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顺路的贵族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181 2018.11.06 12:56

  老乔治低声和鱼尾说:“你小子注意点,贵族一般不太喜欢被直接这么称呼,不想掉脑袋就好好的用敬称。”

  鱼尾挠了挠头,答应了。

  老乔治摸着已经没有大碍的伤口,还有一点疼,他问:“尊敬的贵族小姐,请问你的名号是什么?”

  爱戴人民的贵族,理应受人民的爱戴。老乔治这么认为,尽管当了不少年的军人,他的心底还是以平民的思考方式思考。

  “我是蓝宝石戴桑家族的次女,代表绿叶与树枝家族的子爵,乔茨·戴桑。”乔茨用了最正统的贵族的介绍的方式,其实她完全没必要对一个平民这样。

  “你还真是与其他贵族不一样。”阿拜楼从树林里出来,站在乔茨后面说。

  乔茨脸色一变,手快速摸到腰间的武器。

  然后又放下,“不好意思,小魔怪聚群太不寻常搞得我紧张兮兮的。”她笑着说:“确实,很多人都说我和别的贵族不一样呢。”

  “太好了,月镰,你没事。”鱼尾眼前一亮。

  阿拜楼走到老乔治旁边,看了一下老乔治的伤口,“愈合的不错,不管怎样,谢谢你了。”

  阿拜楼看着乔茨,郑重的说。

  鱼尾找来一根结实的木棍递给老乔治,老乔治接过木棍,艰难的站起来,他问阿拜楼:“你什么时候到的?”

  “乔茨小姐自报家门的时候。”阿拜楼深深地看了一眼乔茨。

  “多亏了乔茨子爵的救助,不然我和鱼尾这小子都活不下来。”

  “这都是应该的,”乔茨不再这件事,而是扭头问阿拜楼:“佣兵,能不能让你护送我回蓝宝石城。”

  “理由。”

  “二百金币。”

  “成交。”

  佣兵的信条就是简单,给钱就做,不问原因。护送一个人二百金币,黑市的奴隶市场一百个奴隶都没这么多,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干。

  乔茨没想到阿拜楼答应的这么快,刚才到现在她就觉得自己被阿拜楼压制着,从这个男人的一个眼神开始,她就觉得自己是被看穿了一般。

  准备好的一套说辞被咽进肚子里,乔茨闭上了嘴。

  老乔治腹部有伤,行走不便,阿拜楼打算去附近找个马车,用马车带着老乔治走,一来方便,二来多了一个贵族小姐,脚力肯定会拖累他们的行程,时间对于现在的阿拜楼可是非常珍贵的。

  乔茨听见阿拜楼要去找马车,阻止了他,笑着说:“我有马车哦,之前停在林地西边,现在应该还没什么事。”

  当阿拜楼架着马车回来的时候,鱼尾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有马车坐当然比步行让人高兴。

  “我本来是回家乡的,带的护卫已经全死了……”乔茨告诉阿拜楼,她本来是去章鱼镇,为了安全足足带了十个护卫,谁知道还是遇到危险了,哥布林太多了,根本抵挡不住,死了几个,跑了几个。

  “老爷子,你看月镰和乔茨说话就不用敬称!”鱼尾努了努嘴,不满的说。

  老乔治一巴掌打在鱼尾后脑勺,说:“人和人不一样,你要是非要和一些特殊的人学,可是死的很快的,做佣兵,没有一个带脑子的同伴,就自己带点脑子。”

  鱼尾虽然嘴上嚷嚷不服,心里还是记着老乔治的话。

  他不想再惹老乔治心情不好了,他可是偷偷看见老乔治流眼泪了。

  鱼尾自告奋勇的当车夫,老乔治就坐在车厢前,给鱼尾讲自己当兵时候的故事。

  偶尔乔茨也会跑出来听一下。

  阿拜楼坐在另一匹马上,询问鱼尾刚遇到乔茨时候发生的事,护送一个雇主,不带点自己的情报可不行,佣兵虽说是接麻烦东西的人,可也不愿意给自己惹上解决不了的大麻烦。

  可是有不少佣兵发现雇主给的情报不对抛弃雇主任务的,虽然会背上一个不好的名声,也总比丢了性命好。

  “我和乔治老爷子感觉已经无路可退了,绝望的时候,乔茨大姐就扔出了一个粉粉的瓶子,瓶子炸开,药剂散发着一股甜甜的味道,那些哥布林就跑了!太厉害了!乔茨大姐还给了老爷子一瓶药,然后用法术一样的东西,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白色的光亮起来,老爷子的伤唰一下就好了。”

  “你说法术?”阿拜楼眼前一亮,“你还记得她说的神名字叫什么吗?”

  “不记得了,她好像压根没有说。”

  阿拜楼又问了一次老乔治,老乔治也说他没有听到乔茨说的是哪个神的名讳。

  再三确认后,阿拜楼已经大概推测出乔茨是做什么的,不碍事,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护送一下她也无所谓。

  马车在道路上平稳的行驶着,也没有预测中的小魔怪报复,一切都平静的符合常理。

  平静的仿佛这二百金币如同白送的一样。

  马车就这样安全的行驶了三天,

  即将进入蓝宝石王城范围内的第一个关口,阿拜楼发现审查非常严密,而且不是蓝宝石的军队,而是教廷的白金军。

  教廷的军队,白金军类似于地球上的武警,权力很大。大到什么程度?看看眼前排的人山人海的关口就知道,他们权力大到可以影响别国内政的程度。

  这是非常可恨的一件事。

  乔茨看着白金军露出了一脸愤恨的表情。

  教廷可不止白金军,他们还有负责武力的盛典军和负责刑罚的执行者。

  盛典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执行者雷厉风行如同鬼魅,这是教廷的盾和匕首。

  也许哪个国家的国王,前一天还耀武扬威的坐在王座上,第二天就有可能在十字架上对着执行者苦苦哀求。

  你问教廷为什么没有剑?剑当然有,而且是极可怕的剑,三十六柱神使,就是教廷的剑。

  传闻他们是神的分身,是神意志的一部分,教廷传承无数年,三十六柱神使也存在了无数年。

  历史上有很多国家不满意教廷而反抗,三十六柱神使从不让这些国家有反悔的机会。

  连同君王,连同土地,连同土地上的一切生物,一切的建筑,都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若是对教廷心无尊敬,也许某一天,只能对着万里焦土来撒着自己的悔恨。

  “前面的马车,过来。”白金军对着阿拜楼喊到。

  这个人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通缉册,要挨个对照才可以放行。

  难道是阿都比沦陷的原因?审查这么严,只有王庭附近才审查严,偏远的地方几乎毫无动静吗。

  哼,无聊的贵族的把戏。阿拜楼在心里冷笑。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