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阴天

永续之镜 虚鸣 2184 2019.05.11 17:00

  第二天早上,雨就慢慢的停了。

  陆也站在屋檐,看着阴沉的天空,想的却是晴天时,他需要一把遮阳足够好的伞。

  “你呆在店里,不要走动。”陆也和翟狄说完,就向着学校走去。

  周围有着许多穿着城南中学校服的学生。

  看着他们或是欢笑或是昏昏欲睡或是无精打采的前往学校,陆也默然的想起了从前。

  陆也是父亲陆鄄是大学教授,母亲何彩是小学美术老师。

  可以说他们从小就注意孩子的教育问题。

  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都会一点一点规划好。

  一切都要做到能做到的最好!

  这是父母从小就竖立的指标。

  初中之前陆也每天回到家,都需要进行一天的报告,学习了什么,懂了多少,回答了老师多少问题,测试得了多少名,帮助了多少同学。

  甚至到了后面,这些东西都有了指标。

  他们不提倡暴力,但是一旦完不成指标,空气就仿佛凝固了下来,压抑的气氛足够令人窒息。

  当初之所以让陆也来不算大城市的云城读高中,也是因为陆也的叔叔陆郓在这里担任教导主任,能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的原因。

  高中之后,陆也才以良好的表现,争取了一定自由。

  “事情发生三天后,陆也的父母,草草的办理了葬礼,便离开了云城,称不想留在这伤心地。”陆也脑海之中闪过报道之中的这句话,以他对父母的了解,那两个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一般情况下,他们绝对不会接受这种不明不白的说法。

  除非有什么东西,令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陆也走在人行道上,想着各种事情,突然发现前方一个小岔道聚集了不少人。

  路过的学生,买菜的大爷大妈都聚集在那里,议论声如同一大群蚊子一般,密集响亮,此起彼伏。

  陆也杂乱的听了一些。

  又有人死了,死在街边。

  年岁不大,看上去像是高中生。

  身中两刀,一刀捅到肚子,一刀割破了喉咙。

  陆也并没有多管闲事,调查命案,那是警探该做的事情,尽管阳天国的警探有着这种那种的问题,但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任然是专业的。

  而他,不过是一个来追寻自己死亡原因的逝者。

  听到议论纷纷的人们,陆也甚至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也这样议论他的死亡。

  路被看热闹的人堵得有些拥挤,陆也只能不断的借过,耳边也不自觉的听到这些人的议论。

  “听说是个优等生,年纪轻轻的就死了,真可惜。”

  “学习是不错,不过人怎么样就不好说了。”一个买菜大妈略带神秘的说道,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

  “这个人我认识,就住在我们小区,以前他妈妈和我们说话,总说我家孩子怎么样,结果几个月前再也不说了。”

  “和社会上一些人勾肩搭背,据说还和一个……说来都害臊,他一个兔子同居了。”大妈兴奋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害臊的意思。

  “果然腐女不分年龄么?”陆也心里想到:“也幸好我从死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绯闻,纯洁的像一张白纸。”

  “五年前不也死了一个优等生么,据说是和小姑娘胡来,又不负责,才被人家咒死的,叫什么陆……陆也!”旁边一个大妈的话,差点让陆也睁开了眯眯眼,让那个大妈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胡来后又不负责。

  “现在的学生啊!”周围的人深有同感的感叹起来,完全不在乎对方说的是对是错。

  决定不和大妈一般见识的陆也继续借过,向着前面走去,眼睛也从人群的缝隙看向死者的。

  那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生,虽然距离他还差一点。

  他躺在冰冷的街上,雨水将血冲刷,惨白的脸上带有一些溅起的泥渍。

  手边不远处还有着一台手机,似乎因为雨水的缘故,已经坏掉了。

  他嘴角似乎带有着一丝不舍的微笑。

  “一定很冷吧!”陆也突然闪过这个念头,脑海中浮现的是初三的一件事。

  同学挑衅他,和他打架,这事被班主任告诉了他父母。

  当晚他放学回家,并没有得到安慰,反而发现大门锁住了,无论他怎么叫,都没有开门。

  晚上开始下雨,穿着单薄校服的他很冷。

  早上门打开,父母和他说了两个需要思考的事情。

  第一,为什么那个同学别人不挑衅,就挑衅他,他是不是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第二,既然叫不开门,为什么不学聪明点,去找邻居,去找同学,而是死守在家门口。

  陆也拉回自己的思绪,准备离开人群,就听到旁边有个学生打电话说道:“是余生,他死了!”

  陆也迈出的脚步瞬间收回,转过身去看向所有热围观人群。

  根据犯罪调查,27%的异常心理极端谋杀者会回到犯罪现场。

  有些凶手是因为在杀人后的惊恐成为主要情绪,内心的不安会放大,唯恐自己留下什么线索,这种情况下,根据人的性格不同,有些会选择逃避,而有些却会选择回到案发现场,查看警探的调查进度。

  而有些凶手是想起了自己可能遗漏什么关键证据,所以想要回到现场处理。

  至于另外一些凶手,他们的心理可能不正常,有着异于常人的心理需求,比如表演型人格障碍(HPD),他们会因为这些心理需求回到案发现场。

  陆也的目光快速扫动,如果死者真的是翟狄的那个同学余生,那么有些东西就不得不考虑。

  比如为什么那么巧,自己刚要去找他,他就死在了街头。

  同样是优等生,同样是城南中学的学生,同样是死于夜晚,死于街头。

  不否认世界上会发生巧合的事情,但是太过于巧合,就显得就不正常。

  如果余生死亡真的是因为他,那么那个凶手,就是一个突破口。

  现场有着太多的路人,陆也首先是观察具备异常的人。

  那边靠近尸体的地方,有一个穿着城南中学校服的小胖子跌坐在地上,脸色不正常甚至还流泪了。

  左边,有着靠着树的学生,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他似乎发现了有人在观察他,陆也躲入了人群中,避开了对方查找的视线。

  那边那个老头,他的目光落点不正常,一直盯着某个地方,有着一定嫌疑。

  “警探来了,警探来了!”不知道是谁在高呼,很快就有人拉起警戒线。

  陆也也在人群之中慢慢退去,最后他看到一个寸头少年流着眼泪冲向警戒线,被拦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