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总是很沉重的寿命论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556 2019.02.26 13:32

  “符文牙让我们去报道?”黑格洛克疑惑的说,他和卡特明明已经输了,怎么还会有符文牙的人过来。不会是骗子吧?黑格洛克警惕的看向来者。

  “是一个大人物通知的符文牙,”骑士回答:“而且我们认为你有加入的资格。”他伸出手拍了拍黑格洛克的肩膀:“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现在符文牙都在讨论你和卡特的事,能和那种人物同台竞技,实在让人羡慕又害怕。”

  大人物?黑格洛克皱紧了眉头,他一直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从没有和哪个大人物有过交集。

  卡特不得不用手肘打断黑格洛克的思考,转而对骑士说:“不好意思,他就是这样的性格。”

  “没关系,不用在意这些小事。”骑士摆摆手:“那我就先走了,记得来符文牙报道。”

  “你怎么把骑士大人晾在一边?”卡特抱怨。

  “我刚才在想事情。还有我可能要回黑诺克一趟……”

  “回你的家族看看你父亲?确实是应该的,你离开家已有十几年了。”科特站起身,搂住黑格洛克的脖子:“我也要去,毕竟是素未谋面的父亲大人。”

  “我怀疑他已经……”

  “已经什么?”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狭窄的木门外传来。

  “今天的客人可真多。”黑格洛克小声的嘀咕着,起身准备过去开门:“来了,是谁?”

  打开门的黑格洛克好像被法术定住身一样。

  卡特疑惑的看向门口。

  “父亲大人……”黑格洛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阴沉如墨的脸色,还有浓密胡须的粗狂军人的脸,除了皱纹多了很多,几乎和以前没有变化。

  “黑格洛克。”黑尔巴克低沉的说:“你小子……”

  “是。”过去这么多年了,以为已经忘掉了这个本能,可当听到黑尔巴克训斥的话语,黑格洛克还是忍不住单膝跪地,听从父亲的训诫。

  黑尔巴克抬手的动作如此的似曾相识,如果是预想中的下一步,那么一巴掌是避免不了了的了。

  何况自己擅自脱离家族。

  “叫什么父亲大人!叫我老爸!”黑尔巴克和善的把手搭在黑格洛克的肩膀上,满脸慈祥的笑意。尽管这个笑和他伤疤密布的脸丝毫不搭。

  “父……”脱口而出的父亲大人被黑尔巴克转瞬乌云密布的脸色顶了回去,“老……老爸。”

  “嗯,你小子也成了独当一面的男人了嘛。”黑尔巴克满意的点点头,对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卡特挥了挥手:“过来,让我看看我的儿媳妇。你也是个不错的战士,你俩的比赛表现我很满意。”

  “我听说老爸你已经死了,为什么回来雨果,而且变化还这么……大。”

  “是阿拜楼那混球说的吗?”黑尔巴克无奈的说:“那确实是死了一次,所以我卸任族长之位,变成一个普通的和蔼老人了。”

  “死过一次?”黑格洛克有些发懵。

  “说来话长,几年前我率领黑诺克的铁骑军团开赴爱琴,遇到了阿拜楼,那家伙真是骑兵的噩梦,仅凭三千步兵就大破了四万人重骑兵军团……”黑尔巴克挠了挠脸:“真是死里逃生,虽说有一半人是阿拜楼那小子杀的……”

  黑尔巴克从沉默寡言的将军变成了喋喋不休的老人,这转变之大让黑格洛克一度以为自己的父亲是假的。

  当然,肯定不是假的。

  黑格洛克放下疑惑,暂且听着黑尔巴克讲他离开的十几年发生的事。

  “真是谢谢你提点我的儿子了。”

  妖艳的少妇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恭敬地低头行礼。金黄色的发丝闪闪发光,无论是外貌还是体型都无可挑剔。尤其是那一对精灵特有的尖耳,在华丽的装饰下更显晶莹。

  “呵呵,还了你的人情而已。”阿拜楼说,挥手让柏丽儿递上一杯红茶。

  “真好喝,精灵之森都鲜少有这等美味的饮品。”提尔涅赞叹着说。

  “这是主人的特殊配方,不是所有人可以喝的到的。”

  “诶,原来是这样嘛。”提尔涅想了想,忽然对一旁的莉莉说:“小姑娘,你在看什么?第一次见到精灵吗?”

