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看到了死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天(4)

看到了死神 奈何西界 2112 2019.06.09 09:30

  无法从大门进入母校,但这难不倒韩星和陈昊,想当初两人上学的时候,经常下了晚自习翻墙出去上网,对于学校的围墙就如自己的手机一样熟悉。

  当韩星和陈昊来到记忆中有缺口的围墙后,被围墙上面围着的铁丝网惊呆了。

  “这太不人道了,这完全是把学校变成了监狱呀,还拉铁丝网。”陈昊恼怒的说道。

  “是呀,没法翻墙外出,咱们的学弟们该多么伤心呀”韩星目瞪口呆的说道。

  两人不死心又找了几个当初的“翻墙点”,发现所有翻墙点上面都围上了铁丝网,终于两人又走回到学校大门前。

  “韩星,你说现在学校是不是比从前更严了?”陈昊嘟囔道。

  “目前看来确实是,至少没法翻墙外出了”韩星回到道。

  “那学校里应该会出很多考上名牌大学的人吧”陈昊继续问道。

  “我想应该是的,为什么咱们那个时候就没有铁丝网呢?如果有说不定我早就考上第一名牌大学了。”韩星咂舌。

  “我正想说这句话来着”陈昊附和道。

  两人正感慨着,下课铃声响起,看门大爷打开大门,对着韩星和陈昊喊道。

  “诶,那边的秃头和小伙子,你们不是说想要看看母校吗,现在下课了可以进去了”

  陈昊当场就想发飙,“什么秃头?你头上比我能多几根毛?”

  韩星赶紧拉住陈昊,没必要跟一个看门大爷吵架,既然是母校的看门大爷,被说几句就被说几句吧,况且陈昊的的确确是个秃头,这是不争的事实呀。

  陈昊跟着韩星一路上不忿的嘟囔着什么,韩星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并没有心情去听陈昊的牢骚。

  熟悉是因为那些教学楼,那个操场,那些树,甚至那些花,过去那么多年了居然跟记忆中的场景一模一样的没有改变。陌生是那些脸上充满纯真笑容的学生,早已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些同学,虽然他们也拥有一样的纯真心灵和美好愿望,但毕竟不是曾经的同学呀。

  此情此景,让韩星想起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韩星不自觉的居然把这首诗念了出来。

  陈昊嘴一撇,“这首诗倒是应景,不过现在晚饭时间到了,咱们不如去餐厅吃点饭,来体会一下当初的美食吧。”

  韩星自然没有任何异议,不过当两人来到餐厅的时候发现自己没哟饭卡,没有饭卡就不能吃上正常的饭菜,无奈两人只好在那些私人餐厅小窗口买了馒头加鸡蛋。

  韩星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加鸡蛋,“啊,那个时候为了节省时间经常这样吃,但为什么那个时候吃着那么好吃的东西,现在再吃感觉味道一般呢。”

  陈昊也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我那个时候感觉这个特难吃,但我现在却感觉味道挺好呀”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向对方比了个中指。

  韩星家境一般,曾经在学校里又几乎把钱花在了书和网吧上,所以只好节衣缩食,每顿饭能吃上馒头加鸡蛋就不错了,所以他觉得那个时候的馒头加鸡蛋特别好吃,现在吃的好了所以现在觉得味道一般。

  陈昊曾经家境富裕,所以那个时候吃馒头加鸡蛋就毫无感觉,甚至还想吐,但现在他一无所有,能每顿饭吃上馒头加个鸡蛋就已经非常知足了,所以他觉得现在馒头加鸡蛋特别好吃。

  但两人还是把手中的食物吃完了,两人又看了看曾经的班级,还有曾经的宿舍,陈昊还特意跑到操场上看了看自己当初刻在树上的字。

  尽管教室还是那个教室,宿舍还是那个宿舍,树还是那颗树,但两人再也没有找到曾经上学时候的那种感觉。

  韩星和陈昊坐着操场上,看着那些年少纯真的学弟学妹们。

  “陈昊,你发现了没,有些事情还是留在记忆中比较好,因为记忆中的曾经是美好无比的,但如果你试图再去接近那些美好,你会发现,那美好已经变得不再美好,这样反而不好了”

  韩星惆怅的说道。

  “你说这些我不反驳你,因为我也有这种感觉,只不过你的表达能力比我强,你说出来了,我只能回答个俺也是。”陈昊点头。

  “其实,我发现当初快乐的源泉是人,如果没有当初的人,这操场、这教学楼、这宿舍、这围墙、这树都是死物,他们没法带给快乐,真正能带来快乐的还是人呀。看来当初老师讲的人是社会性动物,人离不开社会是正确的。”韩星微笑道。

  “是呀,曾经我以为,我只要有钱,我就会快乐,但钱到一定数量的时候,我发现我并不快乐,因为身边不再有朋友、亲人和爱人的关心,他们觉得所有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感到空虚,所以后来沉迷赌博的快感之中无法自拔。”陈昊故作老态。

  “其实我想说的是,当你没钱了,你依然不会感觉快乐。”

  韩星无情拆台。

  “去死”陈昊鄙视道。

  “走吧,母校已经看过了,就把曾经的美好回忆永远留在回忆中吧,别再试着去抓住任何东西了。”韩星起身说道。

  “诶,就这样走啦?不再多看两眼?”陈昊问道。

  “已经足够了,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韩星起身往外走去。

  “诶,人家那是写的世界著名大学,咱们这个地方没有桥。”陈昊追上韩星。

  “一样的,不管有没有桥,不管是不是世界知名学府,心情都是一样的,你看那些学弟学妹,现在这座学校是属于他们的,咱俩早就已经成为路人了。咱们只能静静的来悄悄地走。”

  韩星摆手说道。

  “诶,韩星,我发现你挺文艺的呀,你有身为艺术家的潜质。说的这些话,打死我也说不出来,我知道那些意思,但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你说奇怪不奇怪。”陈昊拍马屁似的说道。

  “去死啦,你以后也能有这种感悟的”韩星看了一眼那个一声不吭的黑衣老者,并没有说出后半句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善是善于诉说的善。

  这黑衣老者越来越沉默了,韩星也不敢向他搭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