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诡异的能力

永续之镜 虚鸣 2097 2019.05.12 17:00

  下午,天空笼罩的乌云总算散去。

  一丝阳光照射大地。

  刚开业一天半个上午的SAN再次关门,让周围的人感叹,年轻人就是没有耐心,做点事情就两天打渔三天晒网。

  翟狄开着他父母的二手五菱,托着陆也到了路口就分别了。

  陆也看了眼天空的太阳,打开了手中的小型遮阳伞。

  看着上面绣了朵大红花的模样,打算过两天有钱了,就把伞换了。

  这朵大红花伞是翟狄母亲用的,之前一直放在了杂物堆,不管是外观还是内在意义,陆也都觉得,这把伞还是存在店里比较好。

  他这几天虽然每天有太阳就晒太阳,来研究自身镜像身躯的变化,但是这种弱点又不是晒晒太阳就能解决的。

  阴天还好,稍微有点阳光也没问题,但是一旦面对烈日,那么陆也轻则身体虚化模糊,重则直接消散。

  因此该打伞还是要打伞。

  翟狄是去治安局去提供信息,他昨晚打的电话有可能成为一个线索,而陆也去的地方则是这段时间里余生住的地方。

  根据网上一些人爆料,在两个月前,余生确实和父母闹翻了,一个人带着东西搬出去和人同居。

  而同居的对象,就是早上看到的那个寸头男生,据说是个GAY。

  有人爆料,寸头男生叫黎阳,是个外地人,他右耳有耳洞,两个月前从外地跑过来找余生,一开始余生是想让他住在他家里,但是余生父母不同意,这才闹翻了搬出去住。

  因为这一则爆料,让这一起凶杀案的舆论变成了一滩浑水。

  云城当地论坛下面,充满了各种找存在感的评论。

  “优等生就以学业为主,学人家玩同性恋,变成一个怪胎,这下死了活该。”

  “同性恋都是精神病,和他们待在一起想想都浑身鸡皮疙瘩。”

  “别这样说,同性恋也是人,他们除了性取向和我们没有什么差别。”

  “都是一堆钢铁直男,余生和黎阳都好帅啊,他们哪个是攻哪个是受啊?”

  “喂喂喂,楼上那个,你们这都死人了,你还在意这些问题,你们这些腐女真可怕!”

  “生死之交……”

  “我怀疑楼上在开车,但是没有证据。”

  “死基佬,死一个怎么啦?”

  “长得好看的叫耽美,不好看的就叫基佬,腐女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无意冒犯。”

  “无意冒犯你点进来干嘛?”

  “余生是我们班的,有一个月换座位他就在坐在我后面,真没想到他是基佬,难怪我一直感觉他盯着我看。”

  ……

  翟狄收起手机,看着这些评论有些难过,尤其是在看到一些同学也在说一些有的没的,这让他更加的不快。

  余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这些一起读了三年书的同学会不了解么?

  为什么人死了之后,你们就敢出来肆意的诽谤,是觉得没有人会反驳了么?

  翟狄到的时候,治安局里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的忙碌,这一次事情闹得有点大,上个优等生死亡好歹是猝死,并且案子有上面的人接手,而这一次伤口这么明显,事情又闹得有点大。

  “这位警官你好,我有一些线索要提供。”翟狄乖巧的对着一位正在焦头烂额的警探说道。

  至于另一边,陆也则赶到了余生生前租的房子,此时这里已经来了很多媒体,还有一些警察。

  这些媒体闻到大新闻的味道,就一个跑的比一个快。

  而此时,长枪短炮正对着这个小出租屋,人人脸上带着兴奋的色彩拍摄着一处悲剧。

  余生的母亲,一个中年妇女正哭着抓着一个寸头青年不断的拍打,边打边喊着还他儿子。

  旁边一个打扮还算得体的中年男人,表情严肃的搀扶着妇女,只是不断低下的脸上,也偶尔会闪过一些懊悔和悲伤。

  陆也照例观察着周围的各色人。

  突然之间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兜帽衣的人,站在旁边小区的楼道间的窗户边,手扶着窗户,看着下面这一场闹剧。

  当陆也的目光触及他的时候,他是立刻有了感应,同样看了过来。

  距离有点远,对方又有着遮掩,陆也看不清对方的样貌。

  只是在察觉到陆也之后,对方向后退慢慢离开了陆也的视野。

  陆也皱着眉头向着对方那边走去。

  他对于余生死亡一事真的越来越感兴趣了。

  走进未关闭大门的隔壁楼栋楼梯间,陆也将镜子碎片取了出来,连同翟狄妈妈的花伞一同,放在旁边的一个杂物箱里,继续向上走去。

  他已经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了。

  对方的脚步很沉稳,不急不缓,但是在即将和陆也见面之前,这个脚步却一停,再也没有了动静。

  陆也走过转角,看到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楼梯间。

  之前的脚步声仿佛是幻听。

  陆也也停下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眯眯眼之中的目光变得锐利,随后转身向着楼下走去。

  “闹鬼啊,这里闹鬼啊!!”陆也哭爹喊娘的向着楼下跑去,楼梯间里面的气氛似乎瞬间也是一僵。

  旁边有些污渍的墙壁上,一张脸浮现出来,也出现了一些错愕。

  陆也跑了两楼之后,又蹬了几下脚,才一转身躲在了一个杂物堆的角落里,静静的等待着。

  对方一个大活人能瞬间消失,让人找不到,严格来讲对方的能力已经超出陆也的预料以及应对范围,不跑能干什么,原地对着墙壁嘘嘘么,指望用童子尿把人熏出来?

  先不说童子尿到底克不克鬼的问题,但是好像他自己现在才说鬼吧。

  所以问题来了。

  当然不是挖掘机哪家好。

  而是陆也身为祖国纯洁的花朵,自然还是纯洁无瑕的童子,那么当童子尿真的有驱鬼作用的话,那么会不会对陆也起作用,如果起作用,那么是在喝下水,水循环到哪一个环节才起作用呢?

  如果不起作用,那么这童子尿对于其他鬼又有没有作用呢?

  这个问题一下子困扰了陆也,但是随后他又将这个问题抛到了一边,他又不是那种满脑子都是各种课题研究的魂体,那不是他的人设。

  “讲道理应该下来了啊,难道真的是我听错了?”陆也探出头去,然后就看到一根钢筋离自己脑袋越来越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