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更多的幼崽,更少的活!

永续之镜 虚鸣 2117 2019.06.21 23:11

  “角度计算没错,这一下下去,确实会引起一次小型雪崩!”那个奴仆站起身来,右臂上的巨大的炮筒,和他身体比起来,显得格外的不协调。

  “这一场雪崩影响的范围不大,但是那个家伙通过投掷的手法,是没办法逃过这一场雪崩的,等雪崩停下,便派人去围堵,他逃不了!”奴仆冷静的分析道。

  之所以拒绝开放哨所,也有着这方面的意思。

  一旦展开更加剧烈的战斗,以天界武器的威能,恐怕哨所很快就会从内部被破坏,所以一些大威力的天界武器,也从来也没有在哨所内使用过。

  而如果陆也逃到外面之后,这一部分武器起码就不用那么顾忌了。

  雪块崩塌的那瞬间,陆也就反应了过来,但是单就目前的情况,哪怕是利用镜子碎片也逃不出去。

  看着那如同万马奔腾般涌过来的白雪,陆也迅速做出了决定。

  他立马停下来挖坑,挖了一点点,雪就涌了过来,将一切都淹没。

  走在雪山之中的刘波看着涌过来的茫茫白雪,暗骂一声,却连忙咽了下去准备保命。

  在大自然的天威面前,人的力量是脆弱的。

  雪花看似轻薄,但是一旦堆积起来,却能够埋葬掉一切。

  刘波气息开始波动,他的灵性之中,一抹蓝白色的光辉开始亮起。

  皮肤上一些白色的毛发开始疯狂的溢出,身体的肢体也开始了不正常的扭曲。

  猎杀一只雪怪,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呢?

  陆也之前一匕首捅伤一只雪怪的大脑,溅出来的血液便开始侵蚀他的身体。

  如果不是陆也体质特殊,恐怕也会受到侵蚀。

  刘波并没有修炼超凡传承,他和他的同伴围攻雪怪时,全部都是在用命和对方搏。

  身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雪怪的鲜血,除了刘波自己具备灵性,撑过了后续的感染,其他人全部都疯掉,并在变异之中被杀死。

  刘波身上的毛发包裹住自己,让自己缩成一个球,在雪崩的推动下,滚了一段距离,被大雪掩埋。

  镜子碎片之中,阿水突然冒出来,水组成的触手将周围的积雪扒开,扒到一般的时候,阿猫被丢了出来,加入了扒积雪大队。

  阿水不知道为何,在一阵名为同病相怜的情绪过后,突然感觉到一丝轻松。

  如果没有这一只白毛狗的话,恐怕这些雪都要自己的来扒开。

  某种想法突然出现在阿水的心中,让祂不由得嘤嘤嘤了起来。

  “以前是我一个幼崽,所以大魔王只抓着我一个压迫,现在来了一个,大魔王便是抓着两个压迫。”阿水的椭圆型身体激动的一蹦一蹦,变回了球形。

  “更多的幼崽,更少的活!”阿水的水球亮了起来,祂终于找到了逃脱大魔王压迫的办法了,这一定是远方的父亲?保佑我!

  这一刻的阿水忘记了自己当初就是被厄水神卖给陆也的,祂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抓更多的幼崽,做更少的活!

  抱着这种想法,阿水干起活来热火朝天,几根小触手快速的飞舞,一时的痛一时的累,都是为了更美好的明天,阿水,加油,你能行的!

  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的空洞很快就挖好了,陆也也从镜子碎片之中跳了出来。

  看了眼莫名其妙变得干劲十足的阿水,又看了眼瞪着眼睛看着他的阿猫,许下了承诺,等回到现实,就带阿猫去做过山车,阿水可以休息一天。

  将两个小家伙收进镜子碎片,陆也突然皱起了眉头,然后又舒展了开来。

  现在的陆也已经习惯了第一时间探查周围的情况,虽然并不是所有敌人都能探查的到,但是起码能够规避掉一层风险。

  而就在刚才,他突然感知到了一个熟悉又有点陌生的灵性波动。

  每个人的灵性都是如同指纹,具备自身的特殊性,那个人的灵性虽然掺杂了一些雪怪那种的感觉,但确实是刘波没错。

  六重思维快速转动,陆也立马便分析出了刘波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无非就是跟着商队过来,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捡便宜。

  “这个感知距离,他的绝境还无法通过和环境契合来感知到我的存在。”陆也看着一些绿色以及白色的灵性出现在周围,一个计划便出现在了自己的心中。

  上次这家伙一声不吭的坑了他一次,要不是他命大,恐怕差点就死在了那里。

  自己可是还有杀身之仇没有报呢,坑的我这么惨,那么就别怪我了。

  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不少奴仆拦住了雪怪,因为害怕绿血赠礼的缘故,这些雪怪都没有下死手,但是这些雪怪也越来越狂暴,越来越不在意这一点。

  冰冷的寒气肆意喷射,他们这些奴仆如果被冻住,倒不会立刻死亡,毕竟他们可以利用身体里的绿血赠礼,储存一定的生命力。

  但是如果不能快点打破冰封,在长时间的冰封下,他们真的会耗光掉生命力。

  所以来说,双方处于一种莫名的对持状态。

  雪怪不想搞死奴仆,而奴仆也不太想逼急了雪怪。

  雪怪一急眼,直接发动大雪崩崩掉冷风峡和遗迹之城,也不是没有可能。

  雪怪现在急啊,那小崽子最开始的叫声还正常,但是后面的叫声越来越不正常,就仿佛自己家的小白菜,被人一点一点祸害掉的感觉。

  然后没过多久,祂们突然就没有听到那小比崽子的叫声了,而远处的一座小雪山也发生了雪崩。

  这让雪怪们彻底急眼了。

  年幼的雪怪幼崽,虽然雪怪该具备的能力都差不多有了,但是都还是处于初级状态,面对雪崩,幼崽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于是雪怪们彻底怒了,一个个不管不顾的冲向雪崩地点。

  奴仆们看到不是直接冲往冷风峡,于是就没有再继续阻拦,而是打算跟上去看情况。

  隐藏在人群之中战斗表现不怎么样的林朗翘起了嘴角,和其他奴仆一同追了上去。

  而在另一边的密林之中,一些黑毛雪怪在吃着一些人类尸体。

  雪怪来袭之后,为了怕刺激到那些雪怪,于是这一批黑毛雪怪都没有跟上前去。

  一阵寒风吹过,带来了一丝远处的空气,这个时候,其中一名黑毛雪怪突然伸手挠了挠胯下,神情变得凶恶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