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神殿血光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219 2018.12.14 18:23

  教廷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一个神权国家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开战,从古至今并非没有和教廷宣战的国家,除非代价太大,教廷都会不留余地的反击到这个国家覆灭。

  实际上教廷最擅长斩首行动。

  他们会清洗掉这个国家的诚热分子、将军、政客、士兵乃至国王,有多少人就杀多少人。他们会向这个国家的邻国施加压力,断绝它对外界的联系,令它陷入危机。

  除非是那些真正国力强大的,否则一些小国会在短短数月内覆灭。

  雅兰不算小国,可也不是强大的帝国,因为既然叫做帝国,就已经是摆脱了教廷控制的国家,这意味着他们的强大。

  投石车带着火油砸进教堂。浓烈的烟雾很快就充斥这庞大建筑群里。

  尖叫哭喊声打破了神之地的安宁,那些群众就这样冲进教堂打砸抢,带着愤怒的怒吼,或者恶意的笑容。

  “不要杀太多人,很多人是无辜的。”鹦鹉石看到有些红眼的雅兰王,开口劝到。

  “哦,好。”雅兰王并没有在意这个请求

  劝说无效,鹦鹉石只好把求助的目光传递给阿拜楼。

  唉,你这样让我怎么拒绝。阿拜楼无奈的点了点头,回应鹦鹉石。他实在拒绝不了美人鱼的请求……明明已经在人类社会很久,依然是看不惯无辜的生命被残害的美人鱼的根性。

  既然答应了,阿拜楼从来不是那种不做的人。而且教堂神殿里的确有无辜的人,他们收养流浪儿,传授知识,而且救治穷人这些善事也都是很诚心的在做。

  “呵呵呵,修女小姐!我想你想的很久了啊~”暴徒提着棍棒,满脸淫秽。他面前是因为衣服不够方便逃跑而摔倒的修女。

  自称神的仆人,而且三十六柱神之一的美柱神的修女服饰很好的衬托修女的曲线,再加上这个修女面容姣好,确实容易成为暴徒盯上的目标。

  被修女照顾的两个孤儿挡在修女的面前,年长的哥哥张开双臂,不让暴徒再靠近一步:“不许你伤害姐姐。”

  小女孩伸出手去拉修女。

  “臭小子滚开,不然老子就抽死你。”暴徒伸手拨拉了一下小男孩,男孩仍然坚持挡在修女面前。“妈的给脸不要!”暴徒恼羞成怒的举起棍子砸向男孩的脑袋,这一棍子相当重,男孩闭上眼睛,能听见棍子的风声。

  砰!

  修女的后背被砸,洁白的修女服出现一道棍痕和隐隐渗出来的血迹。

  “我和你走,别伤害孩子。”修女忍着痛苦说。

  暴徒露出兴奋的笑,抓起修女的头发,就这样提着修女向暗巷走,“早点这样多好,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了不是。”修女面露绝望,因为暗巷里不止一个人。

  “不必了,没想到这里有一群流氓恶棍,省了我不少麻烦。”

  仅仅一瞬间。暗巷里的十几个恶徒就全部被斩首,溅出来的鲜血涂满了墙壁。

  下一秒,抓着修女头发的手变成了断手。

  “还有哪只手摸过她?”阿拜楼出现在暴徒的视线里。

  “没有了,没有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个男人是煞神转世,十几条人命不被一丝一毫的怜悯。

  当然,阿拜楼眼中他们不配获得怜悯。

  “那就死。”

  “等一下!左手,左手也碰了。”暴徒害怕的喊,没有手总比没有命强。

  “啊!”暴徒痛苦的举起两个没有手的手臂,仿佛这样可以减少痛苦阻止失血太快。“就静静地就在这里等死如何。”阿拜楼再次挥舞匕首,暴徒的两条腿被削断。

  修女抱着两个跑过来的孩子,于心不忍的看着满地尸体。

  “不必对人渣有怜悯,我说的。”阿拜楼说了一句话离开,他在这里浪费了太长时间了,还有其他人需要阿拜楼帮忙才行。

  修女忍着后背上的疼痛直起身子,看着阿拜楼离开的背影,感觉自己恋爱了。

  “姐姐?”孩子的呼唤唤醒走神的她。这里要快点离开才行,修女抱起小的那个,跟随着另一队人群离开。

  殊不知她刚刚所仰慕的那个男人,正是挑起争端的罪魁祸首。

  阿拜楼杀死了一群又一群趁机奸淫掳掠的暴徒,获得了无数感谢。

  其中还有一队雅兰的士兵。

  “他为什么杀死我的士兵?”雅兰王语气非常不满。鹦鹉石听到,走到他的面前,面有愠色。

  “你……”雅兰王想问鹦鹉石想做什么,结果话还没说出来,鹦鹉石一巴掌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清脆响亮。

  “国王!”旁边的臣子拔出剑,对准鹦鹉石。星妮来到鹦鹉石旁边,点起一团漆黑诡异的魔焰:“别用剑指着她。”

  “如果你想继续当这个无能的国王,我可以选择现在就离开你。”鹦鹉石说。

  “你在说什么啊,鹦鹉石侯爵?你们杀了我的士兵我就不说什么了,为什么还要如此羞辱我?”雅兰王捂着脸不明所以。

  鹦鹉石指着神殿的残垣断壁,死去的那些信徒教众,各种各样的神职人员在哭喊。

  一个士兵踹倒一位修女,一剑斩掉了她的头,又刺向了一位一直在保护修女的慈祥和蔼的神官。

  所有在逃窜的神职人员有些还不知道为何雅兰军队会攻击他们,那些逃跑的孩子和神职人员,眼睛里都有不明所以和仇恨。燃烧的神殿曾经是他们的家,每一位神殿人员都是家人。

  “我们做了什么错事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老神父体力不支跪在地上索性不跑了,而是难过的发问。

  没有人回答他,空气里除了哭喊,就是那一把刺向他的利剑。

  阿拜楼一个人根本救不了所有人,场面太混乱了。若非不是鹦鹉石,他根本不会做这种吃力的事情。鹦鹉石做的事没有错,可没有必要。在地球三千年,阿拜楼遇到过无数更加恐怖的战争,那里的有些人如同畜生,面对普通人毫不手软。

  见过的太多,自然也就铁石心肠。

  不是所有人都像阿拜楼这样,比如鹦鹉石。她正在指责雅兰王犯下的错误:“那些死去的人,是什么人?”

  “教廷的人。”雅兰王迷茫的说,他不清楚鹦鹉石的用意。

  “是雅兰人。你在让自己的子民互相残杀。你想最后变成雅兰人打雅兰人这种局面吗。”

  雅兰王迷茫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这时候明白已经有点儿晚了,神殿的人死了七七八八。

  “下令所有士兵,不允许再随便杀人,只要毁掉神殿就够了。”想了一下,雅兰王又吩咐:“告诉那些平民,再杀人以违法罪处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