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来自地球的魔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危险的女人

来自地球的魔王 弹竖琴的鱼 2416 2018.11.08 12:59

  “就算是三人间,乔茨家的旅馆也真的非常舒服。”老乔治睡醒以后伸了一个懒腰这样说,作为平民,睡一个软床几乎不可能,大部分人都是住在木板船或者直接睡地上,像乔茨家这样的绒毛床很少有机会睡到。

  “有吗?我昨天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太软了感觉像是往下掉一样。”鱼尾抱怨,无精打采的打着哈欠。

  “照顾一下老年人,睡这个正好。”老乔治穿好衣服,喝着旅馆提供的热牛奶,旅馆提供了整整一壶的热奶,又倒了一杯递给鱼尾和阿拜楼,“平常可喝不到这些东西,对了,你们要不要加糖?”

  鱼尾接过加很多糖的牛奶一口喝光,“我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每天喝加大把糖的牛奶。”

  阿拜楼笑了:“最好别这样,你会得病的。”

  早餐虽然答应了三个人的要求从简,可是还是丰盛异常——一整根熏火腿,堆成小山一样的油煎鸡蛋和切好的白面包。稍微富裕的平民或许吃的起鸡蛋白面包鲜肉,但是火腿绝对不可能。

  就这样的一根火腿,在贵族的早餐里也是相当奢侈的。

  阿拜楼展现了他优秀的刀功,这种火腿一般选用猪的后腿,切开后红白相间,又没有猪肉的油脂,异常分明的肥瘦让人胃口打开,他把火腿切的每一片都薄厚均匀,拿起来滴落着因为刚刚加热过而流淌着的金色油脂。

  凉的火腿好吃,刚加热过得也别有风味。

  “我要一片火腿,这个看起来太好吃了。”鱼尾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抓起一块面包一片火腿和两个煎鸡蛋,加起来囫囵的吃了。

  “臭小子,你这样吃怎么吃的出味道?要像我这样慢慢的品。”

  乔茨深知阿拜楼的食量,准备了这么多的早餐,老乔治和鱼尾只吃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给了阿拜楼。

  楼下负责招待的小伙计不满的问老板:“这三个人看起来只是平民,虽然有一个看起来很有风度,不过也只是个佣兵……把半个月的火腿都给他们真的好吗??”

  老板把账本放下来训斥:“住嘴,乔茨主人的事是咱们可以议论的吗?”

  小伙计不说话了,小声嘀咕着老板“愚忠”“迂腐”。

  吃饱了三个人都有事情做,老乔治要带鱼尾找他的老上司重新参军,阿拜楼相信老乔治一定能重进军队,阿都比沦陷,作为阿都比沿岸的蓝宝石王国,一定是首当其冲需要增加军队力量的人,呵呵,这些囚徒可不是什么善茬,有过军功的老乔治更是皇室急需的人。

  而阿拜楼自己,则要去打听一下乔茨的事情,他对这个女人的情报太少了,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明显不是简单的贵族小姐,阿拜楼有预感,这个女人还会和他有纠葛。

  来到蓝宝石王城的佣兵公会,这里可不是珍珠镇那种小地方的佣兵公会,格局还是有二三百平方,布局也算宽敞大气。

  事实上做佣兵的人还是挺多的,佣兵不是每个人都出色的不像常人,大部分的时候都需要像鱼尾这样的普通人来办事。

  当然,死了就没办法了。

  阿拜楼并不是来佣兵公会办事情,而是它的附近,一个在灰色地带的行业,情报商。

  佣兵都需要情报,所以你给钱,情报商就给你消息,不问原因。

  来这里的可不止佣兵,阿拜楼刚到“苍蝇馆”,也就是所有情报商的统一店名,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贵族懊恼的踹开苍蝇馆本就摇摇欲坠的大门,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骂骂咧咧的离开,“混蛋,我对那个女人那么好,她竟然背着我约情夫,我要他们死。”

  “红月亮。”阿拜楼进屋看见没其他人,开口说了暗号。

  “黑骑兵。”屋里的那个人立刻接了一句,“那朵玫瑰。”

  “落不清。”

  情报商立刻笑了起来,“原来是海岸线的贵客,欢迎欢迎。来这里想打听什么事,不瞒你说,蓝宝石王城没有在下不知道的事,不管是皇室秘闻还是周边情报,我都知道……”

  “我想打听一下乔茨小姐,戴桑家族的那位。”

  情报商脸苦了下来,“贵宾价五个银币……和你说她的消息我都有可能被割掉舌头。”

  “乔茨小姐,不对,应该说乔茨夫人……”

  阿拜楼惊奇的说:“她结婚了?”

  “其实没有啦,但是大家暗地都叫她夫人…她是个十分阴狠的女人,如同蛇蝎。”

  情报商说了一些乔茨的基本信息,才步入正题,“他的父母戴桑夫妇,五年前想把她进贡给王城的教廷,至于做什么我想先生你也知道,毕竟乔茨是王城出了名的美貌。”

  “后来……戴桑夫妇死了,中毒而死……我们觉得这件事和乔茨夫人有关系,不过后来她主动投入教廷,汉克首席主教对她,呃,疼爱有加…”情报商隐晦的说:“然后她又和汉克主教的儿子汉克侯爵订了婚,他的儿子同样对她疼爱有加。”

  “最可怕的事发生了,”情报商说:“乔茨夫人不是那种安定的女人,她利用两个男人的影响,疯狂的清扫她的敌人,很多贵族都有可能被她灭了全家。现在蓝宝石王城的地下势力,三分之二是乔茨夫人的。”

  “她是地下女王……”

  咣当,木门被砸开,一把飞刀飞向情报商。

  阿拜楼随手接住,挡在被吓坏了的情报商面前:“情报商的嘴可没人管的住……”

  “他当然可以随便说,可我的刀子我也能随便用。”来者说,胸前别着一枚佣兵徽章,头顶光头,腰间别着长刀。

  “如果我不让呢?”

  “那就只好踩着你来砍他了。”

  阿拜楼露出一丝狞笑,“你可以试试。”

  光头抽出长刀,跃跃欲试,阿拜楼仍然站着不为所动。光头握着刀大喊一声,冲向阿拜楼,随后一阵光芒炸开,随后暴起一团烟雾。

  是盗贼的闪光药剂,和烟雾弹。闪瞎敌人的眼睛,再用烟雾弹遮盖自己的行踪,一击必杀。

  光头佣兵看着在原地茫然无措的情报商,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嘻嘻嘻,只要杀了这个人,就可以后半生无忧了,那个女人还让我一亲芳泽,拿着钱,让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趴在地上,太爽了,太近了。

  混乱中一只手抓在他的肩膀上,力量大的出奇,如同铁钳,光头佣兵迅猛的势头猛然一停。

  明明近在咫尺的情报商却如同天涯。

  “假装用长刀迷惑敌人,实际上是盗贼刺客的把戏吗,思路还不错。”阿拜楼的声音传来,如同鬼魅:“可惜遇到了我,不好意思,我就是这样,对于将死的人总是话很多。”

  光头佣兵僵硬的回头看着抓着自己肩膀的阿拜楼,露出一个像哭的表情。

  “其实……我闹着玩的。”

  “我也是啊,你的脑袋看起来挺好玩的。”

  片刻,阿拜楼擦了擦手,问:“有没有深色的布袋,我去送份大礼。”

  “有,有的。”情报商哆哆嗦嗦的拿出一个黑布袋。

  “放心,她不会再找你麻烦的,我保证。”阿拜楼对情报商说。

  手里提着送给乔茨的“礼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