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狼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23 2019.01.05 19:15

  魔兽的威压让北部森林的野兽全跑光了,铁壶小队绕过那些烦人的沼泽地,很快就找到了正蹑手蹑脚寻找魔兽踪迹的狩猎队。

  “我们找到了塞音!”铁壶小队站在高坡上喊着。这句话振奋了高坡下面的人,“我们马上过来。”

  所有人七脚八手的爬上来,乌兰激动的握住羽毛的肩膀。“在哪里?”至于为何反方向走的铁壶小队会比他们早到,他都没心思管了。只要找到塞音除掉它,就能替艾默生家族争取到更多的话语权。

  乌兰不打算追问,佣兵团的人可不会随意相信,铁壶小队出现的问题太奇怪了,他们一个小队是怎么这么快找到塞音的,这是个必须得到澄清的问题。

  不然他们不会冒失的跟着他们走的。

  “是月镰,他有独特的方法。”羽毛面不改色的说:“实力强大而且见多识广。”

  羽毛说的笃定,事实也摆在那里不由得人不信。阿拜楼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神秘强大,如果用这个说辞,他实在无法反驳。

  该死的,强也只是个人类,我就不信他可以一个人杀掉一个魔兽,哼,终究只是人。

  佣兵团团长阿德挠了挠头,咬牙说:“吹响集结号,让那些散人回来吧。”

  集结号声音响起。魔兽果然早有准备,坐在塞音背后的阿拜楼周围,狼嚎连绵不绝,像接力一样,从很远的地方接力到这里,这些狼的声音和普通的狼的不同显而易见。阿拜楼百无聊赖的抚摸着莉莉:“要开始了。”

  “开始什么?”

  “战争。”

  狩猎队跟着铁壶小队,急速的向阿拜楼所在的塞音赶过来。商队那里留下了很多支佣兵小队,乌兰和他的符文剑士跟在后面留在了商队那里。

  这批魔石是这三个月最大的一笔交易,绝对不能出现差池。

  一匹狼来到塞音面前,低眉顺眼似乎在和塞音交流什么。这只狼明显和普通的狼大了足足四倍有余,全身散发着暴虐的魔力,明显是遭到腐化的狼。可以说是魔兽,魔狼之类的。他们无论体能还是生命力都不再是普通生物的范畴了。

  能够同化眷属的魔兽……越来越有趣了,明明智商并没有那么高。阿拜楼暗暗把塞音的一举一动记在脑袋里,这些的都会成为他和塞音征斗时有力的手段。

  “团长,前面探路出现问题,斥候的两支佣兵小队只回来一个人。”

  “去看看。”

  回来的佣兵重伤,命悬一线。幸好佣兵团的治疗者把他的伤势稳定住了,此刻受伤佣兵连起身坐着都做不到。

  “怎么回事?”阿德皱着眉头问。

  “那个魔兽有眷属。”佣兵颤抖着说:“我们变成了猎物。”

  这佣兵说完,那几声不被佣兵重视的狼嚎声再次叫起来。和上次不同的是,这狼嚎绝对不止上次的一两只。数量多,离他们又非常近。

  “所有人准备战斗,告诉其他散人,这次战斗一定要打起十万分精神。”阿德心中狂怒,关于自己被兽类耍了这件事。

  该死的,大意了。早就应该注意这片地方不该出现其他的兽类的。这群畜生打算一点一点蚕食人类的战力。

  用地球上的话叫做“瓮中捉鳖”吧。

  四面的高地与沼泽让人类很难轻易的突围,就算数量比人类少,也可以用自己的机动性弥补数量的不足。

  “不愧是狼,就是些聪明的家伙。”阿拜楼心中暗喜,这些眷属比那个塞音有意思多了。魔兽死掉,眷属不会死,这样对于阿拜楼来说他们就有收服的价值。

  佣兵们的视线里出现了那些巨狼。狼头领轻蔑的看着这群人类,高嚎一声,它周围的狼没有丝毫犹豫就开始了进攻。

  侵略如火。

  “收缩收缩。”阿德深知狼的计谋。这种情况必须让人聚集在一起,别让狼有小股击破的机会。

  人类收缩起来,这群巨狼停止追击,只是围着人类慢慢绕圈圈,寻找可以出手的机会。

  这一次,巨狼击毁灭了一个小队。

  要找到机会反击才行,必须等狼露出破绽,阿德对着自己的副团密语了几声。副团点了点头,把命令一层一层的传下去。

  巨狼再次开始进攻,面对收缩的人类,巨狼没有过得任何的优势,几番缠斗之后,阿德见到攻势有些乏力的野兽,终于抓住了机会:“列阵。”

  他的佣兵团瞬间改变了阵型,远程职业不在战团里面,跑出了圈外,只留下近战职业和狼缠斗。

  这一下子就让散人们的远程变成了狼们的收割对象。

  羽毛眼疾,直接看到动向不对,反手一剑射穿了一只狼的眼睛。跟随佣兵团的远程们一起退到后面。还有不少聪明的佣兵也跟着退后。

  “呃啊!该死的阿德,你为何突然抛下我们。”临死前的佣兵咒骂。

  “奸诈小人。”

  阿德不为所动,这就是佣兵的规则。连这个都不明白,作为一个佣兵可活不久,比如眼前这些被咬断了的家伙们。

  见面笑呵呵,背后插两刀的事似乎不少吧。

  “近战的跟在后面,所有人跟随旗手的方向撤退。”这一次狼群失去了进攻的机会,这些狼被近战拼命留在了战团里,一时半会失去了进攻优势。

  狼头领不为所动。

  人类狠毒,狼也不差。那些可以脱战的狼离开了战团,只留下一小部分狼和近战缠斗。

  这一次又回到了开始。

  人跑,狼追。

  只不过狼最不缺的就是耐性。他们会追猎物,让他们落入一个又一个圈套。若是单纯的为了毁灭,那么就有更多的办法击溃这群入侵者。

  狼群首领再次嚎叫,巨狼们没有着急进攻,而是一点一点缠着人类,把他们逼入猎人的夹子中。

  一处长满高高野草的沼泽。

  当人类意识到自己踩在了泥浆中时,为时已晚。

  羽毛惊恐的抓住附近的杂草,企图可以让自己被吞没的缓慢一些。

  “难道我的命今天就要留在这里了吗。”她绝望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狼身影,此时的她只可以平视看见巨狼的脚。

  “这可是真是经典的死亡视角。”羽毛自嘲着说。

  巨狼头领再次出现。它只是让自己的族人观察着人类死前的样子。

  眼睛里人性化的轻蔑从未消失,嘲讽之意更浓。

  人类,我愿牺牲一切,来让你们为我的孩子付出代价。这是狼族的声音,你们临死前,就颤抖着听吧。

  巨狼头领面露哀色,“嗷呜。”他高声嚎叫。这声音在人类听来,就如同催促“开饭”的声音。

  狼族哀伤的嚎叫。

  为他们这次哀伤的胜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