  “啊!我还是第一次和精灵离得这么近。”莉莉说。

  “要不要捏一下耳朵?”提尔涅把头凑过来问,眼神笃定的看着莉莉。见阿拜楼没有反对,莉莉小心的伸手掐了一下提尔涅的耳朵。

  “啊,捏了精灵的耳朵可是要和我结婚的哦?”提尔涅带着坏笑说。

  “诶诶诶?”莉莉手足无措的样子让提尔涅坏笑不已。

  “别逗她玩了。”阿拜楼说完,把莉莉抱回身前。

  “我说的可是真的啊。”提尔涅假装委屈的说。

  “那只是一些古老的传统,没有几个精灵会遵守的。”阿拜楼打断了提尔涅的话,“你来这里可不仅是为了黑格洛克的事来的吧?还有别的事吗?”

  “嗯,确实是有些别的事,只有你才能帮我。”

  “如果你付的出让我满意的代价。”阿拜楼带有侵略性的目光扫视着提尔涅。

  提尔涅提了提衣襟,有些受不了阿拜楼像刀剑般的目光,但还是苦笑着说:

  “只有这点饶了我,精灵虽然滥情的比较多,但至少在还是他妻子的时候让我坚守妇道。”

  “我要的又不是这个,不过你要是愿意我也无所谓。”

  “还是算了。我就实话实说了……”提尔涅拿阿拜楼没辙,这家伙是万万不能随便诱惑的,她在这方面可是吃过大亏,“我希望你能把我引荐给福克斯先生,作为回报,我们将全力支援雅兰那边的战争。”

  “支援?”

  “没错,我会派出一支千人的精灵游侠。”

  “嚯,手笔很大,连精灵都放下姿态去找一个被你们不齿的生命亵渎者,看来你们的麻烦很大啊。”阿拜楼没有露出关怀或者同情的样子,反而幸灾乐祸的说,“这门交易我答应了,但有一件事记住,我不喜欢精灵,所以别和我做人情买卖。”

  “我明白,我代表北方精灵全体感谢你的慷慨,尊敬的大人。”

  正事谈完,提尔涅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仍然坐在这里喝茶。

  “你不走吗?”阿拜楼疑惑的问。

  “这里的茶和甜点很好吃,我想在留一会儿。”提尔涅厚着脸皮说。

  “随你得便。”

  看到正事谈完,莉莉迫不及待的问:“为什么说精灵滥情啊?我听说的是精灵很专一啊。”

  “专一只是对自己的同族而言啊。”提尔涅笑着说:“精灵五六百年的寿命,只有同族才能长相厮守。而一般人类最多有百年的寿命,爱上这种短寿的种族是无法获得幸福的。”

  “可你不是人类的妻子吗?”

  “所以我并不幸福。每天醒来看着自己的容颜不改,枕边人却已白发苍苍,实在是痛苦的事,每每想到这里就无法呼吸。”

  一扯到寿命论这个话题,气氛总会很沉重。

  “黑尔巴克死了,难道我要孤独的度过剩下的四五百年吗?这太恐怖了。”提尔涅皱着眉头说。

  莉莉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觉得自己打开了一个不太好的话题。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魔女大概可以活很久,那将军呢?

  “这个话题打住吧。”阿拜楼把手放在莉莉的头上。

  所以很多人寻求永生,为了财富,为了和爱人长相厮守,为了各式各样的目的。阿拜楼想,他或许已经是永生的了。

  “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和黑尔巴克将会在雨果驻留一阵子,我们下次再见。”提尔涅得体的行礼,在仆人的护送下离开了阿拜楼的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