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今天我种下一个混混,明天他们就会死

永续之镜 虚鸣 2241 2019.05.13 17:00

  陆也清楚明白自身的优势和弱点。

  优势在于他在外的只是镜像身躯,只要有着灵光支撑,镜像身躯死多少次都没问题。

  而弱点在于,不管他能塑造多少镜像身躯,这都不能改变,他是一个战五渣的事实。

  他有心在弥补这一块,但是这种事情不是说弥补就能弥补的,就算是现在去练散打自由搏击,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况且陆也也不认为自由搏击等人类的战斗技巧,在面对神话生物的时候,能发挥多少用处。

  自由搏击是针对人,不是针对神话生物的。

  他在第一次被捅死之前,对陈斌使用了类魂体的震慑能力,结果毫无用处。

  那个时候他就清楚,两人在力量级别上有着巨大的差距。

  而自己的死亡显然也不像是正常死亡,那么陈斌很有可能蹲守他。

  他当时对于陈斌一无所知,想要了解陈斌的信息。

  那么反过来想陈斌对于他也一无所知,一个人被杀居然没有尸体,还莫名其妙的关注他,那么他自然想要了解陆也的信息。

  所以当时的陆也没有选择拿走镜子,而是选择随便从另一个杂物箱里拿出了一块瓷砖放进兜里,打算误导可能隐藏在暗处的陈斌。

  随后故意作死,将陈斌引向远处。

  “没想到吧,陈斌,这才是我的逃跑路线。”陆也揉着脑门回到了SAN,第一件事就是把翟狄妈妈的花伞还回去。

  以后打算再也不带出门了,一路上都要小心有哪个疯子提着钢筋冲出来,顺便把伞弄坏。

  “你怎么啦?”翟狄收拾着店,打算晚上开门营业一段时间。

  “脑壳疼。”陆也现在各种意义上的头疼。

  脑袋就这样被人爆了两次,要不是内心强大,他估计都要有心理阴影了。

  同时对于余生的事情他也有些难以下手。

  “网上已经有些推测了,你还是看看吧!”翟狄把他手机交给了陆也。

  因为经济原因,陆也到现在也没有自己的手机。

  果不其然,网友的力量是无穷的,许多陆也还在头疼的信息,他们都很快的扒了出来。

  陈斌入狱的罪名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他曾经被人下药送给某个邪教机构,之后却意外逃生。

  在之后他没有选择报警,而是自己找到那个人贩子,对其进行殴打,殴打过程中,致人重伤,那人贩子被送到医院不久之后便救治无效死亡。

  本来是苦主的陈斌也成为了罪犯,他在之后还选择了逃跑,并跑到了余生的家里。

  当时刚好是星期五傍晚,余生父母外出度假,整个周末都不会回来。

  被挟持了两天时间的余生,最后找到了机会报警,警探们过来,顺利的抓捕了陈斌。

  这事当初也上了新闻。

  现在网民们把余生的死亡也和陈斌的越狱联系到了一起,做出了各种推测。

  虽然是余生先死亡,陈斌后越狱,但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这是陈斌的报复,是他出狱前所做的宣告。

  网上还有不少人认为这很酷。

  说什么男儿大丈夫就该如此,你把我送进去,我有机会出来,第一时间就送你去死。

  “现在孩子的三观啊。”陆也摇了摇了头,发出80后老男人的感慨。

  “不过怎么感觉陈斌和余生之间没有仇恨,反而有基情?”陆也眼中燃烧起熊熊的八卦之火,两个男人,待在同一屋檐下,肛柴裂火,一人是逃犯,一人是懵懂高中生,一个强,一个弱。

  “不行了,不行了,刹车!得止住!”陆也感觉最近因为关注余生,而余生事件的评论里腐女过多,他一个没有留意被感染了。

  事实证明,腐女真的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总感觉学长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翟狄在一边,看着不断拍打自己脑门的陆也,适当的给予了吐槽。

  不过随后两人也回到了正规上来,交换了自己这一天得到的情报。

  “确实有可能是陈斌报复杀死余生,他既然掌握了这种能神出鬼没的能力,那么监狱其实就对他如同不设防一般,他越狱的时间不一定准确。”

  “但是我跟倾向于他的能力是更早之前得到的。”

  “被人贩子卖给邪教,侥幸存活。”陆也说着陈斌的个人履历,要知道调查员要面对的主要危险,就是各种神话生物和信仰各种神话生物或者邪神的邪教徒。

  虽然不知道陈斌遇到的邪教徒怎么样,但是能从邪教徒手中活下来,就足够令陆也怀疑,对方是从中获得了那种神出鬼没的能力。

  “那么余生从各种方面来说,都不简单啊。”被一个具备超凡能力的人,挟持了两天,不但成功报警,在报警之后还让罪犯心甘情愿被抓。

  “如果是这样,那么陈斌越狱的原因,就显得耐人寻味了。”陆也再次抑制住自己要跑偏的思想,开始询问翟狄在治安局的收获。

  “上午黎阳就被带到治安局进行了询问,我通过水灵悄悄察看了卷宗。”翟狄脸上有着一些释然。

  “黎阳和余生只是朋友关系,他们在网上认识,因为黎阳在故乡待不下去了,这才在余生的邀请下来到云城。”

  “余生晚上出门是因为去打零工,黎阳带来一笔钱过来,但是显然不够用。”

  “至于所谓的社会人士,是余生和黎阳去租房子的时候,黎阳和收保护费的混混有了一些口头上的冲突,随后冲突升级,之后就一直有人找他们麻烦。”

  “而现在真正的问题也在这里。”翟狄皱着眉头说道:“治安局的警探对那些混混有一定了解,事发之后,就派人去找他们,结果人不见了。”

  “心虚跑了?”陆也没有意外,这种小混混欺软怕硬,如果真是他们闹出来的人命,那么第一时间就跑了,而如果不是他们闹出来的,在确认死者是谁后,第二时间也会逃跑。

  因为不管是不是他们搞出来,只要被牵扯进去,就准没好事。

  而就在陆也和翟狄分析着已有信息的时候,一个废弃的楼房里面,几个混混全部被种入了这一将房子。

  他们或是半个身子嵌入墙壁,或是下半身全部融入地板,又或者身体中间融在天花板,脑袋在二楼,脚在一楼吊着。

  同时他们每个人的嘴巴都嵌入了一块红砖,让他们不管怎么挣扎,都发不出更大的声音。

  做完这一切,陈斌慢慢的沉入地下,对于这些混混们哀求的眼神视而不见。

  “将我送进监狱的人,却被你们这些人渣欺负,这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既然如此,你们就去死吧!”

  “那家伙没死在我手上,却死在别人手里,这决不允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