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习俗

永续之镜 虚鸣 2175 2019.05.02 17:55

  “嘎吱……”陆也的脑后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道光芒射了进来,随着光芒还有一道长长的影子将陆也覆盖,借助光芒陆也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看向旁边,除了他这个水缸,这里还有着其他的一排排的水缸,只是那些水缸之中极为平静。

  死一般的平静。

  眼尖的陆也甚至看到了左边水缸之中,有一些细细的长丝在慢慢的晃动。

  还没等陆也细看,门就被再一次关上,光芒也再一次消失不见。

  “你来了?”陆也淡然的说道,之前的咸鱼姿态也一扫而空,随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你本不该来!”

  “呵呵呵,还真是有趣啊,你这是完全感觉不到恐惧,还是在极度的恐惧之中已经疯了。”来人的声音闷闷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裹着他的嘴巴。

  “你应该接——我已经来了。”陆也失望的说道:“真是无聊啊,玩个梗都没人能接上来。”

  那人也不生气,脚步慢慢的来到了陆也的脑后,一双粗糙的手摁在了陆也的后脑勺上,感知着陆也的挣扎,羡慕的说道:“真是令人嫉妒的年轻身躯啊,不过很快,我也会有的。”

  一根针管扎在了陆也的脖子上,冰凉的药水被注入进去。

  “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都给我去死吧!”那人注射完药剂,突然用力将陆也的脑袋向水缸内摁去,力道不算大,但是同时那人口中发出嗡嗡的声音,水缸内的水流再一次激荡起来,拉扯着陆也的身子。

  水缸内部的空间也仿佛在瞬间变大,无论陆也怎么挣扎,都摸不到水缸的边。

  “那嗡嗡的声音是关键,对方正是通过这声音操控水流……”陆也尽管在水中不断沉浮,但是灵魂核心却格外的清醒。

  或许是清楚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镜像分身,死亡也不过回归镜子碎片,又或者是死过一次改变了他,哪怕在这种时候,他还能冷静的分析。

  呛了不少水的陆也突然放弃了抵抗,顺着水流向下扯的力道,主动向水下潜去,努力仰起头看向水面,类魂体的震慑能力发动。

  那种嗡嗡的声音一滞,拉扯着陆也的水流也仿佛失去了控制,让陆也有了活动的空间,伸入自己的口袋,掏出那把被附灵过的匕首。

  手中的匕首胡乱的挥舞,将水流斩断,陆也想起地下室之中那一排排的水缸,并没有向上游去,反而继续向下。

  陆也之前被水流捕捉时,他清楚的记得那浑浊的水流拉着他一路向下,并没有上升,但是很快他就出现在地下室的水缸之中。

  或许当那浑浊水流出现时,水缸就不仅仅是水缸了。

  果然没多久,陆也就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亮光。

  一跃而出的陆也抓住了水缸的边框,快速的跳出水缸,就看到水缸快速的变得浑浊,浑浊的水流从水缸之中冒了出来,看着已经离水缸有一段距离的陆也,慢慢的缩回了水缸。

  那个闷闷的声音也从里面传来:“你逃不了的,异乡人,很快我们就会再次见……你干什么,你给我等着!”

  一道橙黄的水流,划着漂亮的抛物线,准确的落入了水缸之中,站在远处石头上完事的陆也,抖了两下赞叹着自己:“威风不减当年啊!”

  浑浊的水流快速消失,水缸再一次变成普通的水缸,陆也拉好拉链,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稀疏的篱笆,已经长老了的蔬菜,还有这布满干枯鸡屎的泥地,显然他来到了村里哪家的后院,并没有回到泥泉庙之中。

  “只要有水缸甚至只要有水的地方都能通行,另外对方的视野不算好,我离开水缸一段距离之后,就发现不了我的动作了。”陆也看着这后院之中那个水缸,想起之前的事,将里面显露出来的信息记录了下来。

  这泥泉村的异常,还真的是和水有关。

  只是显然,这异常不单单是所谓的意外致使神话生物苏醒活动,而是有着幕后黑手一般的存在,再操控着这一次的异常事件。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难度事件,如果只是神话生物苏醒,那么对方并不会多在意渺小如同食物的人类,并且对方要么处于半苏醒,要么处于半解封,对于调查员的危害反而没有那么大。

  反倒是同为人类的幕后黑手,他会偷偷注视着调查员们的动作,有心算无心之下,或许能将调查员小队坑死。

  “看来要找个机会提醒一下翟狄他们。”陆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人往他身体射了点什么,不过到现在陆也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也不知道是什么作用。

  眯着眼睛快速搜寻了一下这家房子。

  空无一人的房子,没有任何的线索。

  想来也是,幕后黑手不至于到处留下自己的身份信息。

  不过倒是另一个发现令陆也挑起了眉头。

  在这一家的主卧室之中,陆也在床脚处,也发现了由床脚木做成的小木盒。

  打开木盒不出意外,同样是一缕细小的头发,和一张写有人名的黄纸。

  拿着这张写有李钰这个名字的黄纸,陆也再次翻找了一下屋子,最终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这一家的户口本。

  李钰正是这一家三口中的儿子。

  这个发现令陆也稍微有了一些想法。

  推开门走出去,发现这是山村一条偏僻的小道上。

  陆也随便找了一家空房子,直奔主卧室,很快手中又多出了一个小木盒,里面同样是细小的头发和黄纸。

  黄纸上的名字是这一家人的女儿。

  “习俗么?”陆也点了点头,这个山村似乎有着一种习俗,会将自己后代的胎毛,连同黄纸写的名字,一同放在床脚一截做成的小木盒之中,压在床脚下。

  类似的习俗其他地方也有,比如压岁钱,寓意大多是保护后代健康成长,不会夭折等等。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张程旭特意向老村长问过庙祝的信息,那个庙祝姓刘,是泥泉村少数几家不姓李的外姓人,本身就是一个老光棍并没有子女,这才被选上成为庙祝。

  那么在泥泉庙庙祝床下,那小木盒之中的刘宇又是谁?

  哪天在里面一闪而过的黑影是不是就是刘庙祝,他又是不是幕后黑手?

  陆也抱着疑问抄近路走小树林,终于发现了一家有着炊烟的人家。

  敲响了门环,陆也能听到里面的声音瞬间一滞,一切都陷入了宁静。

  直到一声小小的咳嗽声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