的同伴,从底层监牢开始,踏平阿都比!”

  听众里有人知道死灵福克斯,也有人不知道,不过狱卒一定是知道的,吓尿裤子的狱卒不止一个,底层监牢的人越狱成功了,阿都比,完了……

  哪里可以跑?阿都比隔绝人世,在大海中独立,为的就是防止囚犯越狱,断绝囚犯的生路,也断绝狱卒们的生路。

  他们不少人的家人,也在阿都比生活。

  还在广场外的典狱长被疯了的人弄的晕头转向,这才把大司祭安顿好,就听见福克斯野蛮的亡灵宣告。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地底一片震动。硕大的巨人之拳从地下掏出,砸的附近的人人仰马翻。

  肉山一只手托起阿拜楼,另一只还拿着半截人体,吃的鲜血横流。“人肉,真难吃。”

  在有外力努力破坏的情况下,海楼石不算坚固,打破几万囚犯的束缚,用骷髅就行了。

  福克斯看到阿拜楼生命稳定,即将苏醒,把心放了下去。满地的狼藉,还有那名大司祭疯疯癫癫的样子真的挺让人好奇的。

  他手指伸出来,一道红色丝线连入阿拜楼的心脏,阿拜楼身上的海楼石轰然破碎。

  “我的学生,也该醒了。”福克斯说。

  话音落下,阿拜楼一阵轻咳。看到举着自己的肉山和浮空的福克斯,笑了。

  阿都比,沦陷了。

  现在,从毁灭阿都比开始,把大陆的一些东西也毁灭的一丝不剩。

  阿都比监狱已经开始火光冲天了,囚徒很少善类,就是善类也被无尽的折磨弄的疯狂,破损逐渐蔓延到家属区,远远望去好像有无数人举着火把。

  能听见很多人高声呼喊,“阿拜楼!万岁。”

  阿拜楼!万岁!

  砸沉这个岛屿!

  回到大陆!

  毁灭仇人!

  阿拜楼站在肉山的肩膀上,虽然只有独臂,但还是不减威风,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下来的所有阿都比的狱卒。

  开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