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看到了死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天(2)

看到了死神 奈何西界 2241 2019.06.08 08:25

  韩星看着坐在地上痛苦不已的陈昊,又看看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刘飞。

  韩星实在没有想到,在现实生活中居然能发生这么狗血的事情,但如果一切都如刘飞所讲的话,那无论是陈昊还是刘飞亦或者张倩倩,他们三人没有任何一人做错,当然这仅限于他们三人的感情问题。

  毕竟张倩倩是因为跟陈昊过不下去了才选择离婚,而刘飞也是等张倩倩离婚后又重新追求的张倩倩,那个时候张倩倩已经跟陈昊没有夫妻关系了。

  想到这里韩星反而有些敬佩刘飞了,刘飞当初喜欢张倩倩确实不假,但陈昊和张倩倩好上之后,刘飞虽然跟陈昊来往少了,但他没有诋毁过陈昊和张倩倩,反而还祝福他们。当张倩倩跟陈昊离婚后,刘飞又花费大量精力追回旧日所爱,最最重要一点就是,三年前刘飞跟韩星讲过自己打算三十岁再结婚,当时韩星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还忘不了张倩倩,没想到立志三十岁才结婚的刘飞遇到离过婚的张倩倩后立马选择了结婚。

  从这点来看刘飞是未婚娶二婚,如果这都不算爱情的话,那韩星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是爱情了。

  刘飞对待感情是真挚的,刘飞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

  但此时蹲在地上的陈昊,他做了错事,守不住自己的爱情,真的是陈昊自作自受。

  韩星蹲下身体对着陈昊说道:“陈昊,起来吧,别再哭了,张倩倩能遇到刘飞也许是好事。你们的缘分早已经尽了。”

  陈昊又悲痛的发出一阵呜呜声,终于情绪平静了下来。

  “韩星,咱们走吧。”陈昊嗓音沙哑道。

  韩星看了看刘飞,刘飞点了点头,伸手比了个电话的手势,示意韩星之后电话联系。

  陈昊和韩星走出刘飞的别墅,刘飞站在门口看着韩星和陈昊远去的背影沉默不语。

  “飞,外面风大,回屋吧”张倩倩声音很轻。

  刘飞转过头,看着张倩倩哭红的双眼。

  “倩倩,你要是放不下过去,我可以退出。”

  张倩倩伸出葱白一般的手指挡住了刘飞接下来要说的话。

  “飞,我和陈昊已经回不去了,我爱的是你,只是今天看到陈昊,想起了曾经的委屈,一时忍不住泪水,你对我的好,我很清楚,也很珍惜。有时候我也很惭愧,如果曾经我选择了你那该多好。”

  刘飞微微开口,“倩倩,这一切都是命,如果你当时选择了我这个穷小子,也许我也没有今天的事业了。对于命运,咱们无法反抗的时候,那就只能试着接受它。”

  陈昊没有听到张倩倩和刘飞的对话,他现在情绪已经变得非常平静了。

  “韩星,你说咱们每个人的命运是不是从出生那一刻就一定注定了?”

  韩星扭头看了看那个如同鬼魅的黑衣老者,黑衣老者做了个不知道的表情。

  “也许不是吧,每个人的人生会经历什么样的事情,拥有什么样的性格和际遇,我觉得完全都是随机的。但如果这样想的话,那人们又会觉得既然是这样随机的,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的?所以大部分人们就希望把人的遭遇归为宿命论,这既是给自己的不幸找个借口,也是希望未来可以改变。恩,一定是这样的。”

  韩星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这番解释真是太透彻了。

  韩星又看了一眼黑衣老者,黑衣老者仍然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悠闲踱步。

  关于人的宿命论,连这个神秘老者都不知道,那肯定是没有所谓的命运的,韩星如是想着。

  “这么说,那人生岂不是没有一点意义?也对,我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陈昊苦涩的说道。原本他还想着等自己翻身以后,可以让张倩倩和女儿回到自己身边,但现在看来,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了。

  韩星见陈昊情绪低落,脑中不停思考,如何才能让陈昊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找张倩倩让她开导?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办法。

  “啊,对了”韩星一拍双手,吓了陈昊一跳。

  “陈昊,你想不想见见你的女儿?”

  韩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当陈昊看到自己的女儿的话,他一定会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这,不好吧,如果让刘飞和倩倩知道的话,”

  陈昊犹豫的说道,尽管陈昊觉得这样不好,但他的语气已经出卖了他想见自己女儿的心情。

  “没关系,这方面我来交涉,”

  韩星说着就拿出自己手机拨通了刘飞的电话。陈昊故意走远一点,不去听韩星在说什么。

  过了有十分钟,韩星高兴的来到陈昊身边。

  “陈昊,成了,刘飞和张倩倩已经同意你去见芳芳了,他们说芳芳在一小三年二班,让咱们直接去找芳芳。”

  “这真的吗?他们真的同意我见芳芳,还让咱们直接去找她?她们不现场看着?”

  陈昊太惊讶了,他实在想不通刘飞和倩倩为什么那么大度。

  “你就别惊讶了,我可是向刘飞打了包票的,不会让你拐走芳芳的,再说了,你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觉得刘飞是个有担当的好人。”

  韩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这,这,韩星你能借给我点钱吗?以后有机会我还你,芳芳最喜欢吃陈记铺子的干果了,我想给她买点。”

  陈昊扭捏的问道。

  韩星哈哈一笑拿出五百块钱交到陈昊手中。

  “咱俩谁跟谁呀,有困难直接说就行了。够不够?不够我这还有。”

  “够了,够了,”陈昊脸上又有了笑容,他迫不及待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韩星和陈昊来到市一小的时候,正好赶上下课时间,于是陈昊迫不及待的让传达室把刘芳芳叫了出来。

  当陈昊对传达室的老师说出刘芳芳的时候,心中还非常不自在,但芳芳出现之后,陈昊就一直笑的合不拢嘴了。

  “爸爸,你这些年去哪里啦?”

  “好女儿,爸爸在外边做生意去了,给这是你最爱吃的干果,你多吃点”

  “爸爸也吃,”

  “好好好,爸爸也吃”

  “爸爸,你跟妈妈离婚了吗?现在妈妈跟刘叔叔结婚了,他们还让我姓刘,其实我对同学说自己还是喜欢姓陈的,不过刘叔叔对我也挺好的,所以我也没有找他麻烦。”

  “事爸爸对不起你妈妈,所以你以后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那,爸爸,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

  “会的,一定会的”

  “那拉钩”

  “好,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上课铃响起,刘芳芳回到了教室,陈昊的眼泪才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流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