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来使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300 2018.12.20 23:53

  鹦鹉石这么做于情于理都没有任何问题,侮辱一位领主就是要被处死。看热闹的群众没想到一向只带着笑容的领主大人居然会有冷酷的一面。

  老头显然也吓坏了。

  “我……你不能杀我……我……对不起!原谅我……”

  一左一右的士兵抓起他的胳膊,把他架走。如果有群众不喜欢鹦鹉石,那么士兵里很少有不喜欢鹦鹉石的。

  虽然鹦鹉石不怎么管军队的事,但是星妮偶尔还会给她看一下的。在星妮的宣传下鹦鹉石的完美形象早就刻在士兵的心中了。

  “以前的钻石领没有将军,因为我希望我的士兵永远不需要杀死其他人。”鹦鹉石说:“我将会任命一位将军,为钻石负责。”

  向教廷宣战需要勇气。贫穷的地区对教廷就越依赖,钻石领这种富裕到一定程度反而摆脱了这种盲目。

  台下的人高呼:“愿意为领主效劳。”充满信心的喊声让鹦鹉石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这算是鹦鹉石的无心插柳柳成荫吧。阿拜楼暗想。

  星妮在台下偷偷点了一下阿拜楼:“鹦鹉石真的变了不少。”

  “这样就够了,之后的事情就让我来做。”

  宣告尾声的时候,鹦鹉石召集了城内军队的所有高层,她下达了她丈夫死掉之后第一个对军队的命令:驱除钻石领境内的教廷势力。

  “任何方法都可以,但是不许做出暴行。”鹦鹉石认真的嘱咐:“除非对方冥顽不灵。”

  “遵命!”士官们应声答应,因为鹦鹉石的话,这里的人都有隐隐约约的期待。

  钻石领本就以战争为基础发展而来,和本国雅兰占据了半壁江山,这里没有恐惧战争的士兵!只有向往立业的勇士!

  现在,钻石领沉寂数年的战争机器开动了。

  “不错嘛,鹦鹉石。”一直隐藏在人群中的星妮说,她和阿拜楼偷偷从高台后面钻进了鹦鹉石的马车里。鹦鹉石看到进来的是星妮和阿拜楼松了一口气:“我以为又是教廷的杀手呢。”

  “干的不错。”阿拜楼夸奖她。鹦鹉石今天的表现超出他的预料,沉着冷酷而且勇敢。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偷看我。”鹦鹉石无奈的说。

  “那这是因为我的影响还是因为你的选择。”

  “当然是我的选择,”鹦鹉石笃定的说:“如果我不愿意,别想有人让我同意。”

  阿拜楼大笑。就像一个父亲知道了孩子大有前途一样的笑声。

  所以我才喜欢美人鱼。

  钻石领真正可以用的部队实际上有三十万,十五万被鹦鹉石派去雅兰王那里支援雅兰王。在不久的将来,雅兰将会受到来自周边国家的冲击,钻石领在接近雨果帝国的附近,所以不会受到战争的影响。

  现在钻石领境内的部队已经在驱逐教廷了。

  死的人不少,但是大部分还是以温和的手段请出了雅兰境内。

  阿拜楼正在吃着午饭,阿拜楼食量惊人的大,领主府的厨师们手忙脚乱的伺候一位大胃王,鹦鹉石早早就吃完了自己简单的餐点。

  “下次我给你的厨师一些素食菜谱,总吃这些东西不太好。”阿拜楼皱着眉头说,鹦鹉石的饮食健康让他有点担心。

  早在前世的时候,他就知道只吃素的人身体远不如吃肉的人,一旦生病就会很重,而且美人鱼是爱生病的种族。

  平时因为海里的东西比较营养丰富,地上就不行了,只吃这些东西真的不行。

  “好的。”鹦鹉石期待的眨了眨眼睛。

  几个人吃的热闹,一名女仆来到鹦鹉石这里。鹦鹉石看到,说:“说吧,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一个教廷的人过来求见。”女仆轻声说,因为领主和教廷开战的缘故,她说教廷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还说他是荆棘教派的使者,如果主人听见这个就会让他进来的。”

  “让他等吧。”阿拜楼耸了耸肩:“没别的意思,挫挫教廷的傲气。”

  大家在吃完午饭后是一个小时的事儿了——这还是鹦鹉石觉得这样不好催着阿拜楼赶紧吃。“哎呀,礼貌要礼貌,就算是对手也要好好尊重。”

  “哦~”阿拜楼不以为然。

  荆棘教派使者还有着良好的修养,没有着急,而是在会客厅的桌子上背诵经文。这位年轻的使者居然只有十九岁,阿拜楼看到他略微吃了一惊。

  荆棘教派年轻人很多,没想到会这么年轻。

  “教廷使者艾拉克向你问好,尊敬的领主。”年仅十八岁的艾拉克行了一个不是很工整的礼,面对一个领主他还是有些紧张。而且……艾拉克偷看了一眼鹦鹉石。

  她太好看了,年轻的孩子心里感叹。

  鹦鹉石的美丽透露着成熟,抛去侯爵领主这个身份她简直就是年轻人梦中的那个温柔的邻家姐姐。

  阿拜楼让鹦鹉石坐下,自己也坐在一把椅子上,使了一下眼色,星妮会意后就带着莉莉离开了。

  “说出你的来意。”阿拜楼把胳膊搭在椅子上,扶着脑袋,用一种气势想到有冲击的坐姿坐着。

  “我是教廷的人。”艾拉克强调,“但是我代表的仅是荆棘教派。”

  “有意思,说一说。”

  年轻人开始还有些拘谨,随着话题的深入,竟然渐渐有了几分和阿拜楼分庭抗礼的架势。

  不愧是教廷派来的人才,有时候真的羡慕他们这些底蕴深厚的家伙。

  “荆棘教派请求鹦鹉石大人同意荆棘教众来钻石领,我们发誓绝不做出格的事。”

  “可笑,教廷这种话值得信任吗?历史上教廷这种架空方法可不少,而且我们也不需要教廷吧?”

  “不!你们需要,”艾拉克很肯定的说:“直接对抗教廷,有信仰群众一定会有所抵触,有荆棘教派作为中间的天平,可以让你们无所顾忌的发动战争。”

  确实无端的发动战争对于普通民众是很奇怪的事儿,在他们眼里教廷和神差不多,反抗教廷就是亵渎于神,十恶不赦。

  若是有荆棘教派的帮忙,这次的战争群众基础会平稳不少。

  “战争发动死的是你的同胞哦?”鹦鹉石在一旁说了一句,她一直在听没有答话。

  “哼,其他的几个教派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艾拉克冷哼一声。

  有意思的家伙。阿拜楼这样想着,却不答话,而是用拒绝的样子说:“我们不会和残害同胞的人合作的。”

  “算荆棘教派求你们了!普通人还需要教廷的救济,他们需要依靠!”艾拉克恳求着说,眼里泛着泪花:“我们帮助你们,你们给荆棘教派一个立根之地。而且,我们知道你是阿拜楼,还知道鹦鹉石领主的秘密……”

  原本静悄悄的阿拜楼气势一变,瞬间抓住了艾拉克的脖子,把他按到墙上。

  “你在威胁我?”

  谁都不可以触碰他的逆鳞!谁都不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