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我立FLAG的能力无人能及(确信)

永续之镜 虚鸣 2195 2019.05.12 17:01

  还带着些许水泥块的钢筋,极为轻易的刺穿了陆也的头骨,将其扎了一个对穿。

  鲜血绽放,陆也的脑袋像是一朵花绽放开来。

  随后陆也整个身躯消失不见,几块零钱掉了下来落在了一边。

  戴着兜帽的人,手持着钢筋,有点收不住力。

  身子晃了一下,才稳住了身形。

  他看着消失无踪的陆也,脸色阴沉的可怕,整个人便直接向下沉去,融入钢筋混凝土之中,消失不见。

  等了一段时间,一道光闪过,陆也再次出现在原地。

  他摸了摸脑门,只感觉脑阔疼。

  “这谁遭得住啊!”陆也从杂物堆摸了摸,从里面掏出了一个东西,放入口袋就向着外面走去。

  陆也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

  “这样一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有着这种能力的他,为什么要掺和进这种事情来?”

  陆也还极为神经质的看了看周围,仿佛唯恐有人会冲出来,再一次拿着钢筋将他脑袋开花。

  让他脑袋两开花可是要谢罪的。

  媒体们也走了,余生的家人们也走了,那个名为黎阳的寸头青年一个人待在出租屋里,眼眶通红,身上还有着不少的淤青。

  面对余生母亲的拍打,他始终没有躲。

  这些本来就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余生也不会被家里赶出来,如果不是他,余生也不会在惹上那些家伙,如果不是他,余生更不会在傍晚还出去。

  无数的情绪堆积,令黎阳痛不欲生,为了他这个早该死去的人,居然害的他死了。

  看着镜子之中狼狈的自己,黎阳内心之中的悔恨越来越多,直到敲门声响起:“你好,我是余生的朋友,有些事情,我想了解一下,请问你有时间么?”

  “抱歉,我现在不方便见客。”黎阳擦着眼泪说道。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可以来这里找我。”一张纸条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随后那个声音的脚步便渐渐远去。

  黎阳没有去看那张纸条,从上午到现在,很多人给了他名片,什么说辞的都有。

  有说是余生朋友的,有说是他同学的,有说想要采访他的,有说可以帮助他借助媒体力量来督促破案的。

  但是他不信任这些人,他已经将自己一辈子的信任交给那个死去的人了。

  于是他所有人的信任,都随着那个人的死去而消失了。

  陆也走出小区,顿时间也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探案人员,现在除了一些大家都清楚的基础信息之外,他知道的也就那个钢筋把他爆头的家伙。

  然后他就在路边商店的电视里发现了那个家伙。

  在被钢筋洞穿脑袋之时,陆也匆匆一瞥,看到了那个家伙的模样。

  而现在他的大头贴就正竖在电视的一角,旁边还有一个主持人在进行着新闻播报。

  “各市(地)、系统治安局,云城治安局:龙历108年4月9日,越东省云城云城监狱发生越狱,越狱者陈斌,经工作发现他现在极有可能逃往云城。”

  “陈斌:(在逃人员编号: X……),男,龙历76年4月2日出生,身高1.72米左右,体态中等,短发、左脸颊处有一个*字型刀疤。户籍地址:……身份证号:……。”

  ……

  “他这种人还能被抓住?”陆也想起对方那神出鬼没的样子,感觉有些不合理:“还是说,那些能力是他从监狱里得到的?”

  陆也带着不解,并没有急着回到SAN,而是看了眼天上的太阳,皱着眉头向着余生死去的地方走去,通过自己死一次祭天之后,陆也有了新的想法。

  首先,他们要搞清楚的是,余生为什么要在晚上出去,其次要搞清楚那些纠缠余生们的社会人士是什么来路。

  再然后去查询陈斌和余生是什么关系,他的越狱和余生死亡之间有没有联系。

  一点一点通过排除法来寻找凶手是什么身份。

  毕竟余生就是一个学生,他的活动轨迹大部分就在云城,有什么致人死亡的仇恨,只要一点一点排查,都能弄清楚。

  云城所谓的社会人士不多,如果不出意外,这些人城里的警探的们,大致都清楚。

  查案,陆也毕竟不是专业的,就算他是专业的,在资源上他也比不上有着特殊权利的治安局。

  人家有着专门的数据库,有着全城不少地区的监控网络,有着从事这行多年的老警探,想要查人找人速度不知道比陆也他们快了多少。

  按正常情况来说,陆也其实可以坐等结果,像这种造成很大影响的案子,治安局全力运作起来,想要确定凶手还是很简单。

  而之所以陆也掺和进来,就是怕这不是一般情况。

  现实世界不简单,调查事件所处的世界,虽然和现实世界不同,但是却并不是一种割裂式的不同。

  人种、语言、生物以及一些远古时期的历史传说,甚至是一些习俗,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神话生物也不单单只是出现在调查事件的任务世界,现实之中估计也有着不少这些东西。

  虽然有着舆论封锁,但是从一些新闻以及一些历史传说还是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那些在现实中,若隐若现的神话生物。

  而如果牵扯到那些东西,想要破案就变得难上加难了,就比如融水鳄,祂能通过感染的厄水域实现空间转移,这种手段,依照正常人的思维,怎么可能抓的到凶手。

  还有今天那个人,突然的消失,又突然的出现,如果那个人是凶手,那么单靠普通人的力量,是根本破不了案的。

  “还是力量的原因啊。”陆也感叹道,没有特殊能力,又不想犯罪,那么在这个条条框框都被限制的社会,想要找出那些没有被限制的事物,实在是太难了。

  街角小巷的警戒条已经没了,一场大雨冲刷掉了大部分线索。

  陆也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转入旁边的一条街,往偏僻的地方走去。

  “话说陈斌既然有着那种能力,他不会等着我出来,跟了我一路,真的给我来个两开花吧。”陆也停下了脚步笑了笑,回过了头,就看到一根很之前一样长一样硬的钢筋急速的靠近。

  钢筋再次洞穿陆也的脑门,一块瓷砖从陆也变得虚幻的身体掉落,被钢筋一把扎成了无数小碎块。

  之前的小区楼道之中,陆也再次出现,拿着镜子碎片和花伞,快速的进行战略转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